第98章 半路熄火 - 山村如此多娇

第98章 半路熄火

秦俊鸟跟着夏丽云去了厂长办公室,秦俊鸟心里知道夏丽云找他想说话是假,想跟他做那种事情才是真的。 这几天秦俊鸟一直都在躲着夏丽云,尽量不和她见面,为的就是不想让她老缠着自己,不过秦俊鸟知道这回他是躲不过去了。 夏丽云把办公室的门关好,笑着说:“俊鸟,你这几天想我了没有?” 秦俊鸟笑了笑,口不对心地说:“想,当然想了。” 夏丽云嘟着嘴说:“你想我为啥不来找我。” 秦俊鸟说:“我这几天事情忙,实在是没时间。” 夏丽云说:“你少拿这些话来搪塞我,我看你就是没那份心,你要是真有心的话,就算是再忙,你也能抽出时间来找我。” 秦俊鸟说:“小夏,我是啥情况你还不知道吗,我跟我们们村子里的人住在一起,有他们在我身边瞧着,我实在不方便出来找你,要是被他们知道了我和你的事情,那我在我们们村子里的名声可就完了。” 夏丽云说:“我看你不是怕坏了名声,你是怕让你在家里的媳妇知道吧。” 秦俊鸟说:“小夏,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你说她干啥呀。” 夏丽云说:“咋了,我为啥不能说,我想说就说。” 秦俊鸟陪着笑脸说:“那好,你说,你随便说。” 夏丽云说:“俊鸟,我问你,你跟我在一起做那种事儿的时候舒坦,还是跟你媳妇在一起做那种事情的时候舒坦。” 秦俊鸟皱了一下眉头,说:“这种事情有啥好比的吗,感觉还不都一样吗。” 夏丽云说:“这种事情咋能一样呢,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没觉得比跟你媳妇在一起的时候更刺激吗?” 秦俊鸟摇摇头,说:“我没觉得有啥不一样,都差不多,啥刺激不刺激的,还不都是男人卖力气,女人躺着哼哼吗。” 夏丽云走到秦俊鸟的面前,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扣,抿嘴笑着说:“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跟你媳妇到底有啥不一样。” 秦俊鸟一看夏丽云要脱衣服,急忙说:“小夏,这里是厂子办公室,要是一会儿姜厂长来了咋办?” 夏丽云毫不在乎地说:“现在都这么晚了,姜厂长不会来的,你不用担心。” 夏丽云这时已经把上衣脱掉了,露出了里面黑色的胸罩。秦俊鸟看着她那两个半露在外的肉峰,心跳一下子就快了起来。 夏丽云见秦俊鸟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有些不高兴地说:“俊鸟,你是死人啊,你就不会主动一些吗,为啥每次都是我主动啊。” 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走过去,伸手把夏丽云的胸罩的卡扣打开,将那两个罩子拉了上去,夏丽云那两个丰满的肉峰就跳了出来,白花花的在秦俊鸟的眼前颤悠着,看得秦俊鸟脸红耳热的。 夏丽云说:“俊鸟,你咋还傻站着,我们们这又不是第一次了,你有啥不好意思的。” 秦俊鸟咽了几大口唾沫,说:“我想好好地看看你。” 夏丽云说:“别看了,以后你可以随便看,今天咋俩好不容易在一起,你抓紧弄吧。” 秦俊鸟向四处看了看,有些为难地说:“这里连张床都没有,你让我咋弄啊,总不能在地上弄吧。” 夏丽云说:“这里没有床,那不是有办公桌吗,你把办公桌上的东西拿走,办公桌的桌面不就是床吗。” 秦俊鸟按照夏丽云说的,把办公桌上的东西拿走,又找了几张报纸铺到上面。 夏丽云走到办公桌前,轻轻地一抬屁股就坐在了上面,然后把身子向后一仰就躺在了办公桌上。 秦俊鸟走到办公桌前,身后解开裤带,把裤子拉到膝盖上,把那个东西从裤衩里拿出来,因为白天的时候他和田黑翠在公园里已经激战了一场了,所以那个东西有些萎靡不振的。 夏丽云歪着头向秦俊鸟的那个东西看了一眼,不明白他那个东西为啥跟个斗败了的公鸡似的。 秦俊鸟把夏丽云的裤子和裤衩都脱了,先伸手在她那白皙光滑的大腿上摸了几下,然后又把双手放在她那两个肉峰上揉了起来,很快秦俊鸟的下身就有了反应,慢慢地抬起头来。 夏丽云一看秦俊鸟的那个东西有了变化,这才把头扭过去,闭上双眼,等着秦俊鸟来冲刺。 秦俊鸟把夏丽云的双腿分开,双手抓住她的两条大白腿,那姿势就像是农村的老汉在推独轮车一样,接着他把下身向前一挺就顶进了夏丽云的身体,随即他的身体就像拉锯一样来回动了起来。 其实秦俊鸟在和田黑翠在一起的时候体力就已经消耗很大了,现在跟夏丽云接着肉搏,他的实在些吃不消了,很快他就大口地喘起气来,动作也越来越慢。 夏丽云这时也发现秦俊鸟的火力不够了,睁开眼睛看着他,埋怨说:“你这是咋了吗,刚把我那里的火给拱起来,你就不行了,上次在医院里你可不是这么不争气的。” 夏丽云的话刚说完,秦俊鸟的身子忽然一阵剧liè地抖动,接着就一动不动了,彻底地熄火了。 秦俊鸟伸手擦了擦额头的上的汗珠,喘着粗气说:“小夏,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这两天有些累了,你让我缓几天,等我的身体好了,咱俩再弄吧。” 夏丽云一脸不情愿地说:“你也太不中用了,这才多长时间就败下来了,你把我给撩拨成这样了,你让我回去咋能睡得着吗。” 秦俊鸟把自己的东西从夏丽云的身体里拿出来,有些心虚地说:“小夏,我这几天不知道咋了,干啥都力不从心的,你就将就一下吧。” 夏丽云坐了起来,一脸无奈地说:“好吧,这回算你欠我,下回你可一定要补上。” 秦俊鸟说:“等我的身体恢复了,保证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夏丽云笑着说:“我明天去市场买只甲鱼给你炖汤喝,给你好好地补一补。” 秦俊鸟说:“那东西能管用吗?” 夏丽云说:“当然管用了,等到时候你喝了就知道了。” 秦俊鸟和夏丽云穿好衣服后一起离开了厂长办公室,秦俊鸟先把夏丽云送出了厂子,然后才回宿舍睡觉。 第二天晚上下班的时候,秦俊鸟跟锤子他们几个正打算去食堂吃饭,这时夏丽云走过来,一本正经地说:“俊鸟,你过来一下,姜厂长找你有事情要谈。” 秦俊鸟对锤子说:“你们先去吃饭吧,吃完饭了就回宿舍休息,千瓦别到外边野去。” 锤子目光贪婪地看了夏丽云一眼,笑着说:“我知道了,你去吧,我会管好他们的。” 秦俊鸟跟着夏丽云走了,可是夏丽云走的方向根本不是厂子办公室,而是厂子大门口。 秦俊鸟不解地问:“小夏,你这是要带我去啥地方,姜厂长的办公室也不是这个方向啊。” 夏丽云笑着说:“咱们不去厂子办公室,去我家。” 秦俊鸟说:“你不是说姜厂长找我有事情要谈吗,咱们不去厂子办公室去你家干啥呀?” 夏丽云说:“我那是哄你呢,姜厂长今天根本没来厂里,其实是我想找你,可是当着你们村里人的面我又不好直接说我找你,只好拿姜厂长来当幌子了。” 秦俊鸟说:“你找我有啥事儿啊?” 夏丽云说:“我找你当然是有好事儿了,等你到我家里就知道了。” 秦俊鸟跟着夏丽云去了她家里。一进夏丽云家的院子,秦俊鸟就看到院子中央放着大木盆,木盆有两只跟乌龟有几分相像的东西在游着。 秦俊鸟认识这两个东西,它们是甲鱼,也就是老鳖。 秦俊鸟好奇地问:“这两个东西是你买的吗?” 夏丽云说:“我起早去菜市场买的,一会儿我给你炖汤喝,这个东西能滋补身体,尤其是对男人的身体好。” 秦俊鸟说:“这个两个东西得花多少钱啊?” 夏丽云说:“花多少钱都没关系,只要能把你的身体调理好,别像昨晚一样到了半路就熄火了,我这钱就不白花。” 夏丽云端起木盆进了厨房,把两只甲鱼收拾干净后,下到锅里开始熬汤。 很快夏丽云就把一锅热乎乎的甲鱼汤端上了桌,她笑着说:“俊鸟,快喝吧,趁热喝。这甲鱼汤我是跟卖甲鱼的那个人学的,他说这个做法对身体最好了。” 秦俊鸟拿起羹匙喝了一口甲鱼汤,咂咂嘴,甲鱼汤的味道还不错,比鱼汤还要鲜美。 夏丽云问:“俊鸟,味道咋样?” 秦俊鸟说:“挺好喝的,你也跟我一起喝吧。” 夏丽云摇头说:“这东西是给你补身体的,你喝吧,我就不喝了,再说我就是喝了也白费。” 秦俊鸟只好把甲鱼汤全都喝了,喝完了之后他也没觉得这甲鱼汤有啥特殊之处。 夏丽云这时问:“你现在觉得咋样?有效果吗?” 秦俊鸟说:“这汤才刚刚喝下去,咋能这么快就有效果呢。” 夏丽云说:“你今晚就别走了,到了晚上万一有效果了,他憋得难受的时候,我也好给你解决一下。” 秦俊鸟急忙说:“这可不成,我要是一晚上不回去的话,锤子他们那些人会怀疑的,咱俩在一起的日子长着呢,也不急于这一时。”去分享

上一篇   第97章 假山后

下一篇   第99章 找到厂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