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假山后 - 山村如此多娇

第97章 假山后

秦俊鸟在田黑翠的身后动的越来越快,累得他气喘如牛的,额头上淌着汗水,胸前的衣服都被汗水给打湿了。 开始的的时候田黑翠的两只手还是撑在假山上的,随着秦俊鸟的冲击力越来越大,她的身子实在有些站不稳了,她只好死死地抓着假山上的两个突起处。 田黑翠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好像要飞起来了一样,她非常想叫,可是又怕被人听到,只好强忍着没有叫出来。 就在这时假山前边传来了两个女人的说话声,秦俊鸟一听有人来了,吓得急忙离开了田黑翠的身体,把裤子提好,系上裤带,向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黑翠,有人来了,我们们快走吧。”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到了快乐的巅峰了,没想到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竟然来人了。 田黑翠直起身子,把裤衩穿好,向假山前边看了一眼,撅着嘴,一脸不高兴地说:“啥时候来人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人,硬生生地把咋俩的好事给搅了,要不咋俩就弄成了。”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渐渐地黑了下来,秦俊鸟抬头看了一下天,说:“黑翠,我出来也有小半天了,我得回酒厂去了。” 田黑翠一把拉住秦俊鸟的手,一脸不舍地说:“我不让你走,一会儿我们们找个旅店接着快活,咱们俩好好地疯他一个晚上,等明天早上你再回去,误不了你厂子里的事情。” 秦俊鸟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黑翠,我在厂子里还有事情,晚上咋能不回去呢。” 田黑翠没好气地说:“这大晚上的你在厂子里能有啥事情,除非你在厂子里还有别的女人。” 秦俊鸟说:“黑翠,你咋能这样想呢,我是啥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我咋会有别的女人吗,再说了这城里的女人看到我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哪个城里女人愿意跟我啊。” 田黑翠还是不想让秦俊鸟走,可是一看他的样子好像真有啥事情,也就不再强留他,点头说:“那好,你回去吧,过几天等你闲下来,你还要来找我。” 秦俊鸟一听田黑翠让他走了,笑着说:“黑翠,你好好地等着我,等我能抽开身了,马上就来找你。” 田黑翠这时抬眼向不远处的一个厕所看了一眼,说:“俊鸟,我去上厕所,你要走就先走吧,别忘了来找我。” 秦俊鸟说:“那好,我走了。” 田黑翠向厕所走去,秦俊鸟目送着她走进了厕所,这才绕过了假山来到了假山前,这时那两个说话的女人也正好走到了假山前。让秦俊鸟想不到的是说话的两个女人不是别人,竟然是石凤凰和廖小珠。 石凤凰和廖小珠一看秦俊鸟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都是一愣,廖小珠揉了揉眼睛,确定眼前这个人就是秦俊鸟没错,她惊喜地说:“俊鸟,你咋跑到公园里来了。真是太巧了,没想到在这公园里还能碰上你。” 秦俊鸟有些心虚地向假山后看了一眼,他怕田黑翠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幸好假山后边没什么动静。 秦俊鸟笑着说:“我就是来走走,看看这县城的公园是啥样的,你和凤凰姐咋也来了。” 廖小珠说:“我和凤凰姐在家里觉得有些闷得慌,所以出来散散心。” 秦俊鸟说:“你在凤凰姐家里还好吧。” 廖小珠笑着说:“当然好了,你没看我都胖了吗。” 石凤凰这时说:“俊鸟,正好遇到你了,你帮我劝劝小珠吧,她现在正在找房子,她想搬出去一个人住,你说她一个姑娘家在外边住要是遇到了坏人可咋办啊。你快帮我劝劝她,让她别走了。” 廖小珠说:“凤凰姐,我都在你家里白吃白住这么长时间了,我实在不好意思再在你家里住下去了,我自己有手有脚的,总不能让你养活我吧。” 石凤凰说:“都是一个村的乡亲,你有啥不好意思的,我又没赶你走。” 秦俊鸟想了想,说:“小珠,你先别急着找房子,这县城不比别处,凡事都得慎重一些。” 廖小珠说:“俊鸟,我就算现在不搬出去,以后也得搬出去,我总不能在凤凰姐的家里住一辈子吧。” 秦俊鸟一听廖小珠说的也在理,他说:“找房子的事情就交给我吧,我来帮你找,你一个人孤身在外,不能随便找个房子就住下,必须得找一个可靠的地方。” 廖小珠点头说:“俊鸟,我听你的。” 石凤凰有些不乐意地说:“俊鸟,你是咋回事儿吗,我让你劝她,你咋还帮她找上房子了,你这不是拆我的台吗?”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凤凰姐,你别介意,小珠她说的有道理,她不可能在你家里一直住下去,她想出去住也没啥,她也是大人了,不能啥事儿都依靠你吧。” 石凤凰一听秦俊鸟这么说,心里虽然不愿意让廖小珠搬出去,可是也不好再说别的,只好说:“那就让小珠先去外边住一阵子,要是她不习惯的话,就让她再回我家里来。” 秦俊鸟说:“那就这么说定了,先让她搬出去住一阵子再说。” 廖小珠一看石凤凰同意了,高兴地说:“凤凰姐,你放心,我就算是搬出去了,也会经常来看你的,我这个人嘴馋,你家里有那么多好吃的东西,你可得给我留着。” 石凤凰笑着说:“我都给你留着,而且保证都是你爱吃的东西。” 廖小珠有些伤感地说:“凤凰姐,其实我心里也舍不得你,可是毕竟不是我的亲姐姐,你要是我的亲姐姐就好了,那样我就能在你家里住一辈子了。” 石凤凰身后摸了摸她的头顶,抿嘴说:“我就算是你的亲姐姐,你也不可能在我的家里住一辈子的,女大不中留,你早晚有一天要嫁人的。” 廖小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才不要嫁人呢,我最讨厌那些臭男人了。” 石凤凰笑着说:“你现在说不想嫁,等到时候你遇到了自己中意的男人,别人就是想拦你都拦不住。” 三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秦俊鸟有些紧张地向厕所的方向看了几眼,过了这么长时间了,田黑翠也应该上完厕所了,秦俊鸟担心她会看到自己和廖小珠、石凤凰她们在一起说话,田黑翠一旦打翻了醋坛子,那自己可就倒霉了。更何况廖小珠和石凤凰可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人,只要田黑翠一出现,她们一定能看出他和田黑翠的关系来。 石凤凰这时说:“俊鸟,到我家里去坐一坐吧。” 秦俊鸟说:“不了,凤凰姐,我这次来县城还有别的事情,等哪天我有时间再去你家里看你。” 石凤凰说:“那好,等你有时间了一定要来啊。” 廖小珠接过话茬说:“俊鸟,你可别忘了要帮我找房子的事情,这事儿我可就指望你了。” 秦俊鸟说:“我会留心的,你听我的消息好了。” 秦俊鸟跟廖小珠、石凤凰分开后直接回到了酒厂,他刚走到酒厂的门口,夏丽云就从传达室里走出来,板着脸说:“俊鸟,你进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秦俊鸟一看夏丽云的情绪有些不对,笑着说:“小夏,这么晚了,你咋还不回家啊,找我有啥事儿吗?” 夏丽云没有说话,一转身进了传达室,秦俊鸟只要也跟了进去。 夏丽云进了传达室后一屁股坐到了床上,眼睛盯着秦俊鸟,冷冷地问:“俊鸟,你跟我说实话,你下午干啥去了?” 秦俊鸟避开她的目光,有些底气不足地说:“我去见了一个朋友。” 夏丽云有些不相信地问:“朋友,啥朋友,我咋没听说你在这县城里有啥朋友。你可别拿假话来哄我,我可不是那么容易上当受骗的。” 秦俊鸟说:“其实我和她也不算啥朋友,她就是我的一个老乡。” 秦俊鸟当然不能把自己去见田黑翠的事情告诉夏丽云,夏丽云也不是啥省油的灯,要是让她知道自己跟田黑翠也有一层关系,她不自己咬死才怪呢。 夏丽云扬起眉毛说:“那我问你,你的这个老乡是男的还是女的?” 秦俊鸟说:“是女的。” 夏丽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火冒三丈地说:“好啊,你敢背着我去跟别的女人胡搞,我今天非把你裤裆里的东西给捏碎了不可。” 秦俊鸟急忙向后退了几步,大声解释说:“小夏,你听我解释,我没有去跟的女人胡搞,我的这个老乡嫁了个城里的有钱人,她以前帮过我,我去看看她,也是理所应当的。” 这个时候秦俊鸟不得不拿石凤凰来当挡箭牌了,也只有把她搬出来,夏丽云才能相信自己所说的话。 夏丽云一听秦俊鸟这么说,好奇地问:“你的这个女老乡多大年纪了?” 秦俊鸟说:“三十多岁了。” 夏丽云又问:“你说她嫁了一个有钱的男人,她那个男人到底有多有钱?” 秦俊鸟说:“他那个男人有多有钱我不知道,反正她现在是住着别墅,吃着山珍海味,穿着名牌的衣服,日子过得好着呢。” 夏丽云放心地说:“这次算你过关了,像你说的这样女人是不会看上你的,你这个人长得不咋样,人又穷,也就是我瞎了眼了,才把你当个宝似的死缠着不放。” 秦俊鸟说:“小夏,你要是没啥别的事情了,那我就先回宿舍了。” 夏丽云说:“你着啥急啊,跟我说说话再走。” 秦俊鸟向传达室外看了几眼,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外边人来车往的,要是被人看到了咋办啊?” 夏丽云说:“咱俩就在一起说说话咋了,又没犯啥国法,你胆子咋那么小啊。” 秦俊鸟说:“不是我胆子小,是这里的确不是说话的地方,要不咱俩换个地方说话吧。” 夏丽云说:“好啊,厂长办公室没人,咱俩就去那里说话吧。”去分享

上一篇   第96章 去公园

下一篇   第98章 半路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