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去公园 - 山村如此多娇

第96章 去公园

这一天下午,秦俊鸟把村里人去车间里学习的事情安排好后,就一个人出了厂子去田黑翠上班的地方找她。 秦俊鸟答应过田黑翠等他到了县城之后要去找她的,他怕田黑翠等得不耐烦了跑到厂子里来找他,那他和田黑翠之间的事情就让村里人知道了,他现在还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得尽人皆知。 秦俊鸟先去了田黑翠上班的那家舞厅,舞厅里的服务员说她今天没有上班,秦俊鸟又去了她的宿舍。 宿舍的门开着,田黑翠正在和一个年纪跟她差不多的姑娘说话,两人边说边笑着,笑声传得老远,秦俊鸟在门外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田黑翠一看秦俊鸟来了,眉开眼笑地说:“俊鸟,你来了。” 秦俊鸟也笑了一下,看了一眼那个姑娘,说:“黑翠,我来看看你。” 跟田黑翠说话的那个姑娘上下打量了秦俊鸟几眼,笑着问:“黑翠,他是谁啊?” 田黑翠想了一下,微笑着说:“他叫秦俊鸟,是我的一个朋友。” 那个姑娘似乎已将看出秦俊鸟和田黑翠的关系不一般,她抿嘴说:“朋友?你啥时候交的这个朋友啊?我咋不知道呢,以前可没听你说起过。” 田黑翠冲她使了一个眼色,说:“我的朋友多了,咋能个个都跟你说啊,你不是要去洗澡吗,咋还不去啊。” 那个姑娘会意地一笑,说:“你的朋友来看你了,我就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你们有啥话关起门来好好说,我去洗澡了。” 那个姑娘看了看秦俊鸟,又看了看田黑翠,冲着她眨巴了几下眼睛,笑嘻嘻地走了。 田黑翠走到门口把门关好,一把抱住秦俊鸟,又在他的脸上亲了几口,有些埋怨地说:“俊鸟,你来县城多少天了,咋才来看我啊,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 秦俊鸟也伸手搂住田黑翠的腰,哄她说:“我这几天事情太多了,实在抽不开身,这不我一有时间就来看你了吗。” 田黑翠高兴地说:“算你还有良心,没有辜负我对你的一片真心。” 田黑翠说着就把手伸到了秦俊鸟的腰间摸索了起来,秦俊鸟怕她想跟自己做那种事儿,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他找了个话题说:“黑翠,刚才那个姑娘是谁啊?” 田黑翠说:“她叫吴晓珍,跟我都住在这个宿舍里,是我的好姐妹,她平时挺照顾我,我遇到啥困难了,都是她帮我。” 秦俊鸟又问:“她也在舞厅上班吗?” 田黑翠说:“她也在舞厅上班,不过她和我都不想在舞厅干了,舞厅这种地方坏人太多,又挣不了几个钱,还被外边的人看不起。” 秦俊鸟点头说:“是啊,舞厅这种地方的确不是啥好地方,啥样人都有,上次我就看到一个老头子抱着一个跟他女儿一样大的女人跳舞,两个人的热乎劲就跟搞对象一样。” 田黑翠这时说:“算了,我今天高兴,不说这些事情了,我昨天刚买了新衣服,我现在穿给你看看。” 秦俊鸟并不想看,可是他又不好说出来,怕惹田黑翠生气,只好说:“你穿吧,我看着。” 田黑翠走到衣柜前,把衣柜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件衣服和一条裙子。她当着秦俊鸟的面把衣服和裙子换上,然后在秦俊鸟的面前转了一个圈儿,笑着说:“俊鸟,你看我穿这衣服和裙子好看不?” 秦俊鸟随意地看了几眼,敷衍田黑翠说:“好看。” 田黑翠说:“那你觉得我是穿衣服的时候好看,还是不穿衣服的时候好看。”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都好看。” 就在这时,宿舍门被人敲响了,田黑翠有些扫兴地走过去开门,吴晓珍站在门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田黑翠,说:“黑翠,澡堂子停水了,我没洗成,我回来拿钱去外边的澡堂子洗。” 田黑翠一皱眉头说:“这澡堂子啥时候停水不好,非得在这个时候停水,真是倒霉催的。” 吴晓珍走进宿舍,也不敢去看秦俊鸟,她快步到了自己的床前,从挂在墙上的衣服里掏出一些零钱,然后转身出了房间。 田黑翠重新把门关好,走到秦俊鸟的面前刚想说话,宿舍外忽然又传来一阵吵吵嚷嚷的说笑声和杂乱的脚步声。 田黑翠抬起胳膊看了一下手表,有些无奈地说:“舞厅里上白班的服务员下班了,我们们这个宿舍虽然小了一些,可是一共挤了四个人,除了我和吴晓珍还住着两个人,她们马上就要下班回来了,我们们不能再在宿舍里呆着了。” 秦俊鸟一听这话,眼睛一亮,以为自己可以回酒厂去了。他走到门口,看了田黑翠一眼,说:“黑翠,既然是这样,那我先走了,等哪天我再来看你吧。” 田黑翠一看秦俊鸟要走,有些急了,在他的身后紧紧地抱住他,大声地说:“你咋刚来了就要走啊,我不让你走。”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说:“你这宿舍里住的都是女人,她们马上就下班了,我再留在这里不方便。” 田黑翠说:“我们们出去找个方便的地方,反正我不让你走。” 秦俊鸟说:“我在这县城里人生地不熟的,出去两眼一抹黑,找不到啥方便的地方。再说这天都快要黑了,我看还是算了吧。” 田黑翠想了想,说:“趁着现在天还没有黑,咱俩去公园走走吧。这县城里的公园可好玩了,我来县城这么长时间就去过两次。而且人家去公园的人都是成双成对的,我一个人都不好意思去。正好你来了,你陪我去吧,公园里头地方大,咱俩说话干啥事情都能方便一些。” 秦俊鸟问:“那公园离这里远不远?要是太远了可不成。” 田黑翠说:“不远,咱俩边走边说话,一会儿就到了。” 秦俊鸟只好跟着田黑翠去了公园,他虽然不愿意去公园,不过田黑翠可是一个非常难缠的人,他可不想触她的霉头。 两个人走了二十分钟后就到了县城的公园,公园里花红柳绿有山有水,来公园的人大多是一些青年男女,还有一些则是父母带着孩子来玩的。 秦俊鸟和田黑翠买了门票,跟着人流向公园里走去。 公园很大,两个人走着走着就来到了一个假山的前面,田黑翠向四处看了看,说:“俊鸟,这里没啥人,咋俩就在这个地方说说心里话吧。” 田黑翠是话音刚落,前方不远处的树林里就走来了一对年轻男女,两个人走到路边的一个长椅前坐下,互相看了一眼,就把嘴巴贴在一起亲了起来,那个男的还把手伸进了女人的衣服里,在她的胸脯上使劲地摸着。 田黑翠看着那对正在缠绵的男女,双腿本能地加紧了,心里头有些痒痒的,她喘着气说:“俊鸟,我想做那种事儿了咋办?” 秦俊鸟走到田黑翠的面前,挡住她的视线说:“还能咋办,你得忍着,这里是公园,人来人往的,咋能做那种事儿啊。” 田黑翠咽了几口口水,红着脸说:“那我们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这公园这么大,不可能到处都有人吧。” 秦俊鸟向左右看了看,说:“我们们在外边咋好做这种事情吗?要做也得在屋里头做,这大天白日的,让人看到了咋办?” 田黑翠歪着脑袋,又向那两个正在亲嘴的男女看了一眼,努努嘴,说:“有啥不能的,你看人家不是弄得挺好的吗?人家就不怕看。” 秦俊鸟说:“黑翠,你再忍忍,等过几天我找个好地方,咱俩疯他个三天三夜,我保证把你弄痛快了。” 田黑翠还是有些不甘心,她向假山后看了一眼,说:“俊鸟,要不咱俩到假山后边吧,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想要你。” 秦俊鸟为难地说:“黑翠,这里又被有炕,又没有个被褥,这事儿根本就弄不成吗。” 田黑翠白了他一眼,说:“这有啥弄不成的,你看那些猫狗畜生也没有炕和被褥,人家不照样弄得好好的。” 秦俊鸟紧锁着眉头说:“可它们是畜生,我们们是人,我们们咋能跟它们一样吗。” 田黑翠抓着秦俊鸟的手,把他向假山后头拉,秦俊鸟一脸的不情愿,田黑翠拉几下没拉动。 田黑翠有些不高兴地说:“你咋回事儿吗,磨磨蹭蹭个啥,有这个工夫,咱俩都弄完了,快着些。” 秦俊鸟只好跟着田黑翠到了假山后面。 田黑翠向四处张望了几眼,在确定没有人在假山附近后,她转过身子,一弯腰,后背朝天与地面平行,双腿叉开,双手撑在假山上,把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 田黑翠回头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俊鸟,趁着现在没人,你抓紧弄吧。” 秦俊鸟看着田黑翠那紧绷浑圆的屁股,下身的东西开始躁动起来,心跳也加快起来。 秦俊鸟走过去,把田黑翠的裙摆撩了上去,里面露出了白色的裤衩,秦俊鸟把裤衩向下一拉,田黑翠那白光光的屁股蛋就呈现在了秦俊鸟的眼前,秦俊鸟的下身顿时直挺挺地立了起来。 秦俊鸟伸手在丰满雪白的屁股上摸了几下,田黑翠被他摸得身子晃动了几下,好像有些要支撑不住的样子。 秦俊鸟把自己的裤带解开,把那个硬邦邦的东西掏了出来,然后对准田黑翠两腿间的地方顶了进去。 田黑翠“哦”了一声,双腿立刻夹紧了。秦俊鸟伸出双手抱着她的腰,在她的身后动了起来。 秦俊鸟不知疲倦地冲击着田黑翠的身体,田黑翠一边摇着头一边晃动着身体,有几次秦俊鸟因为用力过猛险些把田黑翠给撞倒了。去分享

下一篇   第97章 假山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