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打针 - 山村如此多娇

第94章 打针

秦俊鸟一个人要同时对付好几个人,俗话说的好双拳难敌四手,更可况对方还不止是四只手,很快他就占了下风。 大排档里那些吃饭的人一看秦俊鸟和几个男人打起来了,都扔下筷子跑了,很怕被殃及了。 夏丽云也吓得躲在大排档的一个角落里,双手捂着眼睛,身子就像筛糠一样颤抖着,一点儿也没有了刚才跟秦俊鸟在一起时的那股神气劲了。 这还是秦俊鸟从小长这么大第一次跟这么多人一起打架,虽然他在心里也非常害怕,可是这个时候他只能死扛到底了。 秦俊鸟抡了一会儿桌子,体力渐渐地有些不支了,他抡桌子的速度也就慢了下来。 那几个男人一看秦俊鸟抡桌子的速度变慢了,知道他的体力不行了。几个人互相使了一个眼色,手里的板凳砖头一类的东西全都向秦俊鸟的脑袋上招呼了过来。 秦俊鸟左躲右闪着,可是一个没留神,他的后脑勺就重重的挨了一下子,秦俊鸟不知道自己被什么东西打中了,他只觉得后脑勺传来一阵剧痛,眼前一黑,天旋地转的,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秦俊鸟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夏丽云正坐在他的床边削苹果,她一看秦俊鸟醒来,激动地流着眼泪说:“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你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也不想活了。” 秦俊鸟咧嘴笑了一下,说:“小夏你放心,我的命硬着呢,这点儿小伤我还死不了。” 夏丽云用手擦了擦眼泪,问:“你的脑袋还疼吗?” 经夏丽云这么一提醒,秦俊鸟觉得后脑勺就跟快要裂开了一样疼,他点头说:“还有点儿疼。” 夏丽云心疼地说:“那些人下手可真狠,咋能把人往死里打呢。大夫说幸好这一下打偏了,不然的话你就醒不过来了。” 秦俊鸟满不在乎地说:“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就他们那几个烂货,我就是再让他们打几下,他们也打不死我。” 夏丽云把削好的苹果切成一片一片的,拿起一片喂给秦俊鸟说:“俊鸟,以后你别再跟别人打架了,幸好你这次伤的不重,你要是被人打成残废了可咋办啊。” 秦俊鸟嘴里吃着苹果,说:“我也不想打架,昨晚不都是那个麻子脸先来招惹的你吗,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跟他动手的,我总不能眼见着你吃亏不管吧。要是换了别人我才不管这闲事儿呢。” 夏丽云一听这话,不由得心花怒放。 秦俊鸟这时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上没有受伤,就只有脑袋上这一处伤。 秦俊鸟动了动身子,想坐起来。 夏丽云急忙拦住他,说:“大夫说了,你脑袋上的伤口刚刚愈合,你现在不能乱动。”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看着夏丽云说:“大夫不让我乱动,那我要是想上厕所咋办啊?” 夏丽云说:“能咋办,这不是有我在吗,我可以帮你。” 秦俊鸟说:“不用麻烦你了,我伤的是脑袋,又不是腿和手,这拉屎撒尿的事情我自己能行。” 夏丽云说:“这个时候你还逞啥能,要是伤口崩了的话,遭罪的可是你自己。” 秦俊鸟苦着一张脸说:“我一个大男人上厕所,还得女人在旁边帮忙,这也太难为情了吧。” 夏丽云瞪了他一眼,说:“你要是不想让我帮忙的话,也可以让护士给你帮忙。” 秦俊鸟说:“这让护士帮忙和让你帮忙不都一样吗,还不都是女的。” 夏丽云说:“这都啥时候了,你就别封建了,把伤养好了才是要紧的。” 秦俊鸟想了想,说:“小夏,你回酒厂去把锤子找来吧,他是男人,让照看我,这样我干啥也能随便一些。” 夏丽云说:“他一个山里人笨手笨脚的,让他杀猪喂牛还凑合,这种照顾病人的事情他咋能干得来。” 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让夏丽云来照顾他。不过这拉屎撒尿的事情秦俊鸟并没有让她帮忙,每次他都是趁着夏丽云出去干别的事情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偷偷地溜到厕所把事情解决了。 中午的时候,夏丽云端着一个砂锅走进了病房。 秦俊鸟好奇地问:“小夏,你端的是啥东西啊?” 夏丽云笑着说:“这是我给你炖的鸡汤,你昏迷了一夜,又流了好多血,所以得好好地补一补。” 秦俊鸟说:“我没那么娇贵,不过就是受了些皮外伤,用不着喝啥鸡汤,这鸡汤你还是留着自己喝吧。” 夏丽云说:“这鸡汤你必须得喝,而且我还要喂你喝。” 秦俊鸟说:“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用不着你喂,这要是被别人看到了,还不得笑话死我。” 夏丽云说:“你是病人,你在养病期间的一切事情都得听我的,我让你咋样你就得咋样。” 夏丽云说完把砂锅放到床头柜上,然后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汤碗,把砂锅里的鸡汤倒了一汤碗。 夏丽云端起汤碗轻轻地吹了几下,低头了喝了一口鸡汤,不过她没有把鸡汤咽下去,而是含在了嘴里。随后她把嘴送到了秦俊鸟的嘴边,伸手指了指秦俊鸟的嘴唇,示意他把嘴张开。 秦俊鸟没有想到夏丽云会用这种嘴对嘴的方式来给他喂鸡汤喝,吓得他急忙摆手说:“小夏,这可使不得,这鸡汤我自己能喝,不用你喂。” 可是夏丽云根本不听秦俊鸟的,坚持要用嘴给他喂鸡汤。秦俊鸟晃动着脑袋,左右躲闪着夏丽云的嘴,并且把嘴闭的紧紧的。可他还是没能躲过去,夏丽云忽然伸手扳住他的下巴,把嘴紧紧地贴在了他的嘴上,用舌尖顶开了他的牙,随即把一口鸡汤送进了他的嘴里。 秦俊鸟无奈只好咽了下去,这一砂锅鸡汤夏丽云都是用这种方式喂给秦俊鸟的,秦俊鸟虽然喝了鸡汤,不过夏丽云的口水他也没少喝。 到了下午的时候,大夫给秦俊鸟检查了一下他后脑勺的伤口,秦俊鸟受的只是皮外伤,问题不大,大夫说他再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秦俊鸟只好又在医院里住了两天。秦俊鸟住的是单人病房,病房里只有他一个人,夏丽云在的时候还好说,夏丽云不在的时候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今天夏丽云说要给他办出院手续,可是秦俊鸟等了一上午也没见夏丽云的人影。秦俊鸟心里正闷得慌,这时病房的门一开,夏丽云走了进来。 夏丽云进了病房后,先转身把病房的门从里面锁上了。 秦俊鸟一看夏丽云把门锁上了,好奇问:“小夏,这好好的,你锁门干啥呀?” 夏丽云走到秦俊鸟的床边,笑了一下,说:“我锁门是为了给你打针,你不是怕羞吗,我把门锁上,一会儿我给你打针的时候就没人看见了。”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打针?打啥针啊?” 夏丽云说:“大夫说,你在出院之前还得再打一针,这样你的伤口才好得快。” 秦俊鸟有些怀疑地看着夏丽云,说:“大夫刚才来看我的时候也没说要打针啊,再说了这打针是护士的事情,你又不是医院里的人,你咋能给我随便打针啊。” 夏丽云这时从衣服口袋里陶出了一个注射针管,她用手轻轻地推了一下针管,一股水线从针头里喷了出来。 夏丽云看了秦俊鸟一眼,说:“大夫的确没有说过要给你打针,这针是我要给你打的。” 秦俊鸟从床上跳下来,有些不安地看着夏丽云手里的针管,问:“你为啥要给我打针啊?” 夏丽云向秦俊鸟走过去,说:“咋了,你怕了,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 秦俊鸟急忙向后退了几步,惊慌地说:“小夏,你别过来,我跟跟无冤无仇的,你可不要害我啊。” 夏丽云说:“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 夏丽云说完话就向秦俊鸟扑了过去,秦俊鸟想躲,可是病房并不大,他根本就躲不开,夏丽云一把将他抱住,等到秦俊鸟反应过来,想去夺她手里的针管时,她已经把针管上的针头扎在了秦俊鸟的腿上,快速地将针管里的药物注射进了秦俊鸟的体内。 秦俊鸟痛得一咧嘴,惶恐地看着夏丽云,问:“小夏,你给我打的到底是啥东西啊?” 夏丽云这时拔出针管,说:“我给你打的是麻药,我把它打在你的腿上你就走不了路了。” 秦俊鸟惊讶地问:“你为啥要给我扎麻药?” 夏丽云把针管扔到一边,说:“我已经问过大夫了,我给你注射的麻药的量很少,它只能让你的腿麻痹三十分钟,三十分钟一过,你的腿可以走路了。不过有这三十分钟就足够了。” 秦俊鸟这时忽然感到自己被打了麻药的那条腿开始变得麻木起来,根本不听他的使唤了。 秦俊鸟急忙跳着一条好使的腿,跳到了床边坐下。 这个时候,夏丽云伸手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很快她就把自己的衣服给脱光了。 秦俊鸟看着夏丽云光溜溜白花花的身子,心跳开始加速,他不解地问:“小夏,你这又是干啥呀,好端端的你咋把衣服给脱了。” 夏丽云笑了笑,说:“俊鸟,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我脱衣服当然要跟你做那种事情了。” 秦俊鸟这时一下子全明白了,夏丽云之所以要给他的腿上打麻药,就是想他的腿走不了路,他的腿不听使唤了,也就躲不开夏丽云了,那样一来,夏丽云想跟他做啥事儿都能如愿了。 秦俊鸟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摇头,说:“小夏,你为啥要这么做,你不该这么做,千不该万不该。” 夏丽云走到秦俊鸟的身边,把手搭在他的肩头,说:“都这个时候了,你咋还说这些不咸不淡的话啊,来吧,俊鸟好好地疼疼我。” 夏丽云把身子紧紧地贴在秦俊鸟的身上,秦俊鸟急忙把身子向后一仰,想躲开她的身子,不想自己却仰面倒在了床上,夏丽云顺势把自己的身子压在了秦俊鸟的身上。去分享

上一篇   第93章 摸你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