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摸你妈去 - 山村如此多娇

第93章 摸你妈去

夏丽云一看有人来了只好放开秦俊鸟,她走到门口把办公室的门打开。外门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她把一份文件交给夏丽云,说:“夏秘书,这个文件给你看一下,要是没啥问题的话,我们们就发货了。” 夏丽云接过文件仔细地看了起来,秦俊鸟趁着这个机会溜出了厂长办公室。 出了厂长办公室以后,秦俊鸟先找到村里人住的宿舍,宿舍管理员已经把村里人的住处给安排好了,大家正在收拾自己的床铺。 秦俊鸟也跟村里人住在了一起,这些村里人平时在村里都散漫惯了,干啥事情都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所以必须得有个人在旁边管束他们。 秦俊鸟把自己的床铺整理好后,拿起洗脸盆正打算去水房打水,这时锤子凑过来,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坏笑着问:“俊鸟,你跟刚才那个姓夏的女人是啥关系啊?” 秦俊鸟瞪了锤子一眼,没好气地说:“我跟她啥关系也没有,我的事情你少打听。” 锤子撇撇嘴,说:“你跟她啥关系也没有。我看是你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吧,这种事情你是瞒不过我的眼睛的,那个女人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你要是说你俩啥关系都没有,打死我我也不信。” 秦俊鸟没再说话,拿着洗脸盆向水房走去,他不想跟锤子多说夏丽云的事情,锤子这个人说话就喜欢夸张,如果秦俊鸟跟他说了夏丽云的事情,那锤子一定会添油加醋地给他宣扬出去,到时候弄不好全村的人都得知道这件事情,那个时候他就是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所以对锤子他啥都不能说。 到了晚上,村里来的这些人都三三两两的出去逛街了,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来县城,所以都想去开开眼界,看看这外边的花花世界究竟是啥样的。 秦俊鸟已经来过县城很多次了,几乎都把县城给走遍了,所以他没有跟着村里人出去,一个人留在了宿舍里。 秦俊鸟躺在床铺上,心里合计着哪天有时间了去看看石凤凰和廖小珠,这一晃他有好几个月没有见到两个人了,心里头怪想她们的。 就在秦俊鸟胡思乱想的时候,有人敲响了宿舍的房门,秦俊鸟起身走到门口去开门。 敲门的人是夏丽云,她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站在门外,就像天边的云霞一样迷人。 秦俊鸟一看是夏丽云,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小夏,你咋来了。” 夏丽云向房间里看了几眼,扁扁嘴说:“这里又不是啥禁区,我咋就不能来。” 秦俊鸟把夏丽云让进房间里,问:“小夏,你这么晚来有啥事情吗?” 夏丽云白了他一眼,说:“咋,没事儿我就不能来了吗” 秦俊鸟急忙说:“你当然能来了,我这里你想啥时候来就啥时候来。” 夏丽云笑了一下,说:“这还差不多,不让我坐坐吗。” 秦俊鸟伸手把自己的床铺摩挲了几下,说:“小夏,你快坐。” 夏丽云板起面孔说:“我不坐了,我问你,今天你为啥偷偷地从办公室里溜出去了。” 秦俊鸟有些心虚地说:“我看你当时正忙着处li厂里的事情,我在一旁怕影响你工作,所以没跟你打招呼就先走了,你咋能说我是溜出去的呢。” 夏丽云冷哼了一声,说:“狡辩,你别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你就是想躲着我,不想见我。” 秦俊鸟说:“小夏,你咋能这么想呢,我要是想躲着你的话,我就不会到这酒厂来了,我真没有要躲你的意思。” 夏丽云说:“既然你没有躲着我,那我现在饿了,你陪我出去吃顿饭吧。”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小夏,我都已经吃过饭了,我这肚子实在放不下别的东西了,这吃饭还是算了吧。” 夏丽云语气很坚决地说:“不行,我就要你现在陪我去。” 秦俊鸟说:“小夏,你看今天时间这么晚了,我有些累了,想睡觉。你要是想吃饭的话,我改天陪你去咋样?” 夏丽云气鼓鼓地说:“你要是不陪我去的话,我就脱光了衣服躺在你的床上不走了。” 秦俊鸟一看夏丽云胡搅蛮缠起来,他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点头说:“好吧,我陪你去。” 夏丽云挎起秦俊鸟的胳膊,笑着说:“这就对了吗,能陪着我去吃饭是你的荣幸,这厂子里有很多臭男人想陪我去吃饭,还没这机会呢。” 秦俊鸟和夏丽云一起出了酒厂,向酒厂南走不远就有一个夜市,夜市里有很多的大排档。 夏丽云找了一家比较干净的大排档,挑了一张空桌子和秦俊鸟坐了下来。 一个女服务员走过来问他们吃什么,夏丽云点了酒和菜,很快服务员就把酒菜端了上来。 秦俊鸟已经吃过饭了,肚子里没啥空地方了,所以夏丽云点的东西他没有吃几口。夏丽云一看秦俊鸟没吃多少东西,问:“咋,你嫌我点的东西不好吃吗?” 秦俊鸟说:“我没有嫌你点的东西不好吃,我跟你说过我吃过饭了,我这肚子里实在是装不下了,如果再吃的话,我就得吐出来了。” 夏丽云笑盈盈地说:“既然你吃不下了,我也不勉强你,那你就看着我吃吧。”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我看着你吃,你把这些东西都吃了吧,别浪费了。” 夏丽云在他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下,抿嘴说:“你当我是猪啊,我一个人咋能吃得了这么多的东西呢。” 秦俊鸟痛得一皱眉头,伸手在胳膊上揉了揉,没敢再说话,生怕自己哪句话说错了,又得被夏丽云修理。 夏丽云跟秦俊鸟有说有笑的,引起了周围很多男人的注意。 夏丽云本来就长得非常漂亮,而且身材苗条,腰细腿长,一般的男人见了都喜欢多看几眼。再加上她穿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她那两个浑圆丰满的肉峰把胸前的衣服高高地顶了起来,咋一看起来非常惹眼。 旁边桌上的几个男人早就看她眼馋了,其中的一个麻子脸眼睛死死地盯着夏丽云的胸脯,咕噜咕噜地咽了好几口唾沫。 秦俊鸟也发现了周围一些男人看夏丽云的眼神不对,他怕会生出啥是非来,小声提醒夏丽云说:“小夏,我看这里都不少男人都在看着你,你快点吃,吃完了咱们好走,免得惹出啥麻烦来。” 夏丽云得意地一笑,说:“咋了,那些男人看我,你吃醋了?” 秦俊鸟说:“我咋会吃醋呢,我这是为你好。这年月坏人到处都是,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夏丽云说:“你胆子咋这么小啊,这里这么多人,不会出啥事儿的。” 秦俊鸟向左右看了几眼,虽然大排档里有十几个人,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他说:“小夏,你吃饱了没有?你要是吃饱了的话,我现在就送你回家。” 夏丽云笑着说:“我吃饱了,不过我现在还不想回家。” 秦俊鸟皱了一下眉头,说:“你不想回家,那你想去啥地方啊?” 夏丽云说:“我不告诉你,你猜呢?” 秦俊鸟说:“小夏,别闹了,你到底想去啥地方?快告诉我,我送你去。” 夏丽云伸出一根手指,在秦俊鸟的嘴唇上轻轻地点了一下,咬着嘴唇说:“你要是真想知道的话,那你就亲我一下,等你亲完了我就告诉你。” 秦俊鸟有些难为情向周围看了看,说:“这里这么多人,我咋好亲你吗,我可丢不起这人。” 夏丽云有些不快地说:“你亲我一下咋丢人了,我让你亲我是瞧得起你,你不愿意亲拉倒,下次你就是想亲我也不让你亲了。” 这个时候,一直在盯着夏丽云看的那个麻子脸实在耐不住性子了,有夏丽云这么个俊俏勾人的女人在眼前晃悠着,没有几个男人不动心的。 麻子脸有些喝多了,他歪歪斜斜地站起身子,借着酒劲儿摇摇晃晃地向夏丽云走了过来。 夏丽云正在跟秦俊鸟说笑,等到麻子脸走到她的身边时她才注意到。麻子脸伸出一只手搭在她肩膀上,一嘴酒气地说:“妹子,他不亲你,哥亲你。像你这么水灵的姑娘,谁见了不想亲几口啊。” 夏丽云冷冷地看了麻子脸,板着脸说:“我不认识你,请你把手拿开。” 麻子脸笑嘻嘻地说:“刚才不认识,现在不就认识了吗,俗话说的好一回生两回熟吗,妹子,你叫啥名字啊?告诉哥。” 夏丽云强忍着怒火说:“我说了我不认识你,请你放尊重一些,不然的话我可不客气了。” 麻子脸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一脸猥琐地说:“哎呦,妹子,没想到你小模样长得这么水嫩,性子还挺泼辣,够味儿,我喜欢。” 麻子脸说完伸手在夏丽云光滑白皙的脸蛋上捏了一把,那些跟他一起吃饭的几个男人见状哈哈大笑,有的还给他鼓起掌来。 夏丽云已经忍无可忍了,她用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离怒视着麻子脸,厉声说:“你这个臭流氓,愿意摸回家摸你妈去,我可不是随便让你摸的。” 麻子脸一瞪眼,恶狠狠地说:“妈的,臭娘们,你把嘴巴放干净点儿,老子愿意摸你是你的福气,只要老子我高兴,我就是把睡了,你也不能把我咋样。” 麻子脸这么一副张狂的样子,秦俊鸟再也看不下去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夏丽云受欺负而不管。 秦俊鸟也站起身来,面无表情地看着麻子脸,冷冷地说:“兄弟,你这做有些太过分了,谁都有姐妹,你这么做跟畜生有什么分别。” 麻子脸一看秦俊鸟站出来替夏丽云说话,吹胡子瞪眼地说:“你他妈的骂谁是畜生,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今天我就给你放点儿血,让你老实老实。” 麻子脸说完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把弹簧刀向秦俊鸟捅了过来,秦俊鸟见情况不妙,急忙推开夏丽云,然后顺手操起桌上的一个酒瓶子向麻子脸的脑袋上砸了过去。 酒瓶“砰”的一声就在麻子脸的脑袋上开了花,麻子脸惨叫了一声,手里的弹簧刀没等捅着秦俊鸟就撒手扔了。 麻子脸捂着脑袋,鲜血从他的指缝中沁了出来,他一看自己流血了,眼睛一翻白,顿时就晕了过去。 那几个跟麻子脸一起来的男人一看麻子脸被秦俊鸟打晕了,呼啦一下就炸了锅,有拿酒瓶子的,有抡板凳的,还有捡砖头的,纷纷向秦俊鸟围拢了过来。 秦俊鸟知道对方有这么多人他想躲是躲不开的,只能跟他们硬拼了,他随手掀翻了一张桌子,双手抓住桌子的两条腿胡乱地抡了起来,跟几个男人混战在了一起。去分享

上一篇   第92章 有话单独说

下一篇   第94章 打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