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得了便宜卖乖 - 山村如此多娇

第91章 得了便宜卖乖

田黑翠一看姚核桃在秦俊鸟的屋子里,而且两个人的神色有些慌张,心里顿时起了疑心。 田黑翠瞪着一双充满敌意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着姚核桃,醋意十足地问:“俊鸟,这个女人是谁啊?” 秦俊鸟说:“她是我的二嫂姚核桃。” 田黑翠冷笑着说:“你的二嫂?你啥时候又冒出一个二嫂来。” 姚核桃一听田黑翠说话有些阴阳怪气的,心里有些不高兴,她接过话茬说:“啥叫冒出来的,看你年纪不大,说话咋这么难听。” 田黑翠说:“谁知道你跟俊鸟是啥关系,这年月不要脸的女人满地都是。” 姚核桃横眉怒目地说:“你说谁不要脸?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田黑翠也皱着眉头说:“我有啥不敢的,别说再说一遍,就是再说一百遍我也敢,看你能把我咋样。” 两个人的话里都带着火药味儿,要是再让她们继续说下去,两个人非打起来不可。 秦俊鸟急忙走到田黑翠的面前,笑着说:“黑翠,你找我有啥事儿啊?” 田黑翠眼神有些幽怨地看着秦俊鸟,气呼呼地说:“我没事儿就不能来找你啦,难道就得有事儿才能来找你吗。” 秦俊鸟急忙把田黑翠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黑翠,我们们有啥话还是一会儿到七巧姐的屋子里去说吧。” 田黑翠甩开秦俊鸟的手,一脸委屈地说:“我为啥要听你的话,我让我去,我偏不去。我就在这屋里头呆着,我看你俩到底能干出啥事情来。” 姚核桃一看半路杀出来一个田黑翠,觉得再留下来也没啥意思了,她说:“俊鸟,我也该回去了,要是回家晚了,妈该担心了,以后你多回家里去看看,我走了。” 姚核桃说完冲着秦俊鸟笑了一下,转身出了屋子。 田黑翠看着姚核桃的背影,狠狠地啐了一口,嘴里嘟囔着说:“真不要脸,一看就知道不是啥正经货。” 秦俊鸟无奈地看着田黑翠,不知道该说啥好。 田黑翠这时走到秦俊鸟的面前,伸手在秦俊鸟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把,咬着牙说:“俊鸟,我现在才知道你跟别的男人没啥两样,你也是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啥样的女人你都不放过。” 秦俊鸟痛得一咧嘴,急忙解释说:“黑翠,你真的误会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跟她是清白的。如果我跟她做了啥见不得人的事情,就让我不得好死。” 田黑翠一看秦俊鸟说得这么认真,不像是假的,她点头说:“好吧,我就信你这一次。不过从今往后,你的心里只能有我和你媳妇两个女人,不能再有第三个女人,你听到了吗?” 秦俊鸟用手揉了揉被田黑翠掐过的地方,没好气地说:“我听到了,黑翠,你以后能不能别总把我往歪处想。” 田黑翠说:“俊鸟,你以后离那个姚核桃远一点儿,我一看就知道她是个狐狸精,你现在跟她没啥,不一定代表你们以后就没啥,她要是勾引你的话,你可要管住自己了,不能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来。” 秦俊鸟说:“亏你想得出来,我要是跟自己的嫂子乱来,那我不成了畜生了。” 田黑翠说:“我这是先给你打针预防针,免得你以后由着性子胡搞。” 就在这时,屋子外传来了苏秋月和丁七巧的说话声,两个人从村子里回来了。 苏秋月和丁七巧回来了,田黑翠也就不好再跟秦俊鸟单独在一起了,她伸手在秦俊鸟的裤裆摸了一下,笑着说:“俊鸟,晚上我来你房里,你脱光了衣服好好地等着我。” 秦俊鸟急忙把田黑翠的手拿开,说:“那你一定要小心些,千万不能让七巧姐和秋月知道了。” 田黑翠出了屋子,苏秋月和丁七巧正好走到门口,田黑翠跟她们俩走了一个照面。 田黑翠笑着说:“七巧姐,秋月嫂子,你们饿了吧,我去给你们做饭。” 丁七巧说:“黑翠,咋能老让你做饭呢,一会儿还是我来做吧。” 田黑翠说:“不用了七巧姐,你有孩子脱不开身,还是让我来做吧。” 苏秋月说:“七巧姐,黑翠说的没错,我来帮她做,你给孩子喂奶吧。” 丁七巧点头说:“那好吧。” 田黑翠在做饭的时候,把自己的身子跟苏秋月的身子做了一下比较,觉得自己的两个肉峰好像没有苏秋月的大,而且苏秋月的屁股也比自己的圆,心中不免有些沮丧,心想怪不得秦俊鸟一直对自己躲躲闪闪的,要不是自己在糖水了下了催情的药片,秦俊鸟可能还不会碰她。要是换成自己是男人,她也会死守着苏秋月,不会对别的女人动心的。 苏秋月和田黑翠把饭做好后,几个人围拢在一张桌子前吃饭,秦俊鸟只顾着低头吃饭,不敢抬头去看田黑翠,生怕被苏秋月和丁七巧看出啥来。 田黑翠看着秦俊鸟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可是脸上又不好笑出来,只能憋着。 几个人吃完饭后,秦俊鸟走到厕所去撒尿,等他提着裤子从厕所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田黑翠站正在厕所门口。 秦俊鸟吓得身子一哆嗦,手里提着的裤子差点没掉了,秦俊鸟向她的身后张望了几眼,慌张地说:“黑翠,你咋跑这儿来了,快回去,要是让秋月和七巧姐看到了,可不得了。” 田黑翠双手叉腰,撇了撇嘴,说:“你怕啥嘛,我也是来上厕所的,就算让她们看到咋了,看你这副窝囊样。” 秦俊鸟这时急忙把裤子提好,说:“那你上厕所吧,我先回屋了。” 田黑翠从裤兜里摸出两个煮熟的鸡蛋塞到秦俊鸟的手里,笑着说:“这两个鸡蛋给你吃,你好好补充一下体力,等到了晚上也好有力气折腾。” 秦俊鸟看着手里的两个鸡蛋,哭笑不得地说:“黑翠,这两个鸡蛋还是你留着吃吧,我吃了也不解决啥问题,再说我这身体好着呢,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 田黑翠说:“你现在先别把牛吹大了,到了晚上我要看你的真本事,你可别再像昨晚一样,虎头蛇尾的,一开始还像那么回事儿,到了后来就走了下坡路了。” 秦俊鸟说:“我那样,还不是你的往糖水里放的药片给害的,那个东西虽然能让男人心里的火着起来,可这火着的快,灭的也快,等那药力一过去,我这身子就跟被掏空了一样,根本使不上力气。” 田黑翠说:“昨晚就算了,今晚你可要好好表现,你要是不让我满yi的话,我可不饶你。”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你放心,晚上我肯定让你死上几个来回。” 秦俊鸟又把那两个鸡蛋还给田黑翠,向左右看了几眼,然后快步向屋子里走去。 到了晚上,秦俊鸟一个人躺在炕上等着田黑翠来。 在秦俊鸟的心里有种深深的罪恶感,他觉得自己跟田黑翠有了这种关系是在背叛苏秋月,可是田黑翠就像是一块狗皮膏药一样紧紧地贴着他,他想甩也甩不掉。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田黑翠保持这种偷偷摸摸的关系,不让事情败露。 到了十一点钟左右,房门轻轻地响了一下,田黑翠跟做贼一样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秦俊鸟一翻身坐起来,有些抱怨地说:“你咋才来啊,你要是再不来的话,我都要睡了。” 田黑翠说:“我是想早点儿来,可是今晚七巧姐和秋月嫂子不知道咋了,精神头好着呢,一直在说话,这会儿才刚刚睡着,要不然我来得更晚。” 秦俊鸟打了个呵欠,说:“我去把门关好,你等我一下。” 等到秦俊鸟关门回来时,田黑翠已经把衣服都脱光了,她坐在一个枕头上,背对着秦俊鸟,浑圆的屁股紧绷着,看得秦俊鸟脸上滚烫,心跳加速。 田黑翠这时转过身来,急切地说:“你还磨蹭啥呢,赶紧把衣服脱了,今晚我要跟你好好地快活一下,尝尝这当女人的乐趣。” 秦俊鸟有些不情愿地把衣服脱了,只穿着一条裤衩上了炕。田黑翠爬过去骑到他的身上,把嘴贴到他的胸膛上舔了起来,一双手也在秦俊鸟的身上摸着。 秦俊鸟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任由田黑翠在他的身上操作着。 田黑翠一看秦俊鸟像块木头一样,一点儿激情都没有,有些不高兴地在他的肩头拍了一巴掌,板着脸说:“你是个死人啊,咋一点反应都没有,这种事情哪有我们们女人主动的。” 秦俊鸟只好变被动为主动,伸出手来在田黑翠的一对雪白的肉峰上揉了起来,田黑翠被他揉得有些受不了了,喘着气说:“俊鸟,你喜欢我的奶子吗?” 秦俊鸟把手收回来,看着田黑翠的两个肉峰,咽了几口唾沫,说:“喜欢。” 田黑翠用双手端着自己的两个肉峰,颤声说:“俊鸟,那你吃吃看?”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田黑翠看了他一眼,咬着嘴唇说:“咋,你不愿意吃,你们男人不是都喜欢吃的吗?从小吃,长大了也吃。” 秦俊鸟笑了一下,好奇地问:“你咋知道男人爱吃这个东西的?” 田黑翠说:“我咋能不知道,我嫂子跟我说的,我哥每次跟她做种事情的时候,都吃她的东西,我嫂子不让他吃都不行。” 秦俊鸟说:“那我也学学你哥,尝尝是啥滋味。” 秦俊鸟俯下身子,伸出舌头从田黑翠的肚脐眼一直舔到她那两个肉峰的下缘,田黑翠被他舔得身子一抖一抖的,双手紧紧地抓住被子,胸脯剧liè的起伏着。 秦俊鸟把嘴凑到了田黑翠的左边的肉峰的尖端上,把那个花生粒大小的肉疙瘩含在了嘴里吸了起来。 田黑翠的身子抖动得更厉害了,就跟触电了一样。 田黑翠闭着眼睛,脑袋不停扭动着,嘴里含混不清地说:“俊鸟,我喜欢你吃我的奶子。” 秦俊鸟这时把田黑翠的身子缓缓地放倒,把身子压在她的身上,将东西顶了进去,卖力地动了起来。 两个人疯狂地在对方的身上索取着,直到两个人都累得虚脱了,才不得不停下来。 田黑翠的脸蛋红红的,身上腿上都是秦俊鸟的口水,她伸手抚摸秦俊鸟宽厚结实的胸膛,满足地说:“俊鸟,咱俩要是能天天这样就好了。” 秦俊鸟说:“咱俩要是天天这样还不得把我累死啊,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田黑翠皱着眉头在他的屁股上捏了一下,扫兴地说:“你去问问别的男人,有几个做这种事情嫌累的,你倒好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的身子都被你折腾成啥样了,我还没说啥呢,你倒说起这种没良心的话了。你看我以后还让不让碰我的身子。” 秦俊鸟说:“黑翠,咱俩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你也该回去了。” 田黑翠没好气地说:“咋,痛快完了,就想赶我走是吧,我偏不走。” 秦俊鸟有些着急地说:“你再不走,这天就要亮了,到时候你就走不了了。” 田黑翠冷哼一声,坐起来穿起衣服,嘴里埋怨说:“我走,我走还不行吗,你看你把我这身上弄的,脏乎乎的,让我回去咋睡觉吗。” 田黑翠穿完衣服后,又在秦俊鸟的脸上亲了几口,才依依不舍地走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90章 透明的衣服

下一篇   第92章 有话单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