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透明的衣服 - 山村如此多娇

第90章 透明的衣服

田黑翠走后不久,孟水莲带着她的两个儿媳妇杜红喜和姚核桃来了。 孟水莲一进门就笑呵呵地说:“俊鸟,听说你要开酒厂了,这么大的好事儿,你咋也不跟妈说一声啊。” 秦俊鸟笑着说:“妈,这酒厂还没有建好呢,我想等酒厂建完了,正式开始生产了再跟你老人家说。” 孟水莲走到炕边坐下,说:“俊鸟,你可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妈这心里头真为你高兴啊。” 秦俊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妈,这开个酒厂不算有啥出息,再说这酒厂还没生产,以后会咋样还不好说呢。” 孟水莲兴冲冲地说:“依妈看你这酒厂将来一定能挣大钱,等你挣了大钱,妈到时候可就等着跟你享福了。” 秦俊鸟说:“妈,你放心,等将来我要是挣到钱了,一定让你老人家住小洋楼坐小汽车。” 这个时候,杜红喜和姚核桃满跟在孟水莲的身后面含笑地走了进来。 杜红喜是秦俊鸟的媳妇,秦俊鸟应该叫她大嫂,姚核桃是秦俊河的媳妇,秦俊鸟应该叫她二嫂。 秦俊鸟看着她们两个,很不自然地笑了笑,跟她们打招呼说:“大嫂、二嫂,你们也来了,快坐。” 杜红喜笑着说:“俊鸟,跟我们们你还客气啥,我们们又不是啥外人。” 姚核桃也说:“是啊,咱们都是一家人,听说你要开酒厂了,我和妈还有大嫂来看看你这酒厂弄得咋样了,其实你大哥和二哥他们也想来,不过这几天家里盖房子,他们实在走不开。” 其实秦俊鸟对杜红喜和姚核桃的印象并不好,这两个女人都是势利眼,以前她们嫌秦俊鸟穷,对他不理不睬的。每次秦俊鸟跟她们说话,她们都是哼哈地支应着,根本不拿正眼瞧秦俊鸟。如今听说秦俊鸟要开酒厂了,两个人都露出一副讨好的笑脸,这让秦俊鸟对她们两个人很反感。 这还是她们两个人第一次登秦俊鸟家的家门,秦俊鸟虽然在心里很厌恶她们两个人,可是当着孟水莲的面,他还得装出一副很热情的样子。 孟水莲向四处看了看,问:“俊鸟,秋月咋没在家啊?” 秦俊鸟说:“秋月去村里了,一会儿就能回来。” 杜红喜这时冲着孟水莲使了个眼色,然后向秦俊鸟努了努嘴。秦俊鸟看着两个人挤眉弄眼的样子,就知道三个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孟水莲干笑了几声,脸上有些为难地说:“俊鸟啊,其实今天妈和你大嫂、二嫂来你家里是有事儿想求你。” 秦俊鸟笑着说:“妈,跟我你还说啥求不求的,你有啥事儿就直说吧,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办。” 孟水莲搓了搓手,有些紧张地看了杜红喜一眼,看样子似乎有些说不出口。 杜红喜有些着急地看着她,冲她眨了眨眼,意思是让她快说。 孟水莲支吾着说:“俊鸟,这话我实在有些说不出口,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来找你的。” 杜红喜一看孟水莲难以说出口,就接过话茬说:“俊鸟,是这样的,家里盖房子的钱不够了,这眼看着房子就要封顶了,可是家里连买瓦片的钱都拿不出来了,我们们想跟你借点儿钱救救急,等家里一有钱了,我们们就还给你。” 孟水莲也附和着说:“俊鸟啊,你大嫂说的没错,家里头连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要不是遇到难处了,我是不会舍下这张老脸来求你的。” 秦俊鸟终于明白了她们的来意,原来她们是来借钱的。看来这酒厂还没有开工,她们就已经把他当成有钱人了。 秦俊鸟想了想,问:“妈,你们想借多少钱?” 孟水莲伸出两根手指,说:“不多,我们们想借两千,等妈有了钱一定还给你。” 秦俊鸟站起身来,走到衣柜前把衣柜门打开,从里面的一个包袱里拿出一叠钱。 秦俊鸟用指头蘸了一下唾沫,认真地数了一下钱数,这些钱不多不少正好是二千块钱。这两千块钱是秦俊鸟卖粮的钱,也是他和苏秋月半年的生活费。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如果他把这两千块钱借给孟水莲的话,他和苏秋月以后这半年就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最后,秦俊鸟一咬牙把钱交给了孟水莲。 孟水莲非常激动地接过钱,眼眶里泪水直打转,她说:“俊鸟,你让妈说什么好,你可是给妈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妈养你这么多年没白养。你能这样对妈,妈知足了。” 秦俊鸟笑了笑,说:“妈,这些钱,你先拿着,要是不够的话,你再来找我,我给你想办法。” 孟水莲双手颤抖着把钱收了起来,用手抹了抹眼泪,笑着说:“这些钱足够了,你的日子过得也不容易,这酒厂还没建好,到处都是用钱的地方,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了,妈也不会来跟你张这个嘴的。” 秦俊鸟说:“妈,你和大嫂、二嫂就留下来吃饭吧,我去买肉,咱们包饺子吃咋样。” 孟水莲说:“这饺子还是留在以后再吃吧,你大哥和你二哥正为这钱的事情发愁呢,我得赶紧回去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让他们也高兴一下。” 杜红喜这时说:“俊鸟,这饭我们们就不吃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有机会嫂子一定会好好地谢谢你的。” 秦俊鸟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啥谢不谢的,家里人遇到难处了,我帮一把也是应该的。” 孟水莲说:“俊鸟说的是,都是一家人,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以后等俊鸟有困难了,我们们再帮他不就成了吗。” 杜红喜说:“妈,家里头还等着用这钱呢,我们们回吧,有啥话我们们以后再说吧。” 孟水莲点头说:“好吧,我们们回吧,别让他大哥和二哥等着急了。” 秦俊鸟把三个人送到了门口,看着她们走远了才回到屋子里,这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眼看着天就要黑了。 秦俊鸟把电灯拉亮,走到炕边坐下,这时房门响动,一个人走了进来。 秦俊鸟以为是苏秋月回来了,站起身来刚想说话,可是话刚到嘴边,又被他硬生生地咽了回来。 走进来的这个人不是苏秋月,而是秦俊河的媳妇姚核桃。 秦俊鸟有些意外地看着姚核桃,不知道她去而复返究竟是为啥。 姚核桃这时笑了一下,走到秦俊鸟的面前说:“俊鸟,你看啥呀,不认识我咋的。” 秦俊鸟不解地问:“二嫂,你不是跟我妈和大嫂回家了吗,咋又回来了?” 姚核桃说:“我跟妈和大嫂撒了个谎,说我肚子疼,想到你家里蹲茅房,我让她们先回家去了。” 秦俊鸟好奇地问:“你为啥要跟她们撒谎啊?” 姚核桃抿嘴一笑,说:“你说我为啥要跟她们撒谎啊,还不是为了你吗。” 秦俊鸟更糊涂了:“为了我?” 姚核桃叹了口气,说:“其实我跟你二哥这日子过得一点儿滋味都没有,他是个啥东西,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这家里家外的全都靠我一个人,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怎么嫁了一个这么不长进的东西。” 秦俊鸟不明白姚核桃为啥没头没脑的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他问:“二嫂,你说这些话是啥意思啊,我咋听不明白呢。” 姚核桃没有回答秦俊鸟的问题,她挺了挺胸脯,睁着一双能滴出水来的桃花眼看着秦俊鸟,说:“俊鸟,你看我长得好看吗?” 秦俊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姚核桃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 要说这姚核桃长得还真不错,个头偏高,细腰长腿,胸大屁股圆,哪个男人见了都想流口水。 秦俊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看得出来这个姚核桃别有用意。 姚核桃说:“俊鸟,你快说啊,我到底好不好看吗?” 秦俊鸟小声地回答:“好看。” 姚核桃高兴地说:“你说的是真的?你真觉得我好看吗?” 秦俊鸟无奈地应付了一句:“我说的是真的。” 姚核桃这时走到秦俊鸟的身边坐下,说:“俊鸟,我不想跟你二哥再过这种苦日子了,你能不能帮出出主意,我该咋办才好。” 秦俊鸟不想离姚核桃做得太近,就把身子挪了挪,笑着说:“这是你们夫妻间的事情,我一个外人可不好管。” 姚核桃说:“俊鸟,早知道你能有今天,我就不嫁给你二哥了,我嫁给你多好啊。” 秦俊鸟急忙说:“二嫂,这种话可不好乱说。” 姚核桃“扑哧”一笑,说:“有啥不好乱说的,你二哥又不是你亲二哥,咱村里人谁都知道你是咱妈捡来的孩子,跟秦家根本没有一点儿血缘关系。我跟你也就是名义上的嫂子和小叔的关系,实际上咱俩啥亲戚关系都没有。” 秦俊鸟说:“虽然我跟秦家没有血缘关系,可我是咱妈一手养大的,那我就是咱妈的亲儿子。” 姚核桃说:“你以后能不能别叫我二嫂,我听着别扭,你就叫我核桃吧。” 秦俊鸟说:“我咋能叫你的名字呢,这不是乱了辈分了吗?” 姚核桃说:“啥辈分不辈分的,这都啥年月了,你还讲这个东西,现在这世道有钱就是爷爷,没钱的就是孙子,其他的都是瞎扯。” 秦俊鸟说:“不管啥时候,这辈分还是要讲的,要是谁都没大没小的,那这世界还不乱套了。” 姚核桃这时忽然站起来,把自己的外衣脱掉,用手扇了几下,说:“俊鸟,我热了,你热不热啊?” 秦俊鸟一看姚核桃里面穿的衣服,立刻把头低下来,没好气地说:“我不热。” 原来姚核桃里面穿的是一件几乎透明的白色纱衣,而且姚核桃的里面根本没有穿别的衣服,她那两个圆滚滚的肉峰清晰可见,秦俊鸟心里清楚她是故意穿成这样的。 姚核桃说:“俊鸟,你看这件衣服咋样,他们都说我这件衣服是透明的,穿上了就跟没穿一样,身上有啥东西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你能看清楚我身上的东西吗?” 秦俊鸟没想到姚核桃会说出勾引他的话来,他把脸一沉,说:“二嫂,你跟我咋能说这种话呢,你赶快把衣服穿上,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姚核桃走到秦俊鸟的面前,把胸脯正对着秦俊鸟的眼睛,说:“俊鸟,你好好看看,我身上的东西咋样,有你媳妇的好看吗?” 秦俊鸟急忙把脑袋扭到一边,生气地说:“你这人咋这样?你把我当成啥人了。”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了田黑翠的声音:“俊鸟,你在屋里吗?” 秦俊鸟吓得脸色一变,冲着姚核桃摆了摆手,示意她赶紧穿衣服。 秦俊鸟说:“我在。” 姚核桃一看有人来了,急忙把外衣给穿上了,她刚把衣服穿好,田黑翠就走了进来。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