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相亲 - 山村如此多娇

第9章 相亲

秦俊鸟跟刘镯子钻高粱地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孟水莲的耳朵里,孟水莲心想不能让秦俊鸟这样胡闹下去,他年纪也不小了,该给他找个媳妇了。 于是,孟水莲就托村里的媒婆韩巧嘴在乡里打听谁家没嫁出去的姑娘给秦俊鸟介绍一个,可是女方家一听说是给秦俊鸟介绍对象,都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韩巧嘴正在发愁的时候,一户人家主动找到了她,要把自家的女儿介绍给秦俊鸟。 这户人家就是窑厂村的苏家。苏家的姑娘叫苏秋月,上边有一个哥哥,下边有两个妹妹。 要说苏秋月的长相没得挑,可她已经二十三了还没有嫁出去。 农村人结婚早,别的姑娘在她这个岁数,孩子都生了。而她之所以还没有结婚,是因为她的名声不好。乡里人都传她是个大破鞋,跟多少个男人有过那种事。 农村人封建,要不是家里实在没办法,谁愿意让自己家的儿子娶个破鞋当媳妇。可是苏秋月到底有没有跟男人弄过那事儿,谁也没见过,这样一来就把苏秋月的婚事给耽误了。 苏秋月的哥哥苏秋林一听说韩巧嘴要给秦俊鸟介绍对象,就找到韩巧嘴,想把苏秋月嫁给秦俊鸟,韩巧嘴当即与他一拍即合,把话递给了孟水莲。 孟水莲当即决定让两个人见上一面,孟水莲的老伴死的早,她那两个亲生儿子秦俊山和秦俊河都已经订了婚,家里面为了给两个儿子拿财礼钱几乎都已经一穷二白了,再加上秦俊鸟平时一副傻里傻气的样子,有姑娘愿意嫁给他那真是祖坟上冒了青烟。 孟水莲乐得嘴都合不上了,她急忙来找秦俊鸟,把相亲的事情告诉他。 孟水莲来时,秦俊鸟正在门前洗衣服,孟水莲说:“俊鸟,你进屋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哎,妈。”秦俊鸟放下手里的衣服,跟着孟水莲进了屋。 孟水莲坐到炕上,笑着说:“俊鸟,你也老大不小了,该娶个媳妇了。我托人在窑厂村给你介绍了个姑娘,明天你跟我去相看相看,女方虽然名声不太好,可是咱家没钱,你上边还有两个哥哥,人家能跟你,能给咱生儿育女,咱就烧高香了。可不能挑人家。” 秦俊鸟想了想,点头说:“妈,我听你。” 孟水莲说:“那好,我这就给人家回话,等你把地里的活忙了,咱就跟女方见上一面。要是女方没啥问题的话,等秋底你两个哥哥结完婚,娘就给你操办婚事。” 秦俊鸟乐呵呵地说:“我都听妈你的。” 孟水莲又嘱咐了秦俊鸟几句,就回去跟韩巧嘴商量秦俊鸟和苏秋月见面的事情了。 一听说要给自己娶媳妇,秦俊鸟高兴的一晚上都没睡好。 跟苏秋月见面的事情很快就定了。跟苏秋月见面这天,秦俊鸟早早就起来了,把自己最好的一套衣服找出来穿上,又把头发洗了洗,还跟冯寡妇借了发胶喷在头上。 秦俊鸟收拾完了,孟水莲和韩巧嘴也来了,三个人一起去了窑厂村苏秋月家。 苏秋月家就在村口,院子很大,正房是三间宽敞的大瓦房,院子大门敞开着。 秦俊鸟跟着孟水莲和韩巧嘴进了院子,心里忽然跳的很厉害。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这时笑着迎了出来,把三个人往屋里让:“韩家婶子,你们来了,快进屋。” 韩巧嘴向屋里看了看,笑着说:“来了,秋林,你妹子在家里头了?” 男人说:“在呢,今天给她相亲,她咋能不在。” 这个男人就是苏秋月的哥哥苏秋林。 几个人先后进了堂屋,在进屋之前,苏秋林不动声色地仔细打量了秦俊鸟几眼。 堂屋里对着门口站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一看到这个姑娘秦俊鸟的眼睛就直了。 这个姑娘个子中等,长着一张粉嫩嫩的瓜子脸,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就跟画上的七仙女一样。一对肉峰挺的就跟小山一样,腰细的就像那新发的柳条。这个漂亮的姑娘就是苏秋月。 秦俊鸟直勾勾地看着苏秋月,不由自主的咽了几口口水,心想自己要是能娶上这样漂亮的媳妇就是少活十年都值得。 堂屋里还坐着苏秋月的爹娘,这两个老人都是老实厚道的庄家人,一看到秦俊鸟他们三个人走进来,两个老人先后站了起来。 韩巧嘴给男女双方和两家的老人互相做了介绍,两家老人客套了几句,就去了另一个房间,就把秦俊鸟和苏秋月单独留在了堂屋里,这样安排当然是为了让秦俊鸟和苏秋月能互相了解了解,彼此说说话。 秦俊鸟很想跟苏秋月说些什么,可是心里非常紧张,不停地搓着双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倒是苏秋月先说话了,她问:“听说你今年二十?” 秦俊鸟点点头说:“嗯。” 苏秋月说:“我今年二十三,比你大三岁。” 秦俊鸟笑着说:“我妈说女大三抱金砖,女人大点儿好,懂得疼人。” 苏秋月又问:“那你觉得我怎么样?你想跟我结婚吗?” 秦俊鸟想都没想,就回答说:“想,当然想了。” 苏秋月盯着他的眼睛问:“我可是乡里人都知道的破鞋,你不嫌弃我吗?” 秦俊鸟笑着说:“不嫌弃,我就怕你嫌弃我。” 苏秋月问:“你想跟我结婚,是不是就因为我长得好看?” 秦俊鸟没有回答,而是痴痴地看着苏秋月,他脸上的眼神已经替他回答了苏秋月。 苏秋月说:“你回去准备准备吧,我同意跟你结婚。” “真的?”秦俊鸟简直有点不敢相信,没想到苏秋月这么痛快就答应嫁给他。 苏秋月说:“你回去跟家里人商量一下,挑个好日子,我们们就把婚事办了。” 秦俊鸟激动地说:“中,我回去马上就准备。” 秦俊鸟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娶上一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回到家后高兴的好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 很快两家人就把秦俊鸟和苏秋月的婚事给定了下来。 秦俊鸟要娶苏秋月的事情很快就在乡里传遍了,乡里人都说苏秋月是乡里的头号大破鞋,秦俊鸟娶个破鞋当老婆,他就是乡里第一号的活王八。别人怎么说秦俊鸟根本不在乎,他满心欢喜地等着娶苏秋月过门。 天气很快就转凉了,地里的庄稼也熟了。 秋收完了之后,孟水莲先给大儿子秦俊山办了婚事,没过多久又给二儿子秦俊河办了婚事,孟水莲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因为她怕苏秋月反悔,这样就可以早点给秦俊鸟办婚事,以免夜长梦多。 这天天刚见黑,秦俊鸟正打算烧火做饭,廖小珠和廖大珠一人夹着一个行李卷走了进来。 秦俊鸟看着两个人一副落难的样子,好奇地问:“大珠,小珠你们这是咋了,咋跟要逃荒似地。” 廖小珠说:“俊鸟,我和我姐可能要在你家里住上几天。” 秦俊鸟一听说这姐妹俩要在他家里住,有些为难,要是以前他巴不得两个人能在他家里住,可是现在他已经订了亲,他怕苏秋月知道了会不高兴,万一她一生气提出来要退婚,那他可就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廖大珠见他有些不情愿,可怜巴巴地说:“俊鸟,我们们要不是逼不得已,也不会到你家里来住,昨天有两个坏人摸了进了家里,要不是我和小珠发现的早,我们们就遭殃了,这几天我爸不在家,我们们先在你家里住几晚上,等我爸一回来,我们们就回家去。” 秦俊鸟见两个人挺可怜的,就点头答应了。 自从上次廖金宝被打伤住院以后,廖大珠和廖小珠就不到瓜地看瓜了,秦俊鸟本来以为姐妹两个住在那个四下透风的窝棚里会有危险,没想到这个人住在家里会遇到坏人,看来越是安全的地方越危险,越在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秦俊鸟因为白天干活干的累了,所以他就早早的就睡下了。 睡着之后,秦俊鸟做了梦,在梦里他又梦见石凤凰了,梦见石凤凰跟了城里的一个有钱男人,还跟那个男人生了个孩子,后来他就被尿给憋醒了。 秦俊鸟从炕上爬起来,跑到屋外的狗窝旁撒了一泡尿,这时他忽然听到廖大珠和廖小珠的说话声从离房子不远的仓房里传来。 这个仓房是秦俊鸟前一阵子刚刚盖好的,准备过几天打粮的时候装粮食用的,现在里面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秦俊鸟心想她们两个跑到仓房里去干什么,他好奇地走过去,仓房前后的窗户都被姐妹俩用花布给挡上了,什么也看不见。不过这也难不倒秦俊鸟,仓房的山墙上还有一个换气孔,这个换气孔是为了防止粮食受潮而留的。 秦俊鸟趴在换气孔上往仓房里看。仓房里面亮着灯,只见廖大珠和廖小珠两个人都光着身子,廖大珠拿着一块白手巾在一个洗脸盆里洗了洗,然后拧了几下,把水拧干净后轻轻地在廖小珠白嫩的屁股上擦了起来。 廖小珠说:“姐,这几天爸不在家,我们们连澡都不敢洗,就怕后院的那个蒋光头偷看,身上真是脏死了。” 廖大珠说:“我们们这回搬到俊鸟他家来住,我看他怎么偷看。” 廖小珠说:“你以为搬到俊鸟就没事儿了,你别看俊鸟呆头呆脑的,心里比谁都明白,说不定这会儿他就在外头偷看呢。” 廖大珠笑了几声,说:“放心吧,姐,我们们把窗户都挡严实了,他就算想偷看也看不到啥。”去分享

上一篇   第8章 钻高粱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