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6章 不跟残废计较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76章 不跟残废计较

黄耀兴现在有伤在身,浑身虚弱无力,不要说是身强力壮的秦俊鸟,就是潘桂芳不费多大力气都能把他收拾了,他不敢跟秦俊鸟和潘桂芳硬碰硬,要是惹恼了他们两个人,那他这条小命就彻底玩完了。。:。 黄耀兴明白他要是不想被‘弄’死的话,就得在两个人的面前认怂,要不然非得吃苦头。 黄耀兴这时大嘴一咧,“嗷”的一声哭了起来,就好像死了亲娘一样,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桂芳,我错了,我当初真不该对你和淑静做出那种事情来,我给你赔罪了,看在咱们同学一场的份上,你就放我一马吧。” 秦俊鸟看到黄耀兴这副哭哭啼啼的模样,心里直恶心,心想这个黄耀兴可真会演戏,这眼泪说流就流,就跟自来水一样。 潘桂芳哼了一声,说:“黄耀兴,你现在落到这个地步也算是老天爷对你的报应,“你少在我的面前哭天抹泪的,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黄耀兴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低声下气地说:“桂芳,我知道你恨不得一刀杀了我,可你看我现在都变成这样儿了,你就饶了我吧,你何必跟我一个残废计较呢。” 潘桂芳强忍着一腔怒火,咬牙切齿地说:“黄耀兴,像你这种披着人皮的畜生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吃人饭不拉人屎的东西,我真恨不得一口咬死你。” 黄耀兴用衣袖抹了一下眼泪,哭丧着脸说:“桂芳,我知道我该死,我不是人,我就是个畜生,我变成现在这样儿都是我自作自受。” 黄耀兴说完,抬起手开始不停地‘抽’自己的耳光,不过他根本没用多大力气,只是装装样子罢了,而且他每打一两下就会偷偷看潘桂芳一眼,观察潘桂芳的反应。 秦俊鸟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这个黄耀兴的脸皮真是比城墙还厚,他知道‘女’人都心软,所以装出一副悔过的样子,声泪俱下地演了一出苦‘肉’计,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博得潘桂芳的同情,只要潘桂芳不计较了,那他就算是逃过这一劫了。 秦俊鸟冷声说:“黄耀兴,你别演戏了,你的那点儿心思瞒不过我,今天你的嘴里就是说出‘花’来,我们也不会放过你的,今天咱们就把账算清楚了。” 黄耀兴心虚地说:“桂芳,我没演戏,我刚才说的都是真心话,我是真后悔了,我现在都落到这个地步了,还有必要跟你说假话吗。” 潘桂芳看到黄耀兴伤的这么严重,就算伤好了也成了残废,她早就动了恻隐之心,虽说黄耀兴把她和段淑静的衣服扒光了,可他毕竟没有得手,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要是再闹下去也没啥意思,毕竟这不是啥光彩的事情。 潘桂芳说:“黄耀兴,这笔账我先给你记下了,以后你要是再动啥歪心思,我跟你新账老账一起算。” 黄耀兴听了潘桂芳话如获大赦,乐的嘴都合不上了,他说:“桂芳,你看我都伤成这个样子了,以后我啥都干不了,还能动啥歪心思啊。” 潘桂芳说:“黄耀兴,你最好记住今天你所说的这些话,以后你要是再敢打我和淑静的主意,我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黄耀兴信誓旦旦地说:“桂芳,你就放心吧,我以后肯定不会再干那些事情了,我要是做不到的话,就让狼把我的另一条‘腿’也咬断了。” 潘桂芳这时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俊鸟,咱们走吧。” 说完,潘桂芳就转身走出了病房,秦俊鸟也急忙跟了出去。 秦俊鸟快步走到潘桂芳的身边,说:“桂芳,你咋能就这么轻易放过黄耀兴那个鳖孙呢,咋说你也得揍他一顿,出出心里的恶气,对付黄耀兴这种人,你就不能心慈手软。” 潘桂芳笑了一下,说:“黄耀兴都伤成那样了,我要是再揍他一顿的话,还不得要了他的小命啊,再说了咱们今天来医院也不是找他报仇的,咱们不就是想看看他伤成啥样了吗。”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说:“好吧,听你的,既然你都不恨他了,那我说啥也没用。” 潘桂芳说:“谁我不恨他了,我心里比谁都恨他,可他都成了残废了,咱们何必跟一个残废人过不去呢,再说了要是闹出人命来,咱们就是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秦俊鸟轻叹了一口气,说:“反正不管咋说都是你有理,我说不过你。” 潘桂芳说:“黄耀兴都伤成那样了,这下我也就放心了,以后我就可以踏踏实实地过日子了,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了。” 秦俊鸟说:“那咱们赶紧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五柳,也让她放心。” 潘桂芳说:“咱们好不容易来一趟乡里,咋说也得在这里好好地逛一逛再回去。” 秦俊鸟说:“好啊,一会儿咱们去买点儿吃的东西拿回去,晚上咱们吃点儿好的。” 秦俊鸟和潘桂芳有说有笑地出了医院,走到街上闲逛起来。 现在是早晨八点多,街上的人并不多,街两边的店铺都刚刚开‘门’,还没有多少客人上‘门’。 两个人在走到一家百货商店的斜对面停了下来,潘桂芳向商店的橱窗看去,只见商店的橱窗里摆着几块颜‘色’鲜‘艳’的布料,看样子像是南方产的绸缎。 潘桂芳说:“俊鸟,我想买几块布料回去做被面,家里的被面都是我结婚的时候做的,都好多年了,也该换换了。” 秦俊鸟点头说:“好啊,你想买几块就买几块。” 两个人穿过了马路,来到了百货商店‘门’前的一片空地上。 秦俊鸟这时急忙用手掩住了鼻子,瓮声瓮气地说:“这是什么味儿啊,真是臭死人了。” 原来在离两个人不到两米处的路边有一个半米多深一米见方的水坑,水坑里全都是乌黑的积水,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腥臭味儿,呛的人喘不过气来。 就在这时一辆拉煤的货车快速行驶了过来,由于拉煤的货车车速比较快,等司机发现路边的水坑,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货车的车轱辘正好从水坑里碾过,水坑里的臭水一下子溅出来了一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