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 老天爷开眼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75章 老天爷开眼了

潘桂芳说:“村西的那片林子不算太大,而且经常有村里人去那里砍些树枝拿回家里烧火做饭,那里咋会有狼呢?” 吴嫂说:“听说那个人的身上原来就有伤口,是从伤口里流出来的血把狼引来的,那些狼都是从村西边的红崖山上下来的。,:。” 潘桂芳说:“要说这山里边遇到狼也不是啥新鲜事儿,这狼伤人的事情可就不多见了。” 吴嫂说:“是啊,这狼伤人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说,以后咱们出‘门’可都得小心点儿,尤其是村西的那片林子,能不去就不去,路过那里的时候最好绕着走。” 潘桂芳问:“吴嫂,那个被狼咬伤的人是咱们村里的人吗?” 吴嫂摇摇头,说:“那个人不是咱们村里的人。” 潘桂芳又问:“有人认识那个被狼咬伤的人吗?” 吴嫂说:“没人认识,不过大晚上的他一个人跑到那片林子里去,肯定不是啥好人。” 潘桂芳说:“你说的没错,那个人肯定没安啥好心,幸亏他被狼给咬伤了,要不然谁知道他能干出啥坏事儿来。” 吴嫂这时向院子里看了一眼,说:“桂芳,我刚才看到你家的院子里停了一辆小轿车,那是谁的车啊?” 潘桂芳笑了一下,说:“那是我家亲戚的车。” 吴嫂一脸羡慕地说:“桂芳,你家亲戚肯定非常有钱吧,咱们山里能买得起小轿车的人可不多呦。” 潘桂芳说:“他也不算有钱,就是开了一个小酒厂,日子过得还算凑合。” 潘桂芳和吴嫂扯开了话题,两个人东一句西一句地闲聊了起来,说的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琐事。 潘桂芳出了屋子后,秦俊鸟也悄悄地跟了出来,他一直在不远处偷听两个人的谈话,他猜那个被狼咬伤的人很可能就是黄耀兴,吴嫂说那个人的身上原来就有伤口,这跟黄耀兴的手腕被他用水果刀刺伤的事情非常‘吻’合。 秦俊鸟没有再继续听下去,他这时小心翼翼地回到了屋子里。 秦俊鸟进到屋子里不到五分钟,潘桂芳也从外边回来了。 潘桂芳一进屋就兴冲冲地说:“俊鸟,刚才吴嫂来找我,说昨天晚上村子西边的树林里有人被狼咬伤了,那个人很可能就是黄耀兴那个鳖孙,吴嫂说他差点儿就让狼给咬死了,活该他被狼咬,像他这种人就应该被狼吃了。” 秦俊鸟并没有告诉潘桂芳刚才自己偷听了她和吴嫂的谈话,他装作啥都不知道,问:“你咋知道那个被狼咬的人就是黄耀兴呢?” 潘桂芳笑了笑,说:“我猜的,我听吴嫂说那个人的身上原来就有伤口,是他伤口里流出来的血把狼引来的,我想那个被狼咬伤的人肯定是黄耀兴,他昨天被你刺了一刀,逃跑的时候手腕上的伤口流血不止,他肯定是从我家院子里跑出去后就躲到了村西边的那片林子里,老天有眼,让他遇到了野狼,真是报应啊。” 潘桂芳跟秦俊鸟都想到一起去了,可这都是他们两个人的猜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现在还不能确定那个人到底是不是黄耀兴,毕竟他们两个人谁都没有亲眼见到那个被狼咬伤的人。 秦俊鸟说:“现在还是不高兴的时候,等咱们确定了那个被狼咬伤的人就是黄耀兴,你再高兴也不晚。” 潘桂芳说:“这还不容易吗,咱们今天晚上到医院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秦俊鸟说:“你知道那个人被送到哪个医院吗?” 潘桂芳说:“他肯定被村里人送到乡里的医院了,他的伤那么重,也就乡里的医院能救他的命。” 秦俊鸟说:“乡里的医院远吗?” 潘桂芳说:“‘挺’远的,你要是开小轿车去的话,一去一回得三个多小时呢。”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那还不算太远。” 潘桂芳说:“等明天咱们吃过了早饭就去乡里的医院,我倒要看看黄耀兴这个鳖孙被狼咬成啥样,听说他的一条‘腿’被咬断了,以后可能变成残废了。” 秦俊鸟说:“好啊。” 到了第二天早晨,秦俊鸟和潘桂芳吃完了早饭就去了乡里的医院,两个人并没有告诉燕五柳他们是去医院看黄耀兴的,而是说去医院看潘桂芳的一个亲戚,毕竟他们还不敢确定那个被村里人从林子里救出来的人就是黄耀兴,所以只能先瞒着燕五柳。 等到了乡里的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秦俊鸟跟值班的护士打听了一下,昨天晚上果然有几个村民送来了一个被狼咬伤的人,经过医生的抢救,这个人已经脱离了危险,他就住在202病房。 两个人来到了202病房的‘门’前,病房的‘门’虚掩着,秦俊鸟透过‘门’缝向里边看去,只见病房里有四张病‘床’,只有一张病‘床’上躺着一个人,其余的病‘床’上都空着。 秦俊鸟见里边没有别人,就推‘门’走了进去,潘桂芳也跟在秦俊鸟的身后走进了病房里。 两个人来到了那张有人躺着的病‘床’的旁边,只见躺在‘床’上的这个人的身上缠满了绷带,不过他的脑袋上一点儿伤都没有,只是脸上有几道不重的伤痕。 秦俊鸟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躺在病‘床’的人就是黄耀兴! 潘桂芳惊喜地说:“我猜的一点儿都没错,他就是黄耀兴那个鳖孙。” 秦俊鸟和潘桂芳刚走进来的时候,黄耀兴的双眼是闭着的,当他听到潘桂芳的声音后立刻睁开了眼睛,当他看清楚站在他‘床’边的人是秦俊鸟和潘桂芳,吓得他脸‘色’大变,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秦俊鸟冷笑了两声,说:“没想到这小子还活着,真是命大啊。” 黄耀兴脸惶恐地说:“你们想干啥?” 秦俊鸟得意地说:“我们啥都不想干,听说你被狼给咬伤了,所以来看看你被狼咬成啥样了。” “这里可是医院,你们可别‘乱’来。”黄耀兴说完挣扎了几下,想要坐起身来,可是他的身上全都是伤,身子非常虚弱,他累得龇牙咧嘴的,也没能坐起来。 潘桂芳啐了黄耀兴一口,解气地说:“黄耀兴,你也有今天,真是老天爷开眼了,咋不让狼把你这个祸害给咬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