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 林子里有狼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74章 林子里有狼

秦俊鸟说:“五柳,你和孩子就安心在这里住下吧,我会想办法收拾那个黄耀兴的。” 燕五柳问:“俊鸟,你打算咋收拾那个黄耀兴啊?” 秦俊鸟咬牙切齿地说:“我一刀骟了他,我让他以后再也碰不了‘女’人,让他变成太监。” 燕五柳的脸‘色’一变,说:“俊鸟,你可不能这么做,你要是真一刀把他给骟了,到时候他要是到公安局去告你,你可是要蹲大狱的,你可千万不能有这个念头。” 秦俊鸟皱起眉头说:“那咋办啊?我要是不这么做,那个黄耀兴是不会消停的,留着他‘裤’裆那个东西早晚是个祸害。” 燕五柳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秦俊鸟的脑袋,抿嘴说:“你的脑瓜子平时‘挺’灵通的,你就不会想点儿别的办法吗?这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啊。” 秦俊鸟一筹莫展地说:“我现在也想不出啥好办法来,那个黄耀兴是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我又管不住他的两条‘腿’,他啥时候会再来也不可能事先告诉我,一想到这些,我这脑袋都疼。” 燕五柳想了一下,眼睛一亮,说:“那个黄耀兴白天肯定不敢来,他就是来也是晚上来,咱们只要晚上的时候打起‘精’神来,他就等着倒霉吧。” 秦俊鸟觉得燕五柳说的有道理,点头说:“你说的没错,黄耀兴要是再敢来的话也是晚上来,咱们只要事先做好准备,只要他进到院子里来,就让他有来无回。” 燕五柳一脸兴奋地说:“没错,咱们把坑挖好,等着他来跳。” 秦俊鸟说:“明天我把齐腊月送到我的酒厂去,下午我再回来,只要有我在,像今天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第二次的。” 燕五柳说:“今天的事情可把我吓坏了,幸亏你回来的及时,要不然我和桂芳都得让那个姓黄的鳖孙给祸害了。” 秦俊鸟这时伸手搂住了燕五柳的腰,说:“你放心吧,那个黄耀兴要是再敢‘露’面,我就是不‘弄’死他,也得要他半条命不可。” 燕五柳这时顺势把丰满的身子倒在了秦俊鸟的怀里,伸出左手勾住秦俊鸟的脖子,右手去解秦俊鸟的‘裤’带。 秦俊鸟急忙按住燕五柳的右手,说:“五柳,你干啥?” 燕五柳呼吸有些急促地说:“你说我干啥,我想你了,我想要你。” 秦俊鸟向地窖的上边看了一眼,说:“五柳,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小心让桂芳她们发现了。” 燕五柳说:“我来的时候她们两个人都已经睡着了,要不然我也不敢来地窖里找你。” 燕五柳说完开动手脱衣服,很快她就脱得一丝不挂,然后坐到了‘床’上。 秦俊鸟知道燕五柳的脾气,只要是她想做的事情,别人说啥都没用,只能依着她,这种事情也一样。 秦俊鸟看着燕五柳那白‘花’‘花’的身体,目光落到了她‘胸’前那两个大号的‘肉’球上,秦俊鸟的呼吸开始加快,‘胸’膛高低起伏着,喉结不停地动着。 燕五柳这时把秦俊鸟拉上了‘床’,然后骑在秦俊鸟的身上,右手托着她的一个硕大的‘肉’山送到了秦俊鸟的面前,动作粗鲁地塞进了秦俊鸟的嘴里…… 燕五柳一向都是这样,在被窝里她啥事情都敢做,而且她很懂得调动男人,能让男人很快进入兴奋状态,在的她面前,秦俊鸟只能卖力干活,直到她满意为止。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把齐腊月送到了一分厂,把她的工作和食宿安排好之后,就开着小轿车返回了潘桂芳家,这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秦俊鸟把小轿车开进了潘桂芳家的院子里,然后下车进到了屋子里。 屋里只有潘桂芳一个人在家,她看到秦俊鸟回来了,笑着问:“俊鸟,你中午吃饭了吗?” 秦俊鸟说:“我在厂里的食堂吃过了。” 潘桂芳说:“俊鸟,晚上你想吃点儿啥东西?我给你做。” 秦俊鸟说:“我吃啥都行,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不挑食。” 潘桂芳说:“那好,等一会儿五柳回来了,我就给你做饭。” 秦俊鸟问:“五柳干啥去了啊?” 潘桂芳说:“她去学校接孩子了。” 秦俊鸟说:“桂芳,以后你最好别一个人待在家里,要是五柳出去了,你就去村里找两个人来陪你,你得防着点儿那个黄耀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潘桂芳说:“俊鸟,你不用担心,我家左右的邻居家里都有人,黄耀兴他胆子再大,也不敢大白天跑到我家里来。” 秦俊鸟说:“桂芳,小心没大错,黄耀兴那种人可是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没啥事情是他不敢干的。” 潘桂芳抿嘴一笑,说:“好,我听你的还不成吗,以后我不会一个人待在家里的。” 就在这时,院‘门’口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桂芳,你在家里吗?” 潘桂芳向窗外看去,说:“吴嫂,我在家呢,你有啥事情啊?” 来人正是昨天晚上来潘桂芳看电影的吴嫂,她正站在潘桂芳家的大‘门’口屋子里张望着。 “桂芳,你出来一下,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吴嫂没有进院子,她看到秦俊鸟的小轿车停在院子里,知道潘桂芳家里有客人,所以没有进屋。 潘桂芳看了秦俊鸟一眼,然后快步走出了屋子。 等潘桂芳到了大‘门’口,吴嫂把她拉到了院外的一棵歪脖树下,说:“桂芳,你听说了吗,昨晚有人在村西的那片林子里遇到狼了,听说还不止是一头狼呢,那个人被狼咬了好几口,差点儿就没命了,幸好当时有人在林子外经过,听到那个人的叫声把他给救了,要不然那个人就进了狼的肚子了,不过听说那个人的一条‘腿’被咬断了,以后可就成了残废了。” 潘桂芳有些惊讶地说:“吴嫂,这些事情你都是听谁说的啊?” 吴嫂说:“我是听我家后院张彩云说的,昨天晚上张彩云和她男人去外村买农‘药’,回村路过那片林子的时候正好看到那几个人把一个男人从林子里抬了出来,张彩云的男人还帮忙了呢,听说那个被狼咬的人全身都是血,就剩下一口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