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喝糖水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7章 喝糖水

丁七巧回头看了一眼秦俊鸟,秦俊鸟还在睡着,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似乎毫无意识。 丁七巧开门出了休息室,麻有良正在站门口抽烟,他笑着说:“七巧,你咋进去这么长时间啊,大家都等急了,今天你可是主角,这顿饭要是没有你,我们们可就吃不下去了。” 丁七巧也笑了笑,说:“麻乡长,有你在这主角永远也轮不到别人头上,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 麻有良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丁七巧高耸的胸脯,一脸色相地说:“七巧啊,我听村长说你现在是一个人过日子,身边还带着一个孩子,你就没想过再找一个男人吗?” 丁七巧的眼珠转了一下,她知道麻有良是在故意试探她,她说:“我现在一心都扑在了酒厂的事情上,没心思想别的事情。再说我现在身边没有男人也过得挺好,过几年等孩子大了再说吧。” 麻有良说:“七巧,作为过来人我可要说你几句了,这事业很重要,家庭也很重要,女人就算能力再强毕竟也是女人,总得找个依靠才行,你喜欢啥样的男人,要不我在乡里给你物色一个,保证让你满yi。” 丁七巧笑着说:“谢谢麻乡长的关心,你工作那么忙,这种小事儿就不麻烦你了。” 麻有良刚想张嘴说话,这时村长走过来说:“麻乡长,快吃饭吧,你们有啥话吃完饭说,再不吃,菜就凉了。” 麻有良一看村长来了也就不好再说啥了,背着手挺着腰杆走进了会议室。丁七巧和村长跟在他的身后走了进去。 丁七巧陪着麻有良他们喝到了最后,丁七巧的酒量是这些人最好的,虽然麻有良他们几个也想把她灌醉,可是最后丁七巧没咋样,麻有良他们几个乡干部反倒些喝醉了。 那几个乡干部还好一些,就属麻有良醉得最厉害,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眼睛红红的,舌头也有些不听使唤了,他含混不清地说:“七巧啊,咱们也算是朋友了,以后你要是来乡里可别忘了来看我啊。” 丁七巧说:“麻乡长,你放心,日后我一定去乡里看你。” 麻有良点头说:“你可一定要来啊,你要是不来的话,那你就是瞧不起我……” 麻有良说着身子剧liè地摇晃起来,看样子马上就要倒了,这时那几个乡干部过来架起他东倒西歪的身子,搀扶着他走了。 丁七巧看着麻有良和几个乡干部,脸上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这个麻有良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丁七巧虽然从心里往外讨厌麻有良,可是她又不得不敷衍应付着他。 秦俊鸟还在休息室里睡着,丁七巧没有叫醒他,一个人回家去了。 秦俊鸟睡到天黑才醒来,他醒来后看到窗外是满天的星星,急忙穿鞋下床,向家里走去。 秦俊鸟刚走到家门口,就看到苏秋月和田黑翠正在屋子里说话,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看那样子非常亲近。 秦俊鸟一看是田黑翠来了,快步走进屋子,好奇地问:“黑翠,你咋来了?” 田黑翠笑着说:“我从你家里走了这么长时间,心里怪想你们的,所以来看看你们。” 秦俊鸟又问:“你咋知道我们们搬到这里来的?” 田黑翠说:“我先去了你们原来住的地方,一看那里的大门锁着,就到村子里问了一下村里人,村里人告诉我你家搬到这里来了,我就按照村里人说的找了过来。” 秦俊鸟说:“你吃过饭没有?” 田黑翠说:“我吃过了,刚才秋月嫂子给我做了我最爱吃的面片汤,我吃了好几碗呢。” 秦俊鸟心里知道田黑翠嘴上说是来看他和苏秋月的,实际上她是冲着秦俊鸟来了,田黑翠的心里是咋想的,他非常清楚。 秦俊鸟笑着说:“那你们两个聊吧,我去工地看看。” 田黑翠一听说秦俊鸟要出去,脸色微微地变了一下,不过有苏秋月在身边,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目送着秦俊鸟走出去。 秦俊鸟在工地上转了一圈儿才回家,进到屋里后,苏秋月和田黑翠并不在屋子里,不过秦俊鸟的被已经铺好了。秦俊鸟知道这被是苏秋月给他铺的,苏秋月和田黑翠应该是去隔壁丁七巧家里睡觉去了。 秦俊鸟洗了脚,然后脱了衣服钻到被窝里,秦俊鸟在被窝里躺了一会儿,可是怎么也睡不着,脑子一直在胡思乱想着。 这个时候,忽然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秦俊鸟一翻身坐了起来,问了句:“谁啊?” 门外传来了田黑翠的声音:“俊鸟,我是黑翠,你把门打开,我有话要跟你说。” 秦俊鸟说:“黑翠,我睡了,你有啥话,我们们明天再说吧。” 田黑翠说:“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想跟你说,你快把门打开。” 秦俊鸟不想让田黑翠进屋来,他知道田黑翠的脾气,她可是啥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秦俊鸟要是让他进屋来了,她弄不好连秦俊鸟的被窝都敢钻。 秦俊鸟说:“黑翠,我今天忙了一天,有些困了,你从县城到村里赶了那么长时间的路,也应该累了,回去好好地歇着吧。” 田黑翠有些恼火地说:“俊鸟,我就那么嫌弃我吗?连跟我多说几句话都不愿意。” 秦俊鸟说“黑翠,听话,快回去睡觉吧,要是让秋月她们听到了可咋办啊?” 田黑翠说:“她们都睡着了,我是趁着她们睡着了才来找你的,她们要是不睡的话,我咋敢来找你啊。” 秦俊鸟说:“黑翠,回去睡吧,这三更半夜的不是说话的时候,我实在不好给你开门。” 田黑翠没好气地说:“你要是再不开门的话,我可要踹门了,到时候让你媳妇听到了,对谁都不好。” 秦俊鸟一听田黑翠有些急了,无奈地说:“好吧,我给你开门,不过咱们先说好了,你进屋来只能跟我说话,可不能干别的啥事情。” 田黑翠说:“我进屋当然是跟你说话了,你以为我还能干你干啥,我田黑翠是喜欢你不假,可我还不至于看到你就往你的身上扑,我没那么下贱。” 秦俊鸟只好下炕穿鞋,批了一件外衣,走到门口去给田黑翠开门。 田黑翠气呼呼地走进来,眼睛盯着秦俊鸟,抱怨说:“让你开个门咋就这么难,我有不是贼,你害怕啥呀?” 秦俊鸟笑着说:“黑翠,你别生气,我这不是给你开门了吗。” 田黑翠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她走到屋里说:“俊鸟,我们们这么多日子没见面了,你想我了没有?” 秦俊鸟一听田黑翠的话锋不对,急忙岔开话题说:“黑翠,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嘛,你想说啥就快说吧。” 田黑翠一屁股坐到炕上,双手抱在胸前,瞥了秦俊鸟一眼,咬着嘴唇说:“我现在又不想说了。” 秦俊鸟说:“黑翠,这大晚上的,别耍小孩子脾气了,你想说啥就说吧。说完了就回去睡吧。” 田黑翠说:“那我问你,你在心里到底有没有想过我?” 秦俊鸟说:“黑翠,我心里是咋想的,你应该知道,我这心里边除了我媳妇放不下别人了。” 田黑翠有些失落地说:“我就知道你不会想我,可是我天天都在想你,每天晚上我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你。” 秦俊鸟说:“黑翠,你想干啥呀,你不该想我的。” 田黑翠说:“我就愿意想你,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管不着。”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看着田黑翠,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啥好了,他知道他现在就是说出花来田黑翠也听不进去。 田黑翠这时问:“俊鸟,你渴不渴?” 秦俊鸟说:“我不渴。” 田黑翠说:“我渴了,你给我到一碗热水喝吧?” 秦俊鸟点头说:“你等着,我马上给你倒水去。” 秦俊鸟转身出了屋子,去厨房里给田黑翠倒水,田黑翠趁机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紧紧地攥在手里。 秦俊鸟端着一碗热水走进来,递给田黑翠说:“黑翠,快趁热喝吧。” 田黑翠接过水碗,笑着说:“我爱喝糖水,你家里有白糖没有,给我加点儿白糖。”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有,我给你拿去。” 秦俊鸟走到厨房去找白糖,田黑翠向厨房里看了一眼,急忙把小纸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两粒药片放到了水碗里,田黑翠又把小纸包包好放在了裤兜里,然后她把手指伸到水碗里搅了几下,药片很快就溶在了水里。 秦俊鸟端着一个糖罐子走进来,笑着说:“黑翠,糖在罐子里,你想加多少白糖,自己放。” 田黑翠接过糖罐子,向水碗里加了两羹匙白糖,然后用羹匙搅拌了几下,让白糖完全化开了。 田黑翠端起水碗喝了一大口,咂咂嘴说:“真甜,俊鸟,你也喝一口吧。” 秦俊鸟摆摆手说:“我不渴,你还是自己喝吧。” 田黑翠嘟起嘴,撒娇地说:“不嘛,我就让你喝,你要是不喝,我今晚就不走了。” 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说:“好吧,我喝,我喝还不行吗。” 秦俊鸟从田黑翠的手里接过水碗,无奈地看了田黑翠一眼,低头喝了一口糖水。 田黑翠看秦俊鸟把糖水喝下去了,高兴地说:“俊鸟,这糖水好喝吗?” 秦俊鸟当然不知道田黑翠所说的好喝是什么意思,他放下水碗说:“好喝。” 田黑翠说:“你要是觉得好喝,那就把糖水都喝了吧。” 秦俊鸟说:“我喝一口就够了,剩下的还是留给你喝好了。” 田黑翠说:“我喝饱了,你把剩下的糖水全都喝了,我看着你喝,一滴也不能剩。” 秦俊鸟说:“那好,我喝。” 秦俊鸟把糖水全都喝了,喝完后,他把水碗和糖罐子都拿到了厨房,等他再回来的时候,田黑翠已经脱光了衣服坐在炕上等着他。 秦俊鸟一看田黑翠脱得光溜溜的,急忙转过脸去,说:“黑翠,你这是干啥,快把衣服穿上,可不能这样。” 田黑翠笑了一下,说:“俊鸟,我都把衣服脱了,你也把衣服脱了吧,一会儿咱俩好好地快活一下。” 秦俊鸟说:“黑翠,你可不能乱说,咱俩是不可能的事情。” 田黑翠光着身子走到秦俊鸟的面前,伸手在自己的一个雪白的肉峰上摸了摸,抿嘴说:“你是男人,我是女人,你是干柴,我是烈火,咱俩没啥不可能的。”去分享

上一篇   第86章 谁知女人心

下一篇   第88章 第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