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吃窝边草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66章 吃窝边草

秦俊鸟说:“这事儿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等回去咱们慢慢说。。” 段淑静的男人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正如秦俊鸟说的,这件事儿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的。 这时潘桂芳和段淑静从楼上走了下来。 秦俊鸟借着微弱的光线向两个人看去,她们已经穿好了衣服,只是头发有些凌‘乱’。 段淑静的男人急忙到段淑静的面前,拉起她的手,迫不及待地问:“淑静,你和桂芳咋会跑到黄耀兴的木材加工厂来了?” 段淑静说:“这事儿咱们回家再说。” 段淑静说话的语调很平稳,只是声音有些微微发抖。 段淑静说完快步向小楼‘门’外走去,段淑静的男人见状也急忙跟着走了出去。 秦俊鸟和潘桂芳随后也走出了小楼,四个人没有走大‘门’,从秦俊鸟和段淑静的男人跳进来的地方又翻墙跳了出去。 秦俊鸟开着小轿车回到了段淑静的狗‘肉’馆,段淑静和她的男人先下了车,秦俊鸟这时打开车‘门’刚要下车,潘桂芳一把拉住了他,说:“俊鸟,咱们快点儿回家去吧。” 秦俊鸟看了潘桂芳一眼,他知道潘桂芳的心里是咋想的,她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不想在这里多耽搁。 秦俊鸟点头说:“好吧。” 秦俊鸟开着小轿车回到了潘桂芳家,这一路上潘桂芳一句话都没说,脸‘色’非常难看,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秦俊鸟没有再问在小楼里发生的事情,潘桂芳和段淑静都被扒光了衣服,就算她不说发生了啥事情,秦俊鸟也能猜出**分来。 潘桂芳进了家‘门’,一头就倒在了炕上,胡‘乱’拉过了一条被子盖在了头上。 燕五柳看到潘桂芳这个样子,把秦俊鸟拉到一边,悄悄地问:“俊鸟,桂芳这是咋了?” 秦俊鸟笑着说:“没啥,她就是有些累了。” 燕五柳皱着眉头说:“她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这一回来咋就倒炕上了,她不是说让你陪她去看病吗?是不是她得了啥重病啊?” 秦俊鸟说:“燕五柳,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她的身子骨‘挺’好的,没得啥病。” 燕五柳说:“这身体可是本钱,她没得病就好。” 秦俊鸟打了一个哈欠,说:“我有些困了,我得去睡觉了。” 这天晚上秦俊鸟一个人睡在了西边的这间屋子里,潘桂芳她们三个‘女’人和燕五柳的两个孩子睡在了东边的那间屋子里。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本来打算带着齐腊月回龙王庙村,可他看潘桂芳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劲,怕她会出啥事情,就留了下来。 等吃过了早饭,燕五柳带着两个孩子去学校给孩子办转学的事情了,齐腊月随后就端着洗衣盆去村里的小河边洗衣服去了,家里边这时只剩下了秦俊鸟和潘桂芳两个人。 秦俊鸟走进了潘桂芳的屋子里,他看到潘桂芳正坐在梳妆台前梳头,潘桂芳是个爱干净的‘女’人,她每天都要把头发梳理的一丝不‘乱’。 潘桂芳放下了手里的木梳,说:“俊鸟,你来了,坐吧。” 秦俊鸟说:“桂芳,你还好吧?” 潘桂芳笑了一下,说:“我‘挺’好的,你不用担心。” 秦俊鸟看到出来潘桂芳笑得很勉强,她只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秦俊鸟说:“桂芳,昨天到底是咋回事儿啊?你和段淑静咋会在黄耀兴的木材加工厂里啊?” 潘桂芳愤怒地说:“黄耀兴这个披着人皮的狼,以后要是让我再见到他,我非一刀骟了他不可。” 潘桂芳虽然没有回答秦俊鸟的问题,不过从她的话里秦俊鸟也听出了一些眉目来。 秦俊鸟问:“那个从窗户跳出去的人就是黄耀兴吧?” 潘桂芳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秦俊鸟又问:“那个黄耀兴没得手吧?” 潘桂芳说:“没得手,幸亏你进去的及时,你要是再晚去一会儿的话,我和淑静就让那个畜生给祸害了。” 秦俊鸟气愤地说:“黄耀兴这个王八蛋,你和段淑静可是他的同学,他咋能对你们下手呢,这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他连畜生都不如。” 潘桂芳说:“要说起来这件事情也怪我和淑静,我们不该喝那么多酒,当时我和淑静都有些喝多了,这才让那个黄耀兴有了可乘之机,他把我们两个人灌醉了之后,就把我们两个人的手脚给绑了起来,还把我们的嘴给塞上了,然后他把我们两个人抬上了他的汽车,把我们两个人拉到了他的木材加工厂,幸好当时他也喝了不少酒,他把我们两个人‘弄’到那个二楼的屋子里后酒劲就上来了,他在那个屋子里睡了一觉,等他醒来后就把我和淑静的衣服都给扒掉了,还对我和淑静动手动脚的,就在他要下手的时候你撞开‘门’闯了进去,把他吓得跳窗户逃跑了。” 秦俊鸟说:“你和段淑静没吃亏就好,现在想起来我还真有些后怕,要是我去晚了,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潘桂芳说:“可惜让黄耀兴给跑了,这笔账先给他记着,以后我非跟他好好算算不可。” 秦俊鸟说:“桂芳,我看你以后还是要小心一些为好,黄耀兴这次没得逞,我怕他不会善罢甘休。” 潘桂芳说:“你的意思是说他还会找上‘门’来?” 秦俊鸟说:“这可不好说,像他那种‘色’胆包天的人可是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 潘桂芳想了一下,说:“你说的没错,他敢大白天把我和淑静绑走,没啥事情是他不敢干的。” 秦俊鸟说:“我觉得咱们得想办法教训一下这个黄耀兴,让他以后再也不敢打你和段淑静的主意。” 潘桂芳说:“这个‘混’蛋现在肯定是躲了起来,想找到他可不那么容易。” 秦俊鸟说:“他不是开了一个木材加工厂吗,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有办法找到他。” 潘桂芳说:“你有啥办法啊?” 秦俊鸟说:“这个你就别管了,我保证帮你把这个狗日的给找出来,替你和段淑静出这口恶气,让他以后再也不敢对你和段淑静动那种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