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 三个人都不见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64章 三个人都不见了

很快燕五柳就一丝不挂了,秦俊鸟把她压在身下,卖力地‘操’作了起来。:。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两个人就完事了,要是在平时两个人非得折腾上两个小时才肯罢手,可今天情况特殊,两个人只能匆忙收场。 秦俊鸟这时坐起身来,他拿起衣服一边往身上套一边说:“五柳,咱们快上去吧,齐腊月就要回来了。” 燕五柳皱着眉头,有些不太情愿地说:“好吧。” 燕五柳虽然有些意犹未尽,可眼看着齐腊月就要回来了,她也只好作罢。 两个人刚穿好衣服从地窖里钻出来,齐腊月带着燕五柳的两个孩子就回来了,齐腊月要是再早回来两分钟,就能撞见秦俊鸟和燕五柳从地窖里出来。 齐腊月买了不少东西,有生活用品,也有吃的东西,她还给燕五柳的两个孩子买了不少的零食。 燕五柳说:“妹子,你咋给孩子买这么多零食呢,这得‘花’多少钱啊,你挣钱也不容易,‘花’这些冤枉钱干啥呀。” 齐腊月笑着说:“大姐,买这些零食‘花’不了几个钱,再说我今天刚来,给孩子们买点儿好吃的东西也是应该的。” 燕五柳说:“妹子,你太客气了,平时我都没给这两个孩子买过这么多好吃的东西,真是让你破费了。” 齐腊月笑了一下,说:“大姐,你跟我就别这么见外了,我不过就是给孩子们买了点儿吃的东西,又没买啥好东西。” 秦俊鸟这时向窗外看了一眼,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说:“时候不早了,我得去接桂芳了。” 燕五柳说:“俊鸟,你吃了晚饭再去接桂芳吧,我这就去做饭。” 秦俊鸟说:“这晚饭我就不吃了,我得走了。” 秦俊鸟开着小轿车出了村子,一路直奔段淑静的狗‘肉’馆而去。 等到了段淑静的狗‘肉’馆,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秦俊鸟把小轿车停在了狗‘肉’馆的‘门’口,他从车上下来,看到狗‘肉’馆里亮着灯,心想潘桂芳肯定还在跟那个黄耀兴喝酒。 秦俊鸟推开‘门’走进了狗‘肉’馆里,让他意外的是潘桂芳没有在狗‘肉’馆里喝酒,不仅她不在,那个黄耀兴也不在,段淑静竟然也不在,狗‘肉’馆里只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男人的个子‘挺’高,长得浓眉大眼的,只是脸‘色’带着焦急的神‘色’,好像遇到了啥棘手的事情。 男人看到秦俊鸟走进来,勉强笑了一下,说:“对不住,这位小兄弟,这狗‘肉’馆要关‘门’了,你要是想吃狗‘肉’的话,明天再来吧。” 秦俊鸟说:“我不是来吃狗‘肉’的,我是来接人的。” 男人愣了一下,问:“你来接谁啊?” 秦俊鸟说:“我来接潘桂芳。” 男人说:“潘桂芳?你跟潘桂芳是啥关系啊?” 男人问话的口气就像是在审问犯人一样,这让秦俊鸟的心里感到非常不舒服。 秦俊鸟迟疑了一下,顺嘴编了一个瞎话说:“我是她表弟。” 男人打量了秦俊鸟几眼,问:“你咋知道潘桂芳在这里啊?” 秦俊鸟说:“我跟她一起来的,后来我要送一个人就离开了这里,我跟她说好了天黑的时候来接她。” 男人的眼睛登时睁大了,说:“这么说你来的时候我媳‘妇’段淑静还在店里。” 秦俊鸟说:“她当然在店里。” 其实秦俊鸟一看这个男人就猜到他是段淑静的丈夫,他的年纪跟段淑静差不多,模样虽说不太出众,可跟段淑静还算般配。 男人说:“我是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来的,我来的时候看到店‘门’开着,店里一个人都没有,潘桂芳不在店里,我媳‘妇’段淑静也不在店里,我在这周围找了好几遍也没找到我媳‘妇’。” 秦俊鸟有些吃惊地说:“你说潘桂芳和你媳‘妇’都找不到了。” 男人点了点头,说:“没错,我都找了一个多小时了,连我媳‘妇’的人影都没瞧见,我刚才回村里找了几个亲戚,让他们帮忙去找,他们让我在这里一边看店一边等他们的消息。” 秦俊鸟说:“那你看到那个黄耀兴了吗?我走的时候他正跟潘桂芳在一起喝酒。” 男人的脸‘色’一变,说:“你说的黄耀兴就是我媳‘妇’的那个老同学吧?” 秦俊鸟说:“就是他,我走的时候他也在店里。” 男人摇了摇头,说:“我没看见他。” 秦俊鸟这下傻眼了,潘桂芳到底去啥地方了呢?她跟秦俊鸟说好了等秦俊鸟晚上来接她,她咋不在狗‘肉’馆里等着呢? 秦俊鸟想了一下,他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潘桂芳和段淑静咋会都不见了呢,他走的时候那个黄耀兴和她们两个人喝得酒酣耳热的,可等他回来就一个人都找不到了,黄耀兴八成跟这件事情有关系,他想到这里,说:“你知道那个黄耀兴的家在啥地方吗?” 男人说:“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住在哪个村子,咱们到了村里可以打听。” 秦俊鸟说:“好,你把店‘门’关了,咱们去找那个黄耀兴。” 男人说:“小兄弟,你跟我想到一起去了,那个黄耀兴以前隔三差五就到这店里来,而且跟我媳‘妇’有说有笑的,看我媳‘妇’的眼神就跟那狼见到‘肉’一样,我当时就觉得那小子没安啥好心,现在我媳‘妇’不见了,肯定是这小子搞的鬼。” 秦俊鸟说:“咱们得尽快赶到黄耀兴家去,有啥话咱们路上说。” 秦俊鸟开着小轿车,和段淑静的男人一起去了黄耀兴家。 到了黄耀兴住的村子,两个人很快就打听到了黄耀兴家的具体位置,等到两个人到了黄耀兴家的大‘门’前,他们看到大‘门’上了锁,黄耀兴家里根本没人。 段淑静的男人说:“黄耀兴不在家里,咱们去村里打听一下黄耀兴去了啥地方。”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黄耀兴不是开了一个木材加工厂吗,咱们去他的木材加工厂。” 段淑静的男人说:“好,我知道那个木材加工厂在啥地方,我带你去。” 黄耀兴的木材加工厂并不在他住的村里,而是在离他家十里地远的一个小村子的村口,这个小村子就在公路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