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 床比炕软和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63章 床比炕软和

秦俊鸟的话音刚落,燕五柳端着一盘瓜子走了进来,她笑着说:“妹子,这瓜子可香了,你尝尝。” 齐腊月从盘子里抓起一把瓜子,抿嘴说:“大姐,那我就不客气了。” 燕五柳说:“妹子,我那屋里还有榛子,我这就给你拿去。” 齐腊月急忙拉住燕五柳,说:“大姐,不用了,这些瓜子就够了。” 燕五柳说:“妹子,水烧热了,我这就去给你倒水。” 齐腊月说:“大姐,我不渴,我想问一下,这村里有商店吗?我想买些生活用的东西。” 燕五柳说:“有啊,这村里有一个小食杂店,不过那个小食杂店的东西不太全,你要是有啥东西在那里买不到的话,就到东边的那个村子去买,那个村子的食杂店比较大,东西也比较全,我刚从那里回来没多长时间,这瓜子就是在那里买的。” 齐腊月点头说:“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燕五柳说:“我让我的两个孩子带你去吧,这村里的食杂店和东边村子的那个食杂店他们都去过,我怕你一个人去会走冤枉路。” 齐腊月说:“好啊。” 齐腊月带着燕五柳的两个孩子去村里的食杂店了,屋子里只剩下了秦俊鸟和燕五柳两个人。 燕五柳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俊鸟,正好这里就咱们两个人,我带你去个地方。” 秦俊鸟说:“你要带我去啥地方啊?” 燕五柳说:“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燕五柳说完拉着秦俊鸟来到了房子的后‘门’,她把后‘门’打开,跟秦俊鸟一起进到房子后边的仓房里。 这个时候秦俊鸟已经知道燕五柳要带他去啥地方了,仓房的下边有一个地窖,她肯定发现地窖了。 燕五柳走到地窖入口的旁边,用手指了指盖在地窖入口上边的盖子,说:“你知道这盖子下边是啥地方吗?” 对于秦俊鸟来说这个地窖根本不是啥新鲜事儿,当初这个地窖就是他帮潘桂芳挖的,他说:“我知道,这盖子下边是地窖的入口。” 燕五柳有些意外地说:“这么说你早就知道这里有个地窖。” 秦俊鸟点点头,问:“你是咋知道这里有个地窖的?” 燕五柳说:“你们走后,我想把我住的那个屋子好好地打扫一下,我发现屋子的前窗户坏了,想找东西把窗户修理一下,所以就进到仓房里看看有没有锤子和钉子,无意中发现这里竟然有个地窖。” 秦俊鸟说:“这么说你进到过地窖里边了?” 燕五柳点头说:“是啊,没想到这地窖里‘挺’干净的,而且有电灯还有‘床’,看样子潘桂芳经常去地窖里。” 秦俊鸟有些生气地说:“五柳,这里是桂芳家,你没经过她的允许咋能进到地窖里去呢。” 燕五柳说:“反正桂芳现在也不在家,这件事情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她是不会知道的。” 秦俊鸟说:“五柳,以后你可不能在她的家里‘乱’翻了,这样不好,要换做是你,你也不愿意别人在你的家里‘乱’翻吧。” 燕五柳有些不耐烦地说:“我知道了,你就别啰嗦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秦俊鸟说:“五柳,我这也是为了你好,要是潘桂芳知道你进到地窖里边了,她肯定会生气的,到时候你在这里可就住不下去了。” 燕五柳说:“俊鸟,咱们进地窖里去坐坐吧。” 秦俊鸟说:“去那里干啥啊?这地窖又不是啥好地方,咱们还是去屋里坐吧。” 燕五柳说:“我觉得这个地窖‘挺’好的,那里边宽敞不说,而且还隔音,在那里边干啥外边的人都不知道。” 秦俊鸟说:“你不是已经进去过了吗,还进去干啥啊?” 燕五柳笑了一下,说:“我那是一个人进去的,我现在想跟你一起进去。” 燕五柳说完弯下腰把地窖的盖子掀开,小心翼翼地钻进了地窖里。秦俊鸟看到燕五柳进到了地窖里,只要也跟着钻进了地窖里。 等到秦俊鸟进到了地窖里,燕五柳已经把电灯拉亮了。 燕五柳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屁股在‘床’上颠了颠,笑着说:“俊鸟,这个‘床’可真舒服,比那**的火炕可软和多了。” 秦俊鸟说:“五柳,咱们还是上去吧,齐腊月一会儿就回来了。” 燕五柳说:“她一时半会不会回来的,她肯定是去了东边的那个村子买东西了,最快也得半个小时以后才能回来。” 秦俊鸟说:“这地窖里太‘潮’湿了,还有一股子霉味,咱们待一会儿就成,还是尽快上去吧。” 燕五柳说:“俊鸟,你跟那个潘桂芳在这‘床’上睡过没有啊?” 秦俊鸟有些不高兴地说:“你胡说啥呢,你这个人就爱胡思‘乱’想。” 燕五柳说:“你就嘴硬吧,等哪天我把你和那个潘桂芳堵在这地窖里了,你就没话可说了。” 秦俊鸟说:“五柳,你能不能别把我总和潘桂芳往一起扯啊,以后别再说这种话了,我不想听。” 燕五柳说:“好,我听你的,以后我不把你和潘桂芳往一起扯了,这回行了吧。” 秦俊鸟说:“你可得说话算数,尤其是在齐腊月的面前,你可得管好自己这张嘴。” 燕五柳说:“俊鸟,我想尝尝在这‘床’上‘弄’那种事情是啥滋味,这里可是‘弄’那种事情的好地方,在这里可以放心大胆地施展,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别人听到。” 秦俊鸟说:“这可不成,齐腊月和你的两个孩子一会儿就回来了。” 燕五柳这时把秦俊鸟硬拉到‘床’上,娇声说:“来嘛,俊鸟,快上来。” 秦俊鸟看到燕五柳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她那丰满的‘胸’脯也在剧烈地起伏着,他知道燕五柳有了这种反应,要是不把她‘弄’舒坦了,她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秦俊鸟这时把伸手伸进了燕五柳的衣服里,在她那高耸的‘胸’脯上‘摸’了起来。 燕五柳的双眼微闭着,嘴里发出一阵呻‘吟’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秦俊鸟慢慢地把燕五柳的衣扣一个一个地解开,然后将她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扒掉。

上一篇   第862章 心明眼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