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谁知女人心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6章 谁知女人心

秦俊鸟也不客气,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丁七巧一看秦俊鸟来了,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感激地冲着他笑了一下。 秦俊鸟不请自来让麻有良有些不高兴,可是他又不好说出来,他说:“现在是吃饭时间,大家放开些,不要太拘束,不过我要提醒大家一点,我这个人有个习惯,那就是在饭桌上不谈公事。” 村长笑着说:“麻乡长,你放心,我们们知道规矩,你好不容易来我们们村里吃顿饭,我们们不会拿来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烦你呢。” 麻乡长满yi地点点头,举起酒杯说:“这我就放心了,来,大家举杯,我们们先干一杯。” 其余的人急忙举杯跟麻乡长碰了一下杯,各自把酒杯里的酒给喝光了。 这些人中就属麻乡长的官最大,所以谁也不敢得罪他,他说的话大家只能照办。麻乡长这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他笑着对丁七巧说:“七巧,我能不能单独跟你喝一杯啊?” 丁七巧也端起酒杯,笑着说:“当然能了,跟麻乡长你喝酒是我的荣幸,我先干为敬。” 丁七巧一扬脖就把酒给喝了,喝完后,麻乡长说:“好,痛快,不愧是开酒厂的,果然是好酒量。” 丁七巧把杯子放下,说:“麻乡长,我喝完了,该轮到你喝了。” 麻有良盯着丁七巧的脸蛋,咽了几口唾沫,说:“我喝,我堂堂一个乡之长,说话肯定算数。” 麻有良端起酒杯一口就把酒杯里的酒全喝了,喝完后,他还把空杯子在丁七巧的眼前晃了晃,说:“咋样,七巧,我没赖账吧。” 丁七巧笑着说:“麻乡长,你的酒量也不错啊,真是让人佩服啊。” 麻有良说:“哪里,哪里,你过奖了,我这点儿酒量很一般,在你面前献丑了。” 丁七巧说:“麻乡长,你太谦虚了,你的酒量我一看就知道,绝对是海量。” 麻有良哈哈一笑,说:“啥海量不海量的,我这个人别的毛病没有,平时就是喜欢喝两口,让你见笑了。” 麻有良跟丁七巧边说笑边喝着酒,秦俊鸟也在一旁看着,想看看麻有良到底打啥主意。 麻有良这时无意中扫了秦俊鸟一眼,看他不吃不喝,一脸警惕地盯着自己,心中有些不快,他冲着身边的一个乡干部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又向秦俊鸟怒了努嘴, 乡干部马上明白了麻有良的意思。 乡干部站起身来,端起酒杯,笑着说:“来,秦大企业家,我敬你一杯,你这么年轻就能开这么大一个酒厂,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我打从心眼里佩服你,这杯酒无论如何你都要喝了。” 秦俊鸟只好端起酒杯,有些不情愿地说:“好,这杯酒我喝。” 秦俊鸟跟乡干部碰了杯后把酒喝下去了,可是他刚喝完,另外一个乡干部又站了起来,举起酒杯说:“秦大企业家,我也敬你一杯,这杯酒你可一定要喝,我们们乡里出了你这么一个民营企业家,我们们这些乡里的干部也跟着脸上有光啊。” 秦俊鸟虽然不想喝,可是又不好推辞,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跟乡干部把酒喝了。 几个乡干部开始轮番地给秦俊鸟敬酒,秦俊鸟看得出来这些人是想把他灌醉了,他知道这都是麻有良的意思,这个麻有良早就看自己不顺眼了。与其让他们把自己给灌醉了,还不如他先把麻有良灌醉了。想到这里,秦俊鸟站起身来,端着酒杯对麻有良说:“麻乡长,等到我们们的酒厂生产以后,很多地方还得你麻乡长多照应,我在这里先敬你一杯,略表一下我的心意。” 麻有良没有站起来,坐着跟秦俊鸟碰了一下杯,说:“这个好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我自然会关照的。” 两个人碰了一下杯,把酒喝了下去。接下来秦俊鸟不停地向麻有良敬酒,弄得麻有良非常恼火,在座的人都看出了秦俊鸟的用意,麻有良也当然心知肚明,可是碍于他是乡长的身份又不好发作,只好强忍着怒火应付着秦俊鸟。 很快秦俊鸟就喝不下去了,站在那里摇摇晃晃的,一双眼睛也有些睁不开了,他的酒量还赶不上麻有良的一半好,他原本是打算把麻有良给灌趴下了,没想到自己先不行了。 丁七巧一看秦俊鸟喝多了,站起身来,笑着说:“麻乡长,俊鸟喝多了,我先把他送回家去,等我回来我们们再继续喝。” 麻有良说:“七巧,这种事情咋好让你一个女人来做呢,让他们干就行了。” 丁七巧说:“还是我来吧,这种伺候人的事情还是我们们女人干得来。” 麻有良说:“我看这会议室的隔壁就有一个房间,你把他送到隔壁去,让他先睡一会儿,我们们喝我们们的。” 丁七巧点头说:“好吧,我听麻乡长的。” 丁七巧把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架起着他的身子,在村长的帮助下出了会议室,隔壁的房间是一个休息室,休息室里有一张单人床。 丁七巧和村长把秦俊鸟扶到单人床上躺下,秦俊鸟这时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他一把抓住丁七巧的手,含混不清地说:“麻乡长,我们们再喝一杯,最后一杯。” 村长看着秦俊鸟的醉态,摇了摇头,叹口气说:“七巧,这里就交给你了,这个俊鸟,明知道自己的酒量不行,还偏偏要跟人家麻乡长喝,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丁七巧说:“村长,你去陪麻乡长他们吧,这里留我一个人就行。” 村长又看了秦俊鸟几眼,背着手出了休息室。 丁七巧把秦俊鸟抓住她胳膊的那只手拿开,然后拿起床上的被子给秦俊鸟盖上,这时秦俊鸟忽然从床上坐起来,光着脚走下床,眯缝着眼睛走到墙角处。 丁七巧见状,好奇地问:“俊鸟,你咋起来了,你喝多了,还是躺一会儿吧。” 墙角处有一个请瓷花瓶,秦俊鸟走到花瓶前停了下来,伸手解开裤带掏出下身的东西对着花瓶的瓶口就撒了一泡尿。 丁七巧一看秦俊鸟竟然当着她的面撒尿,又羞又臊,急忙伸手捂住了眼睛,没好气地说:“俊鸟,你咋能这样啊,你把我当成啥了,以前我还以为你是个老实人,没想到你也不是啥好东西。” 秦俊鸟似乎没有听到丁七巧说的话,他撒完尿后,把裤子一提,也不系裤带,又走回床前躺下。 丁七巧这时才知道秦俊鸟不是故意要在她的面前耍流氓的,他是喝醉了,一时尿急,把花瓶当成了尿桶,他撒尿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丁七巧就在他的身边看着。如果他的脑子还清醒的话,他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的。 秦俊鸟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裤子掉在了裤腰下边,里面的花裤衩露在了外边大半,双腿间的那个东西把裤衩顶起了一个包。 丁七巧的眼光落在了裤衩被顶起的那个包上,她的一下子就涨红了,心跳也跟着加快起来。 丁七巧走到秦俊鸟的身边,拿起被子想把秦俊鸟的下身给盖上,这时秦俊鸟忽然伸手在那个包上轻轻地挠了几下,丁七巧被刺激得呼吸一下子就变得急促起来。 丁七巧又把被子放下了,自从她生完孩子以后一直都没有碰过男人,虽然每天她都忙着带孩子,可是一到了晚上孩子入睡之后,她就会感到一种深深的孤独和寂寞,她多么希望能有个男人在这个时候给她以慰藉。 丁七巧看着秦俊鸟的下身,畏畏缩缩地伸出手去在那个包上轻轻碰了一下,她的手就像触电了一样立即又缩了回来。 丁七巧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感觉自己的脸就像开水一样滚烫,她看着秦俊鸟的脸,还有他那宽厚的胸膛,心里头就跟有虫子在乱爬一样。 丁七巧定了定心神,伸手在秦俊鸟的肩膀上推了一下,说:“俊鸟,你醒一醒,你看看我,我是七巧啊。” 秦俊鸟只是微微地翻了一下身,没有应声。 丁七巧脱鞋上了床,把身子压在秦俊鸟的身上,双手在秦俊鸟的身上摸了起来。 秦俊鸟被她摸得身子动了几下,嘴里含糊地说了句:“秋月,秋月,我想要你。” 看来秦俊鸟把她当成了苏秋月,丁七巧低下头,把嘴贴在秦俊鸟的嘴上亲了起来。 丁七巧在秦俊鸟的嘴上亲了一会儿,这时秦俊鸟的脑袋扭动了几下,似乎是在下意识地躲闪她的嘴。 丁七巧抓住秦俊鸟的手,然后牵引着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抚摸了起来,丁七巧轻咬着自己的嘴唇,身子轻轻地抖动着,闭着眼睛享受着秦俊鸟的手给她带来的奇妙感觉。 丁七巧又把手伸进了秦俊鸟的裤衩里,握住他那个东西抚弄了起来,很快她就感觉到秦俊鸟的身体已经有了很大的反应。 就在这时,麻有良在休息室外敲门说:“七巧,你快一点儿,大家都在等着你喝酒呢。” 丁七巧急忙从秦俊鸟的身上下来,把他的裤衩拉上,又把被子给他盖好。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说:“麻乡长,我马上就来。”去分享

上一篇   第85章 乡长来了

下一篇   第87章 喝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