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躲在矿山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59章 躲在矿山

女人这时放声大叫:“来人啊,救命啊,抓流氓啊,有人耍流氓。” 男人猖狂地说:“你叫啊,拼命地叫啊,我就喜欢听你叫,这样才有意思。” 男人说完发出一阵得意忘形的笑声,把树上的树叶震得簌簌作响。 女人破口大骂:“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你不得好死,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男人说:“你没听人说吗,这好人不长命坏蛋活千年,这坏事做的越多的人活的越长久,所以我一定要多干点儿坏事儿,这样才能长命百岁。” 女人尖叫着:“你别摸我,你这个畜生,啊!救命啊!” 秦俊鸟心急火燎地冲进了树林里,他看到那个男人正在抱着那个女人,一双手在女人的身上乱摸,女人正在拼命地挣扎反抗,不过女人的力气没有男人大,她已经落了下风,眼看着就要被男人制服了。幸好秦俊鸟及时赶到了,他要是再晚来一会儿,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秦俊鸟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根鸭蛋粗的树枝,然后用力地挥舞了几下,大声地说:“把她放开,你这个鳖孙,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大白天的就敢干这种缺德的事情,今天我让你断子绝孙,以后再也碰不了女人。” 秦俊鸟说完挥动着树枝向男人冲了过来,摆出一副要杀人的架势。 男人原以为这树林远离村屯,外人是不会到这里来的,他可以为所欲为,根本没想到秦俊鸟会在这个时候冲进树林里,他吓得脸色煞白,两条腿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他干的毕竟不是啥光彩的事情,做贼难免心虚,他急忙放开了女人,一转身向树林深处飞奔而去。 秦俊鸟看到男人跑得比兔子还快,放手里的树枝扔掉,怒冲冲地骂了一句:“算你跑得快,不然老子非阉了你这个鳖孙不可。” 从秦俊鸟突然冲进树林到那个男人被秦俊鸟吓跑,整个过程只发生在短短几十秒内,女人还没反应过来,那个想要欺负她的男人就已经跑没影了。 女人把双手护在胸前,身子还在微微颤抖,她用警惕的目光看着秦俊鸟,神色紧张,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 女人的目光这时落到了秦俊鸟的脸上,她盯着秦俊鸟看了足足能有一分钟,惊喜地说:“是你,秦俊鸟。” 秦俊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认识他,他仔细打量了女人几眼,很快便认出了女人,他非常意外地说:“是你,齐腊月。” 这个女人就是秦俊鸟曾经帮过的齐腊月,不过这已经是两年多以前的事情了,要不是今天见到齐腊月,他早就把齐腊月的事情给忘到脑后了。 齐腊月这时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她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地说:“幸亏你刚才冲了进来把那个畜生给吓跑了,要不然后果会咋样我都不敢想。” 秦俊鸟好奇问:“你咋会在这里啊?” 齐腊月说:“前边有一个矿山,我就在那个矿山上班,平时就是给矿山的工人们做菜做饭,昨天矿山发了工资,我想把钱存到乡里的信用社去,可没想到这走到半路上就遇到了坏人,今天多亏你了,我又欠你一个人情。” 秦俊鸟笑着说:“啥人情不人情的,就是换了别人我也会这么做的,不过你以后可不能一个人走山路了,这山里边可不比城里,很多地方十里八里都没有一户人家,要是遇到了坏人那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齐腊月说:“其实我这也是第一次一个人走山路,我以前都是跟春英姐一起去乡里存钱,可前几天春英姐的孩子病了,她去医院照看孩子了,所以我今天才一个人去乡里,经过了这次的事情,下次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一个人走山路了。” 秦俊鸟说:“你为啥非要急着今天存钱啊,等那个春英姐回来,你再跟她去存好了。” 齐腊月说:“你不知道,在款上干活的那些男人都爱赌钱,有的人把钱输光了,没钱翻本就偷别人的钱,我第一个月开的工资就被人给偷了,从那以后我不敢在身上多放钱,只要开了工资,我就把钱存到乡里,身上只留一些很少的零花钱,就算丢了也不心疼。” 秦俊鸟说:“原来是这样啊,既然那个矿山的人手脚不干净,你为啥还要在那里上班啊,我看你还是换个地方吧。” 齐腊月说:“我也不想在矿山工作,那些在矿山干活的男人不仅爱赌钱,还爱喝酒,喝了酒之后就爱动手动脚的,我在那里受了不少窝囊气,可我也是没办法,你也是知道公安局的人现在正在到处抓我,我不敢到城里去找工作,所以只能到这偏僻的山里找口饭吃,矿山上包吃包住,我每个月挣的工资都存起来了,对于我来说这矿山虽然不好可也不太坏。” 秦俊鸟说:“可你不能总在矿山那种地方待着啊,那些在矿山上干活的男人有很多都是干了坏事儿,在外边待不下去了,才跑到山里来的,那些人里边坏人可不少,你一个大姑娘整天在那些人眼前晃来晃去的,太不安全了。” 齐腊月说:“我有一个老乡在矿山上是个头头,他挺照顾我的,那些矿山上的男人平时虽然爱跟我说些不三不四的话,有时还毛手毛脚的,可他们不敢太过分,他们都知道我有那个当头头的老乡给撑腰。” 秦俊鸟说:“我劝你还是别在那个矿山干了,就算有那个老乡照顾你,可那矿山也不是女人待的地方,要不这样吧,我给你找个地方,保证有你吃有你住还能挣钱。” 齐腊月笑着说:“你要给我找啥地方啊?我可是啥都不会,而且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 秦俊鸟说:“要不你去我的酒厂吧,你啥都不会也没关系,到了酒厂里你可以学啊。” 齐腊月摇了摇头,说:“算了,我还是不去了,我已经欠你两次人情了,我可不想再欠你的人情了。”

上一篇   第858章 身在险境

下一篇   第860章 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