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太不公平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54章 太不公平

可正是王雨来的私心让燕五柳得以保持住了她那傲人的双峰,这也算是歪打正着吧。() 燕五柳和王雨来刚结婚的那几年,两个人的感情还是非常好的,王雨来人长得还不错,也算是一表人才,而且脑子活嘴巴甜,会讨燕五柳的欢心,两个人如胶似漆的,整天腻在一起,日子过得非常甜蜜。 后来天长日久,每天都重复着柴米油盐酱醋茶七件事,渐渐地两个人没有了新婚时候的新鲜感。生活归于平淡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也开始慢慢疏离,王雨来对燕五柳的身体也渐渐地失去了兴趣,两个人同房的次数也在减少,一开始是一次,后来是一个月一次,再后来王雨来当上了村里的会计,经常往乡里跑,说是去乡里开会,有时候还夜不归宿,两个人同房的次数就更少了。 燕五柳一开始还真以为王雨来是到乡里开会去了,后来她起了疑心,按理说王雨来只是村里的会计,村里还有村支书和村主任,开会这种事情咋会轮到他一个会计去呢,就算村支书和村主任有时候抽不开身,让他去乡里顶替一下,那也是偶尔几次,不可能每次都让他去,燕五柳觉得王雨来肯定跟她撒谎了,他去乡里肯定还有别的目的,后来有些风言风语传到了她的耳朵里,说王雨来跟他的一个中学时候的女同学好上了,开始的时候燕五柳并不相信这些传言,虽然她和王雨来没有了以前那种激情,也不天天都黏在一起了,可两个人的感情还不错,更何况他们还有两个孩子,王雨来对这个家一直都很负责任,她觉得王雨来是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的,可她错了,她听到的不是传言,王雨来的确是跟他的中学同学马晓娥好上了,她亲眼看到了王雨来和那个马晓娥在一起亲昵的样子。 燕五柳万万没想到王雨来有一天会背叛她,她把一切都给了王雨来,为他生儿育女,为他操持家务,原以为能和他白头偕老,可谁知道她真心的付出换来的却是王雨来的背叛和打骂,这件事情对燕五柳的打击很大,令她痛苦不堪,她的心已经伤透了。 秦俊鸟知道燕五柳的心里还是放不下王雨来,她之所会变成现在这样,是因为她爱王雨来爱的太深了,所以恨的也深,恨会使一个人变得疯狂,燕五柳为了报复王雨来,早已经失去了理智,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女人一旦什么都不在乎了,那可是非常可怕的,因为她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燕五柳闭着双眼,身子微微地颤动着,嘴里不时地发出快乐的呻吟声。 秦俊鸟这时把手慢慢地移到了燕五柳的小腹,接着移到了肚脐下边,接下来是双腿间…… 燕五柳仰面躺了下来,娇喘着说:“俊鸟,快来吧,我想要。” 秦俊鸟脱光了自己身上剩下的衣服,把燕五柳压在了身下,很快两个人就进入了状态。 燕五柳很投入,变换着各种姿势,她在这方面很在行,毕竟是生过两个孩子的女人,她知道怎样能让男人快活,也让自己舒坦。 秦俊鸟年轻,而且身体强壮,非常有耐力,这让燕五柳感到非常满足,这几年来她一直都过着跟守活寡差不多的日子,晚上跟王雨来亲热的次数很少,即便是她耐不住了,主动要求亲热,王雨来也不用心,每次都是草草了事,不能让她尽兴,而她在秦俊鸟的身上却能得到在王雨来身上得不到的快乐,这也是她离不开秦俊鸟的一个重要原因,她跟秦俊鸟在一起,不仅可以报复王雨来,还可以从秦俊鸟的身上得到久违了的欢乐,这也算是一举两得吧。 在跟燕五柳在一起的时候,秦俊鸟有时会想到孟玉双,她和燕五柳都比秦俊鸟大了十多岁,可她们的性格却截然不同。两个人在**需求这方面都很强烈,燕五柳很直接也很简单,她跟秦俊鸟在一起就是为了得到满足,说穿了就是为了最原始的肉欲,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很少说那些肉麻的情话,更多的是用身体交流,燕五柳即便是在亲热的时候跟秦俊鸟说话,也是要求他这样做那样做,跟她在一起,秦俊鸟觉得就像是一个工具,一个能让她快活的工具,她想快活的时候就会找他,等快活完了就会把他扔在一边。 可孟玉双就不同了,她进了被窝里,啥都能放得开,不过给秦俊鸟的感觉跟燕五柳一点儿也不一样。孟玉双跟秦俊鸟在一起,满足肉欲只是一方面,她更想得到感情上的慰藉,她和廖金清的婚姻实际已经是名存实亡了,所以她想找一个能寄托感情的男人,秦俊鸟就是代替廖金清的那个人。也就是说,孟玉双不仅奉献了身体,而且也投入了感情,她想在秦俊鸟的身上得到情与欲双方面的满足。而且跟孟玉双亲热之后,他都喜欢搂着孟玉双,把头埋在她的怀里,像个孩子一样入睡。孟玉双也会把秦俊鸟当成她的孩子一样疼他,他睡着的时候,孟玉双就一直搂着他,不停地抚摸他的身体。 燕五柳的叫声越来越大,这表明她将要到到达快乐的顶峰了。 “我要死了。”燕五柳忽然叫了一声,身子如触电般剧烈抖动了几下,便躺在那里不动了。 燕五柳喘息着,双颊潮红,整个人沉浸在一种非常美妙的境地里。 秦俊鸟这时从燕五柳的身上下来,倒在她的身边,气喘如牛,身上挂满了汗珠。 秦俊鸟心想太不公平了,同样是一件事情,凭啥男人就得累的要死,女人就可以躺在那里享受,而且男人付出的辛苦要比女人多,可得到的快乐却没有女人多。 燕五柳这时坐起身来,拿起衣服往身上穿,她边穿衣服边说:“俊鸟,我得先回去了,一会儿你自己把被褥拿回去吧。” 燕五柳穿好了衣服,出了木板房,快步向潘桂芳家的院门口走去,然后小心翼翼地推开大门,轻手轻脚地走进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