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乡长来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5章 乡长来了

第二天早上,秦俊鸟吃晚饭后拿起扁担和水桶正要去古井那里挑水,这时村长兴冲冲地走进酒厂,笑着说:“俊鸟,好事儿,好事儿啊。” 秦俊鸟不解地问:“村长,有啥好事儿啊,把你高兴成这个样子。” 村长说:“你要在我们们村开酒厂的事情已经传到乡里了,一会儿麻有良麻乡长和乡里的几个干部要来你的酒厂考察,你好好接待一下,可千万不能怠慢了麻乡长他们。”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村长,你也看到了我这酒厂还没建好呢,到处都乱糟糟的,要不你跟麻乡长他们说一声,让他们过几天再来,到时候等我的酒厂建好了,麻乡长他想咋考察都行。” 村长说:“这话我可不好说,人家麻乡长是一乡之长,是我的上级领导,我咋好干涉人家麻乡长的工作安排。” 秦俊鸟说:“村长,这里现在就是一个工地,麻乡长他就是来了也是白来,这不是耽误人家麻乡长的时间吗。” 村长说:“俊鸟啊,人家麻乡长说要来,你就让他看看,你又不损失啥。你要是惹麻乡长不高兴了,可别忘了你的酒厂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他要是给你小鞋穿的话,你的日子还能好过吗。”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村长,我听你的。” 村长笑着说:“俊鸟,这就对了吗,做人脑筋不能太死了,要学会变通,知道吗?” 秦俊鸟说:“村长,我知道。这件事情该咋办,我全听你的。” 村长拍了拍秦俊鸟的肩膀,高兴地说:“俊鸟,我虽说是个小小的村长,可这官场上的事情我见得比你多,你听我的保证不会吃亏的。” 村长说完就去村里准备接待麻乡长的事情了,麻乡长是村长的顶头上司,俗话说的好县官不如现管,村长当然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巴结一下麻乡长,为自己捞资本。 秦俊鸟放下手里的扁担和水桶,回家把麻乡长要来考察的事情跟丁七巧说了,丁七巧想了一下,说:“既然麻乡长要来,我也不好拦着,不过这个麻乡长我也有所耳闻,就怕他是来者不善。” 秦俊鸟说:“这个麻乡长在我们们乡就没干过啥好事儿,乡里人都恨透他了,他要是来我们们酒厂考察,不知道又在打啥坏主意。” 丁七巧说:“不管他打的是啥主意,我们们先把他当成佛供着,能不得罪就不得罪。” 没过多久,村长就陪着四个人走进了酒厂的工地。走在最前边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黑胖子,他就是棋盘乡的乡长麻有良。也就是麻铁杆的亲爹。 这个麻有良仗着自己是乡长,手里头有点权力,没少贪污受贿,乡里人都叫他“麻黑心”。他身后的那三个人也都是乡里的干部,平时跟麻有良都是一个鼻孔出气,坏事儿也都没少干。 秦俊鸟和丁七巧一看麻有良来了,都笑着迎了上来。 村长给麻有良介绍说:“麻乡长,这是秦俊鸟和丁七巧,这个酒厂就是他们两个人合伙开的。” 麻有良眯缝着眼睛,打量着秦俊鸟和丁七巧,笑着说:“很好,很好,你们真是年轻有为啊,这个酒厂的规模可不小啊,在咱们乡里可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民营企业了,我真是为你们高兴。” 丁七巧笑着说:“麻乡长,您过奖了,我们们的这个酒厂还没有建好,看起来铺张挺大的,实际上也就是中等规模,跟那些大酒厂比根本不算啥。” 麻有良点头说:“这个酒厂要是在县里来看的话的确算不了什么,可是在咱们棋盘乡可就了不得了。等你们将来发了大财,可别忘了为我们们乡里的经济发展多做贡献啊。” 丁七巧说:“这个是一定的,请麻乡长放心。” 麻有良目光贪婪地盯着丁七巧的脸说:“我听村长说你不是棋盘乡的人,你一个外乡人能到我们们棋盘乡来投资兴业真是难能可贵啊,以后你要是遇到啥困难了,就到乡里去找我,只要是能帮上忙的地方,我一定尽力而为。” 丁七巧客套地说:“多谢麻乡长的关心,您是棋盘乡的父母官,我们们在您的领导下干企业,以后少不了要麻烦您的。” 麻有良得意地说:“这个是自然的,以后只要你啥难处了就去找我,我随时都欢迎。” 麻有良说完又把丁七巧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眼珠子差点没从眼眶里掉了出来。 秦俊鸟在一旁看着心里有气,心想这个麻有良不仅贪财,而且好色,看来以后酒厂的麻烦事儿少不了。 丁七巧被麻有良看得浑身都有些不自在,她感觉自己现在好像是光着身子站在麻有良的面前一样,她真想把麻有良那双色迷迷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村长这时笑着说:“麻乡长,村委班子成员都在村委会等您呢,你看要不要去给他们讲几句话啊。” 麻有良说:“那我就去讲几句话吧,你们龙王庙村以前我很少来,今天就跟你们村委的成员认识一下。” 村长奉承地说:“这太好了,有了麻乡长您的关怀和鼓励,他们在以后的工作中一定会更有干劲儿的。” 秦俊鸟在一旁听着差点没吐出来,村长这溜须拍马的功夫可不是一般的厉害,怪不得他能当村长。 村长的这句话把麻有良说的心花怒放,他点头说:“走吧,我们们去村委会坐一坐。” 在村长的带领下,麻有良跟几个乡干部向村子里走去。 秦俊鸟看着几个人的背景,气呼呼地对丁七巧说:“这个麻乡长真不是个东西,一看就知道是个笑面虎,他刚才看你的眼神哪里像个乡长啊,就跟街上的那些地痞流氓一样。” 丁七巧笑了一下,说:“他愿意看就让他看好了,我又不是纸糊的,还怕他看吗,只要他不找咱们的麻烦比啥都强。” 这时苏秋月抱着丁七巧的孩子走了过来,丁七巧的孩子哇哇的哭个不停,苏秋月怎么哄都哄不好,她说:“七巧姐,这孩子哭得这么厉害,你看是咋了?” 丁七巧从苏秋月的手里接过孩子,说:“看样子孩子是饿了,我去屋里喂他奶吃就好了。” 丁七巧抱着孩子进了屋子,苏秋月也跟了进去,秦俊鸟不好也跟进去,只好坐在门口看着工地上的工人们干活。 快到中午的时候,村长又来了,他找到秦俊鸟和丁七巧说:“麻乡长一会儿要在我们们村里吃饭,他点名要七巧作陪,这事儿我也不好驳他的面子,七巧你就辛苦一下,跟我去村里陪麻乡长把这顿饭给吃了,这事儿算我求你了。” 秦俊鸟有些不高兴了,说:“村长,这麻乡长把七巧姐当成啥了,让七巧姐陪他吃饭,我看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啥好心。” 村长说:“俊鸟你咋能这么说话呢,人家麻乡长就说让七巧去陪着吃个饭,又没提啥过分的要求,再说有这么多人在旁边,麻乡长不会把七巧咋样的,你就放心好了。” 丁七巧说:“村长,我去,不就是吃顿饭吗,没啥大不了的。” 村长笑着说:“还是七巧明事理,人在矮檐下谁能不低头,你们这酒厂要想开下去就不能得罪了麻乡长,得罪了他对你们没啥好处。”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村长,七巧姐要是真出了啥事儿,我可找你算账。” 村长把胸脯拍的“啪”“啪”响,胸有成竹地说:“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我保证七巧不会出啥事儿。” 丁七巧让苏秋月帮她带孩子,自己跟着村长去了村里,秦俊鸟有些不放心,就跟在两个人的身后,也悄悄地进了村子。 村里是在村委会的会议室里招待的麻有良他们四个人,鸡鸭鱼肉摆了一大桌子。丁七巧跟着村长走进会议室时,麻有良他们四个乡里来的干部和几个村委班子成员正坐在饭桌旁说笑话。麻有良一看丁七巧来了,站起身来,笑着说:“丁大企业家,快请坐。” 麻有良冲着坐在他身边的一个乡干部使了一个眼色,那个乡干部马上会意,站起来把座位让给了丁七巧,丁七巧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地坐在了麻乡长的身边。 丁七巧坐下后,微笑着说:“麻乡长,你以后就叫我七巧好了,企业家这三个字我可不敢当。” 麻有良点头说:“那好,以后我就叫你七巧,这样叫着听起来亲近。” 秦俊鸟这时也走到了会议室的门口,他看到会议室里几乎全都是男人,就丁七巧一个女人,心里有些替她担心,他想了一下,打定主意,硬着头皮走进了会议室。 麻有良一看秦俊鸟走了进来,脸色微微一变,话里有话地说:“我们们的秦大企业家也来了,好啊,欢迎,欢迎。” 秦俊鸟笑呵呵地走到麻有良的面前,说:“麻乡长,在你的面前我可不敢称啥企业家,该说欢迎的应该是我,你能到我的酒厂来考察是给我的脸上贴金,我是特意来感谢你的。” 麻有良皮笑肉不笑地说:“那好啊,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就坐下来跟我一起喝几杯吧。”去分享

上一篇   第84章 高怀民

下一篇   第86章 谁知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