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足够饭钱和路费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40章 足够饭钱和路费

秦俊鸟从‘裤’兜掏出了一张百元的钞票塞到老板的手里,说:“这是一百,找我八十。,:。” 老板从秦俊鸟的手里接过钱,点头哈腰地说:“你等我一下,我一会儿把零钱给你送过来。” 老板说完拿着钱走了,像他这种眼里只有钱的生意人秦俊鸟见得太多了,秦俊鸟也懒得跟他计较,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老头完全没想到秦俊鸟会在这个时候替他出头,而且还帮他‘交’了房钱,老头拉着秦俊鸟的手,感‘激’地说:“小伙子,你可是我的大恩人啊,刚才要是没有你,我不仅回不了家,还得挨人家一顿打,你可真是救了我们一家人啊。”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说这话可是言重了,我就是帮你拿了二十块钱的房钱,这没啥大不了的。” 老头说:“小伙子,这俗话说一分钱憋死英雄汉,这二十块虽然不多,可它救了我的急,要是没有这二十块钱,我今天可就丢人丢到家了。”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家住在啥地方啊?” 老头笑了笑,说:“我家住在长谷乡三台村,我姓魏,叫魏宪中,我在三台村开了一个豆腐坊,你到三台村一打听就知道,村里人都认识我。” 魏宪中的话刚说完,小旅店的老板就满脸含笑地走了过来,他把几张零钱递给秦俊鸟,说:“小兄弟,这是找你的零钱,你数好了,一共是八十。” 秦俊鸟从老板的手里接过零钱,也没数,他板着脸问:“这位老人家还欠你别的钱吗?” 老板说:“不欠了,一分钱都不欠了。” 秦俊鸟说:“那他现在可以走了吧?” 老板说:“你已经替他付清了房钱,他现在想走就走想留就留。” 老板说完转身走了,他看到秦俊鸟没啥好脸‘色’,不想触他的霉头。 秦俊鸟问:“老人家,你还没吃早饭吧?” 魏宪中苦笑着说:“我从昨天晚上发现钱全丢了到现在一口饭都没吃呢。” 秦俊鸟这时把手里的八十块钱塞到了魏宪中的手里,说:“魏大叔,这点儿零钱你拿去,买点儿东西吃吧。” 魏宪中急忙摇头说:“这可使不得,我不能拿你的钱,你帮我付了房钱,我已经够过意不去的了,我咋还能要你的钱呢。” 魏宪中说完要把钱还给秦俊鸟,秦俊鸟这时抓住魏宪中的手,说:“魏大叔,你就把这钱收下吧,这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都两顿没吃饭了,这样下去会饿坏的,你不是要赶着回家去给你老伴送‘药’吗,你要是饿倒了,谁给你的老伴送‘药’啊。” 秦俊鸟的话说到了魏宪中的心坎里,他饿倒了没有关系,可他老伴的病不能耽误,他现在身无分文,不仅没吃饭的钱,就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秦俊鸟给他的这八十块钱可是说是雪中送炭。 魏宪中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钱,眼中含着泪说:“小伙子,这钱我收下了,这钱就算你借给我的,还有那二十块的房钱,我会一起还给你的。” 秦俊鸟说:“魏大叔,这几个钱不算啥,不用你还,这钱就算是我孝敬给你老人家的。” 魏宪中用手背擦了擦眼泪,说:“小伙子,你可真是大好人啊,你不仅帮我付了房钱,还给我吃饭的钱,你让我说啥好呢,这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人这一辈子谁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今天这事儿既然让我遇到了,我就不能袖手旁观,再说了我也没帮上你啥,你不用记在心上。” 魏宪中说:“小伙子,这年月像你这样的好人可不多了,咱们无亲无故的,你能帮我这个老头子,足见你有副菩萨心肠,要是换了别人遇到这种事情,躲还来不及呢,我老头子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以后你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就言语一声,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秦俊鸟说:“魏大叔,你还是赶紧去吃饭吧,你不是还要赶回去给你老伴送‘药’吗。” 魏宪中点头说:“你不说我差点儿把这事儿忘了,我这就进房间去收拾东西。” 魏宪中转身进了房间,很快他拎着一个提包走了出来。 秦俊鸟一直在‘门’口等着魏宪中,他看到魏宪中走出来,说:“魏大叔,我刚才给你的钱是吃饭钱,我现在再给你拿点儿路费。” 秦俊鸟说着就要掏钱,魏宪中急忙拦住他,说:“小伙子,不用了,你刚才给我的钱足够我吃饭和回家的路费了,我不能再要你的钱了。” 秦俊鸟说:“老人家,这穷家富路,你可千万别跟我客气,那些钱要是不够的话,你就直说,可别苦了自己。” 魏宪中说:“这些钱足够了,长谷乡离棋盘乡不算远,路费连十块钱都用不上,你给我的那些钱,算上饭钱,连二十块钱都‘花’不了,能剩不少钱呢。” 秦俊鸟说:“那好吧,我送你去车站吧。” 魏宪中说:“不用了,小伙子,你能告诉我你叫啥名字,你家住在啥地方吗?” 秦俊鸟说:“魏大叔,我叫秦俊鸟,家住棋盘乡龙王庙村。” 魏宪中说:“我记下了,等过几天我老伴的病好了,我就去你家看你。” 秦俊鸟说:“好嘞,到时候我一定好酒好‘肉’招待大叔你。” 魏宪中说:“那咱们以后见。” 魏宪中跟秦俊鸟道别后,拎着提包离开了小旅馆。 秦俊鸟这时来到了燕五柳的‘门’前,他抬手敲了几下‘门’,说:“五柳,开‘门’。” 秦俊鸟的话音未落,房‘门’就开了,燕五柳从里边探出头来,向左右看了看,问:“俊鸟,我刚才在房间里听这外边咋吵吵嚷嚷的,出啥事情了?” 秦俊鸟这时走进房间里,说:“刚才有个老头的钱被小偷偷了,没钱付房钱了,旅馆的老板不依不饶的,还要打那个老头,我实在看不下去,就替那个老头把房钱付了。” 燕五柳忿忿不平地说:“我看这些做生意的人都是黑心肠,谁还没有遇到难处的时候,这小旅馆的老板也太不是东西了。”

下一篇   第841 女人不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