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欠房钱的老头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39章 欠房钱的老头

秦俊鸟这时睁开了眼睛,睡意朦胧地说:“五柳,我实在是太困了,我看咱们今天就算了吧,你快回去睡吧。。:。” 燕五柳不依不饶地说:“不成,今天要是不把我‘弄’舒坦了,你就别想睡觉。”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说:“五柳,你就放过我一马吧,我今天真没那个心思,还是改天吧,等我养足了‘精’神,到时候一定让你快活得跟神仙一样。” 燕五柳抓住秦俊鸟的两个肩膀,使劲地摇了几下,说:“俊鸟,你都多少天没碰过我了,我这身子里憋着一股火呢,这滋味可难受了,不管怎样,你得把我这股火灭了。” 秦俊鸟知道今晚他要是不把燕五柳“喂饱”了,他就别想睡个安稳觉,他就算再困,也得硬着头皮跟燕五柳‘弄’那种事情,不过了她这一关,啥事情都别想。 秦俊鸟打了两个哈欠,说:“五柳,你可是要了我的小命了,今天我要是不把你伺候好了,我就别想消停。” 燕五柳说:“你既然知道,那还跟个死人似的,抓紧办事儿,再过一会儿就要天亮了。” 秦俊鸟这时坐起身来,面对着燕五柳,他伸出双手牢牢地抱住燕五柳的腰,让燕五柳坐在他的大‘腿’上,然后卖力地‘弄’了起来。 到了第二天早晨日上三竿的时候,秦俊鸟才懒洋洋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秦俊鸟穿好衣服,拿起脸盆出了房间,碰巧这个时候燕五柳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燕五柳穿了一身新衣服,脸上也化了妆,看起来年轻了不少。 燕五柳笑着问:“俊鸟,你这是去洗脸吧?” 秦俊鸟说:“是啊。” 燕五柳说:“那你快去吧,等洗完了,到我屋里来吃饭。” 秦俊鸟把燕五柳从头打量到脚,说:“五柳,你今天看起来跟昨天可不太一样。” 燕五柳‘挺’了‘挺’她那高耸丰满的‘胸’脯,一脸得意地说:“我跟昨天有啥不一样的?” 秦俊鸟伸手在燕五柳的脸蛋上‘摸’了一把,说:“你这一拾掇,可比昨天好看多了。” 燕五柳兴冲冲地说:“是吗?你真觉得我比昨天好看了啊?” 秦俊鸟说:“那当然了,你这一打扮,看起来最少年轻十岁,你现在就说你刚二十岁都有人信。” 燕五柳咯咯娇笑了几声,说:“要真像你说的那样,那我不成妖‘精’了啊。” 秦俊鸟嬉皮笑脸地说:“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妖‘精’,能要了我的小命的妖‘精’。” 秦俊鸟的话音刚落,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从两个人的身边走了过去,男人看到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便好奇地多看了两个人几眼。 燕五柳这时警惕地看了男人几眼,对秦俊鸟说:“俊鸟,我先回屋了,我在屋里等你。” 秦俊鸟说:“那好,我一会儿就回来。” 秦俊鸟快步向水房走去,燕五柳这时转身推‘门’进到了房间里。 秦俊鸟洗完了脸,出了水房向燕五柳的房间走去,他没走出几步,就看到小旅店的老板气呼呼地从前边的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小旅店的老板没好气地说:“你啥都别说了,我不想听,你到我这住店就得给钱,我做的是小本买卖,概不赊欠,今天天黑之前你要是不把房钱给我,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老头陪着笑脸说:“老板,我不是不给你房钱,我身上的钱都被小偷给偷了,我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你宽限我几天,让我把‘药’给我老伴送回去,我老伴有重病在身,正等着这‘药’救命呢,等过几天我一定把房钱给你送来。” 老板冷哼了一声,说:“你说的倒轻巧,你这一走,要是不回来了,我找谁要房钱去,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想白住店,‘门’儿都没有!我的眼睛里可不‘揉’沙子。” 老头说:“老板,看你说的,我可不是那种耍赖的人,我这不是遇到难处了吗,我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这房钱我实在是拿不出来,你刚才不是搜过我的身了吗,我没跟你说假话。” 老板双手叉着腰说:“你手里不是有给你老伴买的‘药’吗,把你的‘药’押在我这里,还有你这身衣服,我看也能值几个钱,你马上脱下来,你这就回家去拿钱,到时候来换这些东西。” 老头说:“老板,我这身衣服可以给你,可我给我老伴买的‘药’可不能给你,那可是我老伴的命,我得赶紧把‘药’给我老伴送回去,要不然我老伴的命可就保不住了。” 老板说:“你少跟我说那些废话,我现在就跟你两条路,要么天黑前把房钱给我,要么把‘药’押在我这里,你回家去拿钱,你自己选吧。” 老头有些急了,他眼圈一红,可怜巴巴地说:“老板,我求求你了,我老伴现在正病着,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呢,你就让我把‘药’给我老伴送回去吧,我欠你的房钱又没有几个钱,我不会赖账的,到时候我一定给你送来,给你双倍还不行吗。” 老板冷笑了几声,说:“老东西,我可不是傻瓜,你这些话骗别人可以,骗我可没那么容易,你最好赶快把钱给我,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我认识你,我的拳头可不认识你。” 老头吓得一缩脖子,胆战心惊地说:“你难道还要打我不成?” 老板这时高高地挥起拳头,气势汹汹地说:“像你这种住店不给钱的人就该打。” 老板说完拳头就落了下来,直奔老头的‘胸’口打了过来。 秦俊鸟这时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快步走过去,一把抓住老板的胳膊,气愤地说:“你想干啥,还想打人不成,他不过就是欠你几个房钱,又没说不给你,你也太欺负人了吧。” 老板打量了秦俊鸟几眼,知道他不是好惹的,老板笑着说:“兄弟,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你又不认识这老头,我劝你还是别管这事儿了。” 秦俊鸟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谁说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我今天既然遇到这事儿了我就要管,他欠你的房钱我替他给了,他欠你多少房钱?” 老板说:“不多,二十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