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 还在气头上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34章 还在气头上

秦俊鸟叹了口气,说:“要是‘玉’双嫂子不想回来,我就是劝她也没有用,要是她想回来,我拦也拦不住,她是大人了,这种事情还得她自己拿主意。:。” 陆雪霏想了一下,说:“你说的也有道理,就算你把她劝回来了,要是她没有回心转意,过几天她还得跑出去,这种事情是勉强不得的。” 秦俊鸟说:“你知道就好,人家夫妻闹别扭,外人最好还是不要‘插’手。” 陆雪霏笑着说:“刚才都是我瞎‘操’心,我去看看水热了没有,我得洗澡了。” 陆雪霏说完起身向浴室走去。 到了第二天早晨,秦俊鸟吃过早饭就开着小轿车来到了孟‘玉’双住的地方。 秦俊鸟把小轿车停在了发廊的‘门’口,他从小轿车上下来时看到发廊的‘门’开着,知道孟‘玉’双在里边,就径直走了进去。 进到发廊里,秦俊鸟看到孟‘玉’双正拿着拖布在弯腰拖地,他向四下里瞧了几眼,发现发廊的墙壁已经粉刷一新,正对着‘门’口的一面墙前摆了一排假人模特,看起来还真像个服装店的样子。 孟‘玉’双看到秦俊鸟走进来,直起腰来,笑着说:“俊鸟,你来啦。” 秦俊鸟笑了笑,说:“‘玉’双,你的动作可真快啊,这里看起来还真有个服装店的阵势。” 孟‘玉’双说:“这都多亏了丽红妹子帮我,她认识的人多,这刷墙是她帮我找的人,这些假人是她帮我买的二手货,她还帮我买了一个柜台,明天下午就能送过来。” 秦俊鸟说:“看来这个服装店离开业不远了,你马上就要当老板了。” 孟‘玉’双高兴地说:“是啊,等招牌做好了,过几天丽红帮我上的货运过来了,服装店就可以开业了。” 秦俊鸟说:“‘玉’双,你还有啥困难没有?” 孟‘玉’双把拖布放在墙角处,拍了拍手,喜滋滋地说:“没啥困难,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秦俊鸟说:“那这里还有啥活要我帮你干的吗?” 孟‘玉’双说:“这里没啥要干的活了,咱们到屋里去说话吧。” 秦俊鸟和孟‘玉’双出了发廊,等孟‘玉’双把‘门’锁好后,两个人进到了院子里。 孟‘玉’双一边关大‘门’一边问:“俊鸟,你吃过饭了吗?” 秦俊鸟说:“我吃过了。” 孟‘玉’双说:“那中午在我这里吃饭吧,丽红昨天给我拿来了三斤羊‘肉’,咱们吃涮羊‘肉’咋样?” 秦俊鸟说:“好啊,我都好长时间没吃涮羊‘肉’了,我还真有些馋羊‘肉’了。” 孟‘玉’双这时拉起秦俊鸟的手,表情妩媚地说:“俊鸟,今天晚上你就别走了,留下来好好陪陪我,明天再回村里去吧。” 秦俊鸟正‘色’说:“‘玉’双,这恐怕不成,我来是有事情要跟你说,下午还得回村里去。” 孟‘玉’双看到秦俊鸟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奇地问:“俊鸟,你想跟我说啥事情啊?” 秦俊鸟说:“‘玉’双,昨天廖金清到我家来找过我了。” 孟‘玉’双的脸‘色’一变,说:“他到你家找你干啥啊?” 秦俊鸟说:“他知道是我开车把你送走的,想跟我打听你住的地方。” 孟‘玉’双有些慌‘乱’地说:“他咋知道是你把我送走的,这件事情只有咱们两个人知道,没有外人知道啊?” 秦俊鸟说:“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我的轿车村里人都认识。现在不仅廖金清知道了这件事情,村里的很多人都知道了,而且还有人看到咱们两个人一起走在乡里的集市上。” 孟‘玉’双这时平静了下来,不以为然地说:“村里人知道了也没啥大不了的,随便他们去说好了,反正我不在乎。” 秦俊鸟说:“‘玉’双,廖金清想让我劝你回家去。” 孟‘玉’双气哼哼地说:“他想让我回家没那么容易,我既然从那个家里出来了,就没打算再回去。” 秦俊鸟说:“‘玉’双,昨天廖金清都给我跪下了,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我看他那个样子‘挺’可怜的。” 孟‘玉’双的眼圈一红,没好气地说:“他可怜,我难道就不可怜吗,他都把我打成啥样了,你根本就没把我当人看。” 秦俊鸟说:“‘玉’双,廖金清跟我说他非常后悔,他不该打你,只要你能回家去,他保证不再打你了。” 孟‘玉’双冷哼一声,说:“他现在说这些都晚了,我的心已经伤透了,我不想再见到那个丧尽天良的东西。” 秦俊鸟说:“其实他打你也是有原因的,他是听信了王雨来的鬼话,才一时鬼‘迷’心窍动手打了你,要说起来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是王雨来那个‘混’蛋,要不是王雨来从中使坏,你和廖金清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秦俊鸟说完把王雨来跟廖金清说的那些挑拨的话毫无隐瞒地说了一遍。 孟‘玉’双听后,把银牙咬的咯咯直响,她恼火地说:“这个廖金清真是个糊涂蛋,我孟‘玉’双是啥样的‘女’人他还不知道吗,在他没出车祸之前,我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他咋能信王雨来的鬼话呢,我看他的脑子是让驴给踢了。” 秦俊鸟说:“‘玉’双,廖金清是不该打你,可这件事情不能全都怪他,你也知道自从他把命根子给撞坏了之后,整个人就变了,他在你的面前抬不起头来,没有了男人的脸面,所以就会疑神疑鬼的,这也有情可原。” 孟‘玉’双说:“俊鸟,你不用帮他说话,我知道你是个心软的人,见不得别人可怜的样子,我太了解廖金清了,他就会在别人的面前演戏,他骗得了你可骗不了我,想让我回家去,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秦俊鸟说:“可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演戏啊。” 孟‘玉’双说:“我都跟他过了十几年了,你还能有我了解他吗,他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拉的是啥屎,我才不会上他的当呢。” 秦俊鸟知道孟‘玉’双还没有消气,廖金清把她打得遍体鳞伤的,到现在伤还没有好利索,这个时候秦俊鸟说啥都没有用。 秦俊鸟这时岔开话题说:“‘玉’双,我咋没看到你的孩子啊?” 孟‘玉’双说:“孩子在屋里看电视呢,咱们进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