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1章 偏听偏信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31章 偏听偏信

到了晚上,秦俊鸟亲自下厨做了几个陆雪霏爱吃的菜,两个人有说有笑地吃起饭来,饭桌上的气氛非常温馨。 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房‘门’,随即‘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俊鸟兄弟在家吗?” 秦俊鸟听得出来,敲‘门’的人是廖金清,也就是孟‘玉’双的男人。 秦俊鸟急忙放下筷子,起身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他看到廖金清正站在‘门’外,便笑着说:“是,金清大哥啊,快到屋里坐。” 廖金清也不跟秦俊鸟客气,进‘门’来到客厅里。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你吃过饭了吗?要是没吃的话,正好咱们一起吃。” 廖金清笑了一下,说:“俊鸟兄弟,我在家里吃过了。” 秦俊鸟知道廖金清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来肯定有事情,于是问:“金清大哥,你来有啥事情啊?” 廖金清向四处看了看,说:“俊鸟兄弟,咱们到你屋里去吧,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秦俊鸟点头,说:“好吧,咱们我屋里去说。” 秦俊鸟和廖金清进到秦俊鸟的房间里,秦俊鸟回手把房‘门’关好。 廖金清犹豫了一下,最后开口说:“俊鸟兄弟,我想问一个问题,求你跟我说实话,你知道‘玉’双住在啥地方吗?” 其实就算廖金清不问这件事情,秦俊鸟也能猜出来他是为孟‘玉’双的事情来的。秦俊鸟原本以为他早就会找上‘门’来,可始终不见他‘露’面,直到现在他才找上‘门’来。 秦俊鸟迟疑了一下,假装糊涂说:“金清大哥,‘玉’双嫂子是你的‘女’人,她当然是跟你住在一起了,你咋会问这种问题呢,你和‘玉’双嫂子是一家人,你们天天都生活在一起,她在啥地方你比谁都清楚,你咋跑来问我呢。” 廖金清有些心虚地说:“俊鸟兄弟,不瞒你说,前几天我跟你‘玉’双嫂子闹了点儿别扭,她一气之下就带着孩子离家走了,直到今天也没回来,这几天我一直在找她,可连她的人影儿都没看到,我这都快要急疯了。” 秦俊鸟说:“是这样啊,‘玉’双嫂子的脾气也知道,她这是在气头上,等她的气消了就会带着孩子回来的,你不用太着急,‘玉’双嫂子是大人,她能照顾好自己。” 廖金清搓着手,有些胆怯地说:“俊鸟兄弟,有句话我说了你可千万别生气啊,‘玉’双带着孩子离家走的那天,有人看见她上了你的小轿车,是你开车送她走的。” 廖金清把秦俊鸟的假话戳破了,秦俊鸟也就不能再继续装傻了,他说:“金清大哥,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不瞒你了,‘玉’双嫂子是我送走的,要说起来,这件事情也是你的不对,你咋能那样对‘玉’双嫂子呢,‘玉’双嫂子为这个家忙里忙外的,自从你出了车祸之后,她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为了这个家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可你倒好,不仅不心疼她,还动手打她,你看你都把她打成啥样了,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廖金清一瞪眼,梗着脖子说:“‘玉’双她是我的媳‘妇’,我愿意打就打,愿意骂就骂,这‘女’人就得调教,要不然非得上房揭瓦不可。” 秦俊鸟气愤地说:“亏你还是个七尺高的汉子,这种‘混’账话你都能说得出口,我看你的良心是让狗给吃了,这‘女’人是给男人疼的,不是给男人打的,就冲你说的这几句话,我当初把‘玉’双嫂子送走是做对了。” 廖金清看到秦俊鸟真生气了,他的态度这时软了下来,陪着笑脸说:“俊鸟兄弟,我是‘混’蛋,我不是人,我不该说那些‘混’账话,我错了,你别跟我这个废人一般见识,你就当我刚才是在放屁好了。” 秦俊鸟冷哼一声,说:“我要是真跟你一般见识的话,我连家‘门’都不会让你进的,‘玉’双嫂子是多好的一个‘女’人啊,你看你把她打的,她的身上就没有一块好地方,你也真能下得去手。” 廖金清自知理亏,低声下气地说:“俊鸟兄弟,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打‘玉’双,我现在都后悔死了,等‘玉’双回来,我一定给她赔礼道歉,给她下跪磕头。” 秦俊鸟冷冷地说:“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你动手打‘玉’双嫂子之前咋没想想会有啥后果呢,如今找不到‘玉’双嫂子你着急了,这都是怨你自己,自作自受。” 廖金清哭丧着脸说:“俊鸟兄弟,我现在就想把‘玉’双找回来好好过日子,这几天我一个人在家里冷冷清清的,到了晚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那种滋味真是生不如死啊。” 秦俊鸟说:“有件事情我得问清楚了,你到底为啥要打‘玉’双嫂子啊?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说出一个正当的理由来,你看我饶不饶你。” 廖金清说:“俊鸟兄弟,说起来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听信别人的话,我现在连肠子都悔青了。” 秦俊鸟刨根问底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到底因为啥动手打‘玉’双嫂子啊?” 廖金清叹了一口气,说:“俊鸟兄弟,那我就跟你实话实说了吧,前些天我去王雨来家借磨刀石,顺便在他家跟他喝了几杯,在酒桌上他跟说‘玉’双在我没出车祸之前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她跟别的男人偷偷睡过,我听了之后非常生气,当晚回家之后就打了她一顿。从那以后我几乎天天都去王雨来家,他跟我说了很多‘玉’双跟别的男人胡搞的事情,我每次听完回家就动手打‘玉’双,这样我才能解气。要换做是你听说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胡搞,你能咽得下这口气吗?” 秦俊鸟冷笑几声,说:“那个王雨来说的话你也信,他的嘴里要是有真话,那猪都能上树了。” 廖金清苦笑着说:“王雨来说的有鼻子有眼儿的,就好像跟亲眼看到的一样,我咋能不信呢。” 秦俊鸟有些哭笑不得地说:“你真是个糊涂蛋,你让我说你啥好呢,别人不了解‘玉’双嫂子,你还不了解她吗,她是那种跟别的男人胡搞的人吗?‘玉’双嫂子自从跟你结婚之后,一心一意地跟你过日子,你咋能就凭别人说的几句瞎话去怀疑她呢,你把‘玉’双嫂子看成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