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照相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3章 照相

夏丽云说:“就算跟我发生啥事情了,你咋就不能做人了,你还是你,难道你还能变成狗不成。” 秦俊鸟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夏丽云打断他的话,说:“你啥也别说了,我不想听,我困了,想睡觉。” 夏丽云不再跟秦俊鸟说话,走到床上睡了。秦俊鸟也把自己的裤子提上,把被子盖好,迷迷糊糊地睡了。 秦俊鸟又在姜红光的酒厂里待了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他几乎每天都在车间里跟工人们一起干活儿,有啥不懂的地方他就向老工人请教,酿酒虽然是个技术活,不过并不太难学,很快秦俊鸟就把酿酒的工艺流程掌握得差不多了。 这些日子,秦俊鸟倒是很少能看到夏丽云了,自从那件事以后,她跟秦俊鸟之间好像疏远了许多。不过这对秦俊鸟来说是好事,他不想让夏丽云在自己的身上耽误工夫,秦俊鸟心里很清楚像夏丽云这种漂亮能干心气高的城里姑娘并不适合自己。 很快就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这一天丁七巧给姜红光打来电话,说村子里的酒厂已经开工建设了,酒厂的事情太多,丁七巧一个人忙不过来,让秦俊鸟尽快回村子里帮忙。 秦俊鸟不敢耽搁,他知道丁七巧一个女人带着个吃奶的孩子干啥事情都不方便,很多事情还得他出头,毕竟他是个男人。 秦俊鸟临走前,姜红光请他吃了一顿饭,并让司机开着自己的小轿车把秦俊鸟送回了村里。 秦俊鸟回到村里后,刚一下车就去了酒厂,这时的酒厂就是一个大工地,工人和各种建筑机械往来穿梭,场面非常热闹。 秦俊鸟走到家门口时,看到丁七巧正抱着孩子在看工人们干活儿。 丁七巧一看秦俊鸟回来了,笑着说:“俊鸟,你回来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不在家的这些天你受累了。” 丁七巧说:“这些天我也没受啥累,就是多操些心,现在你回来了,我也就能轻松了,以后有啥事情就指望你了。” 秦俊鸟向自己家的门里看了一眼,屋子里没人,看样子苏秋月不在家。 秦俊鸟问:“七巧姐,秋月干啥去了,咋不在家啊?” 丁七巧抿嘴说:“你走了这么长时间,想秋月了吧?” 秦俊鸟挠了挠脑袋,有不好意思地地下头说:“不想,我就是随便问一问。” 丁七巧说:“秋月去乡里帮收高粱去了,你要是想她了,等一会儿她回来,你就能见到她了。” 秦俊鸟好奇地问:“收高粱?为啥要收高粱啊?” 丁七巧说:“酒厂的厂房估计到了夏天就能完工,等到了秋天酒厂就能生产了,我想现在先提前把酿酒的高粱收上来一些,留着将来酒厂生产时用。”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这样也好,有备无患,以免到时候抓瞎。” 这个时候,丁七巧的孩子忽然哭了起来,丁七巧抱着孩子走进屋子里给孩子喂奶去了。 秦俊鸟一个人在厂子的周围转了转,这时他忽然看到陆雪霏站在对面的山坡上,她的手里拿着一个照相机,对着山坡上的一棵桃树拍个不停,现在正是花开的时节,桃树上开满了娇艳的桃花,一朵朵争奇斗艳,让人流连忘返。 陆雪霏这时也看到了秦俊鸟,她笑着说:“俊鸟,你过来帮我拍几张照片咋样?” 秦俊鸟摆摆手,说:“我不会照相,我这个人笨手笨脚,要是把你的照相机给弄坏了可就糟糕了。” 陆雪霏说:“没关系,我的相机是傻瓜相机,拍起来很方便的,只要按一下快门就行了,我教你怎么用,保证你一看就会。” 秦俊鸟向陆雪霏走了过去,说:“那好吧,我帮你照。” 陆雪霏把手里的相机交给秦俊鸟,然后告诉他怎么用相机照相,陆雪霏的相机是傻瓜相机,用起来并不难,只要把镜头对准了要拍的景物和人,注意一下光线的强弱,然后轻轻地按动一下快门就可以了。 秦俊鸟把照相机的镜头对准陆雪霏,随着陆雪霏做出的动作,不停地按动着快门。 陆雪霏在以桃树为背景让秦俊鸟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她又走到一片杜鹃花前,秦俊鸟拿起相机刚想给她拍照,陆雪霏忽然尖叫了一声:“有蛇!” 秦俊鸟一听陆雪霏喊有蛇,吓了一跳,手里的相机差点没掉了,他急忙喊了一声:“别动,站在那里千万不要动。” 陆雪霏吓得脸色都变了,身子不停地颤抖着,眼睛直直地看着离那片杜鹃花不远的杂草丛里。 秦俊鸟小心翼翼地向陆雪霏走了过去,他每走一步,眼睛不停地向四处查看着,以防自己的脚步声惊动了蛇而遭到攻击。 秦俊鸟走到陆雪霏的身边后,顺着陆雪霏的眼光看去,只见杂草丛里果然趴着一条蛇,不过这条蛇只是一条无毒的小蛇,秦俊鸟经常进山,这种蛇见得多了,它对人没有什么伤害。 秦俊鸟一看是无毒的蛇就放心了,他安慰陆雪霏,说:“你不用害怕,这种蛇没有毒。” 陆雪霏说:“我从小到大,别的东西不怕就害怕蛇,以前我就是在电视上看到蛇都会吓得手脚发软,更别说这天看到真蛇了。” 秦俊鸟笑着说:“我现在就把它弄走,你看不到它也就不害怕了。” 秦俊鸟走到一边找到一根枯树枝,然后向蛇走去,轻轻地拍打着蛇身边的草丛,那条蛇收到惊吓后一溜烟钻进了草丛的深处,没有了踪影。 陆雪霏这时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地说:“早知道这山上有蛇,我就不一个人跑到山上来照相了,今天真倒霉。” 秦俊鸟看了一下手里的相机,问:“这相还照吗?” 陆雪霏摇摇头,说:“不照了,我现在一想起刚才那条蛇全身就发冷,我想回学校去。” 秦俊鸟把照相机还给了陆雪霏,说:“那好,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秦俊鸟转身刚想走,陆雪霏忽然叫着他说:“俊鸟,你等一下。” 秦俊鸟转过头去,不解地问:“咋了,还有啥事儿吗?” 陆雪霏苦着脸,眼神可怜地看着秦俊鸟说:“俊鸟,我现在双腿发软,走不了路了,你能把我送到学校去吗?” 秦俊鸟说:“好吧,我送你去学校。” 陆雪霏展颜一笑,感激地说:“太好了,俊鸟,要不是有你,我今天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下山。” 秦俊鸟看着陆雪霏,有些犹豫地说:“你看我是扶着你下山好?还是背着你下山好?” 陆雪霏想了一下,说:“你还是背着我吧,我这两条腿现在就跟灌了铅一样,根本不听使唤了。” 秦俊鸟点头说:“中,我背你下山。” 秦俊鸟走到陆雪霏的面前弯下身子,陆雪霏轻轻趴到秦俊鸟的后背上,双手搂住秦俊鸟的脖子,这时秦俊鸟慢慢地站直身子,一只手箍住陆雪霏的一条腿,背着陆雪霏向山坡下走去。 陆雪霏的身子几乎是贴在了秦俊鸟的身上,尤其是她那对丰满而富有弹性的肉峰正好顶在秦俊鸟的后背上,弄得秦俊鸟心烦意乱的,走路也不能集中精神,几次差点没跌跟头。 陆雪霏似乎也觉察出秦俊鸟有些不对劲儿,提醒他说:“俊鸟,你走路的时候小心一些,别摔倒了。” 秦俊鸟定了定心神,说:“我知道了。” 陆雪霏说:“俊鸟,我听说你要在村子里开酒厂,是真的吗?” 秦俊鸟说:“是真的,酒厂现在正在建厂房,再过几个月就能生产了。” 陆雪霏笑着说:“这么说你现在是企业家了。” 秦俊鸟说:“啥企业家不企业家的,这个酒厂只要不赔钱我就谢天谢地了。” 陆雪霏说:“俊鸟,等我在龙王庙小学支教的期限到了,我能去你的酒厂上班吗?”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你一个堂堂的大学生,上酒厂上班有些大材小用了,你应该去城里的那些大厂矿工作,这样才不屈才。” 陆雪霏说:“我喜欢龙王庙这个地方,也喜欢这里的人,所以我想留在龙王庙。” 秦俊鸟说:“真是不知道你咋想的,放着城里那么好的地方不待,偏偏要到我们们这个山沟沟里来吃苦受罪。” 陆雪霏说:“现在的大学毕业生一天比一天多,大家都挤破了脑袋想往大企业和大公司里进,可是进去了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坐在办公室里混日子,我可不想那样,农村虽然苦一些,可是能锻炼人,而且在这里一样可以发挥我所学的东西,一样可以大有作为的。” 秦俊鸟说:“那好吧,你要是真想来酒厂的话,我举双手欢迎。” 陆雪霏笑着说:“俊鸟,那我们们说好了,到时候我去上班你可别赶我走。” 秦俊鸟也笑了一下,说:“你放心好了,像你这么的宝贝,我留还怕留不住呢,咋会赶你走呢。” 秦俊鸟把陆雪霏一直送到了学校门口,陆雪霏拍了一下秦俊鸟的肩膀,说:“俊鸟,你把我放下来吧,我的腿好了。” 秦俊鸟弯下身子把陆雪霏放了下来,陆雪霏的腿这时能走路了,她冲着秦俊鸟摆了摆手,笑着走进了学校。去分享

上一篇   第82章 啥都没发生

下一篇   第84章 高怀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