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猜的没错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29章 猜的没错

秦俊鸟说:“你们来找我可是跑了冤枉路,你们要想抓秦家厚,应该去找他家里人,说不定他家里人能知道他躲在啥地方了。。:。” 年纪大的民警说:“有人向我们提供线索,说前几天在村外的公路上见到了一个很像秦家厚的人,我们想确认一下那个人到底是不是秦家厚。” 秦俊鸟说:“那你们应该去找那个提供线索的人,更不应该来找我,我对秦家厚的事情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 年纪大的民警看了一眼年纪小的民警,然后笑了笑,说:“我们会去找那个提供线索的人的,不过我们来找你也有找你的道理,我听说秦家厚跟你们村里的廖大珠在谈恋爱,她还给秦家厚生了一个孩子,这些都是事情吧?” 秦俊鸟点头说:“都是实情,这些事情村里人都知道。” 年纪大的警察说:“我还听说那个廖大珠从县城回来后在你家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也是实情吧?” 秦俊鸟承认说:“是实情,不过廖大珠前几天已经搬回家里去住了。” 年纪大的民警说:“我们想知道廖大珠在你家里住的这段时间跟秦家厚联系过没有,你几乎天天都在廖大珠的身边,我想你多多少少应该知道一些情况吧。” 秦俊鸟说:“这个我不太清楚,虽然廖大珠是借住在我家里,可我也不是时时刻刻都住在家里,就算秦家厚跟她联系过,她也不会跟我说的。” 年纪大的民警说:“我听人说廖大珠和你的关系非同一般,要不然你也不会让她住在你家里。”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你别听那些人胡说,我跟廖大珠的关系是不错,可不像别人说的那样,我留她在家里住也是看在秦家厚的面子上,而且她不是一个人在我家里住,她妹妹廖小珠也跟她一起住在我家里。” 年纪大的民警说:“廖小珠住在你家里的情况我们也知道,不过廖大珠才是重点,你知道多少关于廖大珠和秦家厚的事情,最好都告诉我们。” 秦俊鸟说:“我知道的都是廖大珠和秦家厚在村里谈情说爱的时候的事情,至于秦家厚到县城做生意以后发生的事情我就一无所知了。” 年纪大的民警板起脸,面‘色’严肃地说:“秦俊鸟,我希望你能跟我们说实话,你要是知道秦家厚躲在什么地方不告诉我们公安机关,那就是知情不报,这可是包庇罪,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秦俊鸟说:“民警同志,虽然我没啥文化,可我知道窝藏罪犯是违法的,我不会干违法的事情的。” 年纪大的民警说:“你有是知道了秦家厚的下落,就赶紧向我们报告,配合公安机关破案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你知道吗?” 秦俊鸟点头哈腰地说:“我知道,我这不是一直在配合你们吗,我把我知道的情况全都告诉你们了。” 年纪大的民警话里有话地说:“你跟我们说没说实话你心里清楚,等我们走了,你好好想想,还有什么情况没跟我们说的,要是有的话赶紧跟我们打电话。” 年纪大的民警从衣服兜里掏出一支笔和一个日记本,他把日记本打开,在上边写了一个电话号码,然后把写电话号码的那张纸撕了下来,‘交’给了秦俊鸟。 秦俊鸟从民警的手里接过写着电话号码的那张纸,陪着笑脸说:“民警同志,你放心,我要是想起来啥重要的情况一定给你们打电话。” 年纪大的民警说:“那好,我们走了。” 年纪大的民警说完看了另一个民警一眼,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秦俊鸟家的院子。 两个民警出了大‘门’口后直接上了警车,然后开着警车直奔村里去了。 秦俊鸟猜想这两个民警在他这里没调查到啥有用的情况,他们肯定是去村里找廖大珠了,他压低声音对陆雪霏说:“雪霏,你快去村里看看,那两个人是不是去大珠家了?你路上小心一些,别让那两个民警看到你了。” 陆雪霏点头说:“好,我这就去。” 陆雪霏快步出了大‘门’,小跑着向村里走去。 秦俊鸟进了家‘门’,在客厅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心里非常焦急,要是那两个民警真去找廖大珠调查情况了,他怕廖大珠招架不住两个民警的软硬兼施,把秦家厚住在二分厂的事情给抖落出去。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陆雪霏气喘吁吁地回来了,她一进屋就说:“俊鸟,你猜的没错,那两个民警确实去了大珠家,我看到他们的车就停在了大珠家的‘门’口。” 听完陆雪霏的话,秦俊鸟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他想起了那个年纪大的民警那双老辣锐利的眼睛。 那个年纪大的民警可不是那么好骗的,秦俊鸟刚才说的那些话他根本不相信,幸亏秦俊鸟说的滴水不漏,没有让他抓到啥漏‘洞’,才勉强过了他这一关,而廖大珠可就难说了,她根本没跟公安局的人打过‘交’道,看到民警登‘门’了,‘弄’不好吓得‘腿’都软了,到时候民警问啥她不得说啥呀。 想到这里,秦俊鸟急得直冒冷汗,他真想马上就跑到廖大珠去,可是有那两个民警在她家里,他又不好‘露’面。 陆雪霏看到秦俊鸟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问:“俊鸟,你是不是知道秦家厚躲在啥地方啊?” 秦俊鸟说:“雪霏,我也不瞒你了,我的确知道秦家厚躲在啥地方。” 陆雪霏有些惊讶地说:“你既然知道,刚才咋不跟那两个民警说实话呢。” 秦俊鸟说:“我不能说实话,我要是说了,那秦家厚就得蹲监狱,我可不能把秦家厚送到监狱里去。” 陆雪霏说:“人家公安局的人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你没看刚才那个民警跟你说话的口气吗,他根本就不相信你说的话。” 秦俊鸟说:“我知道我骗不了公安局的人,可眼下我只能这样说,我也是没有办法。” 陆雪霏说:“俊鸟,我看你还是劝秦家厚去自首吧,这种事情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其实把人打伤了也不是啥重罪,就算判刑也判不了几年的。”

上一篇   第828章 罪上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