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7章 困难比较特殊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27章 困难比较特殊

秦俊鸟说完站起身来凑到麻素格的身边,把手从她的领口处伸了进去…… 到了第二天早晨,秦俊鸟在食堂吃过了早饭,然后出了二分厂向他家的方向走去。 到了村口,秦俊鸟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了廖金宝家。 廖金宝家的大‘门’开着,秦俊鸟走了进去,他看到廖大珠正在院子里洗衣服。 廖大珠看到秦俊鸟来了,笑着说:“俊鸟,你来了。” 秦俊鸟点头说:“大珠,你忙着呐。” 廖大珠说:“俊鸟,你到屋里坐吧。” 秦俊鸟这时向屋子里看了几眼,问:“小珠和金宝叔在吗?” 廖大珠说:“小珠带孩子去村里玩了,我爸在屋里呢。” 秦俊鸟说:“大珠,咱们换个地方,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廖大珠说:“那咱们到仓房里去说吧。” 秦俊鸟说:“中。” 两个人进到了仓房里,廖大珠把‘门’关好,说:“俊鸟,你是想跟我说家厚的事情吧?” 秦俊鸟说:“没错,我就是想跟你说家厚的事情,现在家厚回来了,他不能天天都躲着,俗话说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他打人的事情得想办法解决了,不能总是这么拖着。” 廖大珠说:“我也想把这件事情解决了,可是咋解决啊?” 秦俊鸟低头想了一下,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把这件事情解决了,我看还得家厚出面。” 廖大珠担忧地说:“家厚咋能出面呢,他要是‘露’面的话,那公安局的人还不得把他给抓起来啊。” 秦俊鸟说:“我看不如这样,我先去探探路,想办法去跟被打的那个人的家属见一面,‘摸’‘摸’那边的情况,看看那个被打的人愿意不愿意‘私’了。” 廖大珠说:“这件事情连公安局的人都惊动了,想‘私’了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秦俊鸟说:“事在人为,这年月只要你肯‘花’钱,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廖大珠面‘露’难‘色’,搓着手说:“我和家厚现在是啥情况你也知道,就算那个被打的人同意‘私’了,我和家厚也拿不出钱来啊。” 秦俊鸟说:“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和家厚没有钱,我可以替你们先垫上。” 廖大珠说:“这可不成,这是家厚的事情,咋能让你掏钱替他解决呢。” 秦俊鸟说:“现在谁掏钱不重要,重要的是先把这件事情解决了,这样你和家厚才能安心地过日子。” 廖大珠想了想,说:“好吧,不过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我得跟家厚商量一下。” 秦俊鸟说:“大珠,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情,你得好好地劝劝家厚,争取早点儿把这件事情解决了。” 廖大珠说:“我知道,我会劝家厚的。” 秦俊鸟说:“那好,明天我来接你,你带孩子去家厚那里住一个晚上。” 廖大珠说:“中。” 秦俊鸟说:“那好,我回家了。” 秦俊鸟离开了廖大珠家,他刚走出不远,就看到杨‘春’草迎面走了过来。 杨‘春’草笑着跟秦俊鸟打招呼:“哎呦,这不是秦大老板吗?” 秦俊鸟也笑笑,说:“是‘春’草啊,你这是要干啥去呀?” 杨‘春’草说:“我还能干啥去,当然是去村里买东西了。” 秦俊鸟说:“你在厂里的宿舍住着还习惯吗?” 杨‘春’草说:“习惯不习惯我也得住着,我现在是落难的人,离开你的酒厂我没地方可去。” 秦俊鸟说:“你要是有啥困难的话就来找我,我帮你解决。” 杨‘春’草说:“我有啥困难来你,你都能帮我解决吗?” 秦俊鸟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事情,我一定帮你解决。” 杨‘春’草抿嘴说:“我的这个困难你一定能帮我解决。” 秦俊鸟说:“你想让我帮你解决啥困难啊?你说吧。” 杨‘春’草说:“我这个困难在这里不方便说,咱们还是到我住的地方去说吧。” 秦俊鸟向四处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外人,他说:“你有啥不方便说的,这里又没有别人,你快说吧。” 杨‘春’草说:“我不想在这里说,我的困难比较特殊,咱们还是到我住的地方说吧。” 秦俊鸟不想让厂里的人知道他跟杨‘春’草的关系,所以不愿意跟杨‘春’草一起去一分厂,他向前边不远处看了一眼,唐瞎子的老屋里这里不远,那里是个说话的好地方,他说:“这样吧,前边有间老屋平时没有人住,咱们到老屋里去说吧。” 杨‘春’草点头说:“好吧,咱们就到那里去说吧。” 秦俊鸟跟杨‘春’草来到了唐瞎子的老屋,两个人刚进屋,杨‘春’草就把‘门’闩上了。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春’草,这大白天的你把‘门’闩上干啥呀?” 杨‘春’草“扑哧”一笑,说:“俊鸟,你是真傻还是装糊涂啊?我想干啥你还不知道吗?” 秦俊鸟说:“‘春’草,你别闹了,你不是有困难想让我帮你解决吗?你到底有啥困难啊?” 杨‘春’草‘挺’了‘挺’她那丰满的‘胸’脯,说:“我有啥困难你还不知道吗?” 秦俊鸟挠了挠脑袋,皱着眉头说:“看你这话说的,我又不是那能掐会算的诸葛亮,你有啥困难我咋会知道呢?” 杨‘春’草板起脸,有些气恼地说:“我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你咋还不上道呢,我看你就是个榆木脑袋。” 秦俊鸟说:“‘春’草,我这个人天生脑子笨,你就别跟我卖关子了,你还是快说吧。” 杨‘春’草说:“我的困难就是身边缺一个男人,不瞒你说我杨‘春’草从十六岁开始有相好的男人,一直到现在身边从来不缺男人,这些天我一个人住在厂里的宿舍,晚上睡觉的时候冷冷清清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可不想过这种日子,今天晚上你得好好地陪陪我。” 秦俊鸟说:“‘春’草,我今天晚上有事情,恐怕陪不了你。” 杨‘春’草说:“你今天晚上有事情,那现在总该没事情吧,正好这里没人,咱们好好地快活一下。” 秦俊鸟说:“‘春’草,现在是白天,这种事情还是等晚上吧,我不习惯在白天‘弄’这种事情。” 秦俊鸟这么说当然是在找借口,他只是不想跟杨‘春’草发生那种关系。

下一篇   第828章 罪上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