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 早不哭晚不哭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26章 早不哭晚不哭

秦俊鸟看着麻素格那两条匀称圆润的大白‘腿’,咽了几口口水,说:“当然了,在我眼里你就是那天上的仙‘女’下凡。:。” 麻素格说:“我可不是啥仙‘女’下凡,我就是一个普通‘女’人。” 秦俊鸟这时伸手在麻素格的大‘腿’上‘摸’了两把,说:“你还说你是普通‘女’人,你也不看看哪个普通‘女’人能长这么两条白嫩的大‘腿’,你现在生了孩子都这么勾人,那当初没生孩子的时候还不得把人‘迷’死啊。” 麻素格轻轻地叹了口气,感概地说:“可惜啊,咱们认识的太晚了,咱们要是认识的早一点儿,我一定嫁给你。” 秦俊鸟苦笑着说:“就算咱们早就认识,你也不一定能看得上我,我这个人要长相没长相,要个头没个头,我没开酒厂的时候,家里穷得吃饭都困难,像你这么好看的‘女’人咋会嫁给一个穷小子呢,恐怕你连正眼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秦俊鸟的话说到了麻素格的心坎里,要是她没结婚之前就跟秦俊鸟认识的话,她肯定不会看上他的,要说麻素格的家庭条件在村里也算数一数二的,当时给她说媒的人都有一个连了,背地里追求她的男人更多,她都挑‘花’眼了,像秦俊鸟这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男人的确入不了她的眼。 麻素格笑了笑,说:“算了,不说那些了,咱们两个人现在在一起不是‘挺’开心的吗,咱们一定要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 秦俊鸟点头说:“你说的没错,人活着就要开开心心的,我这就把酒倒上,今晚咱们两个人喝个一醉方休。” 麻素格说:“我看这酒还是别喝太多了,点到为止吧,咱们还有正经事情要做呢。” 麻素格说完白皙的脸颊上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红晕,秦俊鸟当然知道她所说的正经事情是啥,两个人分开了这么长时间,必须得好好地腻歪一下,以解相思之苦。 秦俊鸟嘿嘿笑了几声,心领神会地说:“那好,咱们就少喝几杯,把时间都留着做正经事情。” 麻素格这时抬手在秦俊鸟的胳膊上打了一下,抿嘴说:“看你那个傻样,一会儿你轻一些。” 秦俊鸟没等麻素格的手缩回去,一把将她的手抓住,然后把鼻子凑过去,在她的手上嗅了几下,闭着双眼,一脸陶醉的模样,摇头晃脑地说:“嗯,真香啊,我这心里就跟吃了人参果一样舒坦。” 麻素格笑嘻嘻地说:“我这手刚给孩子擦过屁股,你还说香,你的鼻子是不是不好使啊。” 秦俊鸟把麻素格的手拿到眼前仔细地看了几眼,说:“是吗,我说这香味咋跟以前不一样了呢,不过没关系,我就爱闻这个味道,你就是让我闻一辈子,我都愿意。” 麻素格这时把手从秦俊鸟的手里‘抽’了回来,说:“别闻了,你这个样子我看着不舒服。” 秦俊鸟嬉皮笑脸地问:“那我啥样子你看着才舒服啊?” 麻素格轻咬着嘴‘唇’,一脸羞涩地说:“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这个坏东西。” 秦俊鸟看着麻素格一副娇羞的样子,心头一阵‘荡’漾,他拦腰抱起麻素格,喘着气说:“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想要你。” 麻素格急忙拍打了秦俊鸟的肩膀几下,说:“俊鸟,你快我放我下来,孩子在边上看着呢,等我把他哄睡了,你想咋样我都依你。” 秦俊鸟看了孩子一眼,不以为然地说:“他一个孩子能懂啥,不用管他,咱们忙咱们的。” 秦俊鸟抱着麻素格走到了‘床’前,他轻轻的把麻素格放到了‘床’上,然后把麻素格压在了身上,他刚把手放到麻素格的‘胸’口,就在这时麻素格的孩子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秦俊鸟此时已经是一副蓄势待发的架势,他正准备一鼓作气发动进攻,谁知道被这孩子突发的哭声给搅‘乱’了,秦俊鸟就如同被人劈头盖脸浇了一盆冷水一样,他的热情一下子就熄灭了。 秦俊鸟一脸扫兴地说:“这孩子啥时候哭不好,偏要在这个时候哭,他肯定是故意的。” 麻素格这时推了秦俊鸟几下,说:“你快下去,孩子他又不懂事,他咋会故意哭呢,我哄哄就好了。” 秦俊鸟只好从麻素格的身上爬起来,有些恼火地坐在一边看着麻素格的孩子,心想这个小东西真会挑时候,早不哭晚不哭,就在最关键的时候哭,看来这小东西是故意跟他过不去。 麻素格这时坐起身来,把孩子抱在怀里哄了起来。 秦俊鸟皱着眉头走到饭桌边,拿起酒杯自己一个人喝起酒来。 很快麻素格就把孩子哄睡着了,她把孩子轻轻地放在‘床’上,然后走到桌边坐下来,小声地说:“俊鸟,我来陪你喝。” 秦俊鸟看着熟睡的孩子,一脸无奈地说:“这个小东西总算睡着了,他要是不闭眼睛,咱们两个人啥都别想干。” 麻素格这时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说:“俊鸟,你就别跟一个孩子较劲了,他又不懂事,他咋知道啥时候该哭啥时候不该哭呢。” 秦俊鸟说:“看你说的,我咋会跟一个孩子较劲呢,那我也太没出息了,我就是要较劲也得跟孩子他妈较劲啊。” 秦俊鸟说完伸手在麻素格的细腰上‘摸’了‘摸’,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麻素格那高耸‘挺’拔的‘胸’脯。 麻素格这时端起酒杯,说:“来,俊鸟,咱们干一杯。” 秦俊鸟说:“好,咱们干一杯。” 秦俊鸟说完端起酒杯跟麻素格碰了一下,两个人各自把酒杯里的酒喝光了。 麻素格把酒杯放下,说:“俊鸟,你这双贼眼也太不老实了。” 秦俊鸟说:“我不仅这双贼眼不老实,我这双贼手也不老实。” 秦俊鸟这时把手从桌下伸过去,放在了麻素格的大‘腿’上,麻素格的大‘腿’滑腻而富有弹‘性’,秦俊鸟‘摸’起来就不想收手了。 麻素格急忙抓住秦俊鸟的手,说:“你急啥吗,咱们先喝酒,等喝完了酒随便你‘摸’。” 秦俊鸟说:“我现在就想‘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