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穿啥衣服都好看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24章 穿啥衣服都好看

秦俊鸟问:“家厚,你昨晚下半夜跑到大珠家里干啥去了?” 秦家厚长叹了一口气,面带愧‘色’说:“还能干啥,我去找吃的东西了,这两天我饿的头晕眼‘花’的,所以想到大珠的家里‘弄’点儿吃的东西。。” 秦俊鸟说:“你就是想吃东西也不用偷偷‘摸’‘摸’的,大珠是你的‘女’人,你光明正大地跟她要好了,咋还‘弄’得跟做贼一样啊。” 秦家厚苦笑了一下,说:“我也想跟大珠见面,可我这个样子不敢跟她见面,我怕连累她。” 秦俊鸟说:“你说的也有道理,你现在有官司在身,能不跟家里人联系就不跟家里人联系,这样也是为了家里人好。” 秦家厚说:“其实我一直都想跟大珠见面,在外边躲藏的这两年我天天都在想她,可是白天我根本不敢‘露’面,这村里的人都认识我,所以我只能等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出来活动,要不是被你发现了,我到现在还不敢跟大珠见面呢。” 秦俊鸟说:“家厚,你回村多长时间了?” 秦家厚说:“我都回来一个多月了。” 秦俊鸟问:“这一个多月你都住在啥地方啊?” 秦家厚说:“我刚开始回村的时候知道大珠住在你家,所以就住在你家附近的山上,后来大珠从你家搬了回来,我就在村口的树林里住了下来,这样也能离大珠近一些。” 秦俊鸟同情地说:“家厚,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睡不好也吃不好,你看你都瘦成啥样了。” 秦家厚说:“我受点儿苦没啥,要说我这也是自作自受,要不是我当初一时冲动把人家给打了,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秦俊鸟笑了笑,说:“现在好了,你跟大珠见了面,也见到自己的儿子了,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秦家厚也高兴地说:“是啊,没想到我儿子都长这么大了,你看他那模样长得多俊啊,将来长大了一定是个帅小伙。” 秦俊鸟这时忽然想起了他家以前猪蹄和猪肘子被偷的事情,他推断这件事情应该是家厚干的,想到这里,他问:“家厚,我家里丢的那些猪蹄和猪肘子都是你偷的吧?” 秦家厚点头承认,说:“是我偷的,那几天我没找到啥吃的东西,实在是太饿了,所以就在晚上‘摸’进你家里偷走了几个猪蹄和一个猪肘子。” 秦俊鸟说:“那个时候家里只有大珠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家,小珠当时正在医院里照顾金宝叔,你为啥不偷偷地跟大珠见上一面啊,这样也能让大珠安心。” 秦家厚说:“我怕还有别人住在你家里,所以没敢动那个心思。” 秦俊鸟说:“那你打算以后咋办啊?你总不能这么躲躲藏藏地过一辈子吧。” 秦家厚一脸愁容地说:“我还没想好以后该咋办,走一步算一步吧。” 秦俊鸟说:“正好这里清静,那你就在这里好好想想吧。” 秦俊鸟又跟秦家厚聊了几句,说的都是秦家厚漂泊在外的那些遭遇,这两年他一直都躲在外省,他怕被警察抓到,根本不敢找正式的工作,只能四处打零工,挣的钱勉强能填饱肚子,有的时候连住的地方都没有,风餐‘露’宿是常事儿。秦家厚之所以会偷偷跑回村里来,是因为两个月前他身上所有的钱都被人偷了,同时他又得了病,他当时病饿‘交’加,差点儿没死在外省,幸亏有好心人帮他,他才捡回了一条命,等病好之后,他实在不想在人生地不熟的外省待了,就一路打工回到了村里。 后来秦家厚有些累了,他这些天一直都睡在野外,身子骨有些虚弱,秦俊鸟不想影响他休息,找个借口出了宿舍。 秦俊鸟来到水房洗了一把脸,正要喝水漱口,这时他看到麻素格端着洗脸盆走进了水房。 麻素格没想到秦俊鸟会在水房里,她有些意外说:“俊鸟,你啥时候来的啊?” 秦俊鸟笑着说:“我刚来不一会儿。” 麻素格说:“俊鸟,你可有好些日子没来二分厂了,你都忙啥去了啊?” 秦俊鸟说:“我家里有点儿事情,所以一直没时间过来。” 麻素格笑了笑,抿嘴说:“那你到我屋里去坐坐吧。” 秦俊鸟说:“我还是不去了,让别人看到了不好。” 麻素格说:“有啥不好的,你又不是没到我屋里去过。” 秦俊鸟这想到了周建涛,他说:“素格,有个事情我要跟你说,周建涛前些日子被汽车撞成了残废,他的两条‘腿’走不了路了,下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过活了。” 麻素格听到周建涛被车撞成残废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她只是淡淡地说一句:“周建涛这也是算是罪有应得。” 秦俊鸟说:“素格,以后你就解脱了,他再也不会来缠着你了。” 麻素格说:“俊鸟,我不想说那个人的事情,他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 秦俊鸟说:“好吧,我以后再也不在你的面前提起他了,以免你听了之后心里不痛快。” 麻素格说:“俊鸟,前几天我买了一条连衣裙,我一次都没穿过呢,一会儿我穿上,你看好看不好看。” 秦俊鸟笑着说:“还用看吗,当然好看了,就凭你的身材,穿啥衣服都好看。” 麻素格噘起嘴,说:“你还没看咋就知道好看呢。” 秦俊鸟嘿嘿笑了两声,伸手在麻素格的细腰上‘摸’了两把,说:“我觉得你不穿衣服的时候最好看。” 麻素格一脸娇羞地说:“那今天我就让你看个够。” 麻素格说完硬把秦俊鸟拉到了她的屋子里。 进到屋子里后,秦俊鸟看到麻素格的孩子正在睡觉,对面的墙上挂着一条淡蓝‘色’的连衣裙,这条连衣裙应该就是麻素格新买的。 麻素格这时忽然从他的身后紧紧地抱住他,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说:“俊鸟,你知道吗,这几天我天天都在想你,可你倒好,都这么长时间了才‘露’面,我看你根本就没把我放在心上。” 秦俊鸟这时抓住麻素格的两只手,笑了一下,说:“素格,你这可是冤枉我了,我早就想来看你了,可我实在是‘抽’不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