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久别重逢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22章 久别重逢

今晚天上没有月亮,院子里乌漆墨黑的,一丝亮光都没有。 秦俊鸟虽然离秦家厚很近,可根本看不清楚秦家厚的模样,他只能闻到秦家厚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呛鼻的馊臭味儿,秦家厚应该有很长时间都没有洗澡了。 秦俊鸟说:“家厚,咋会是你啊?这些日子你跑到啥地方去了啊?” 秦家厚叹了口气,带着哭腔说:“俊鸟叔,一言难尽啊,这两年我在外边可是吃尽了苦头。” 秦俊鸟这时向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问:“家厚,你回来的事情村里有人知道吗?” 秦家厚说:“我是偷偷回来的,村里没有人知道,就连我家里人都不知道。” 秦俊鸟说:“没人知道就好。” 秦家厚说:“俊鸟叔,我都一天没吃东西了,你能给我‘弄’点吃的东西吗?我都饿坏了。” 秦俊鸟说:“家厚,你先忍一下,吃的东西有的是,一会儿让你吃个够。” 秦家厚点头说:“中。” 秦俊鸟这时走到窗户前,轻轻地敲了几下窗户,小声地说:“大珠,小珠,快把‘门’打开。” 这时仓房里亮起了灯,廖大珠和廖小珠虽然都已经睡了,可是两个人一直都没睡踏实,秦俊鸟和秦家厚在院子里扭打的时候,两个人就被吵醒了,她们不知道外边的情况,所以一直不敢出声,忐忑不安地听着外边的动静,生怕被坏人给跑了。 仓房里这时传来了廖小珠的声音:“俊鸟,那个坏人抓到了吗?” 秦俊鸟说:“坏人的事情等我进屋再跟你们说。” 这时仓房里又响起了廖大珠的声音:“俊鸟,我刚才好像听到家厚的声音了。” 没等秦俊鸟说话,廖小珠‘插’嘴说:“姐,你这是想秦家厚想的,听谁的声音都像秦家厚,我看你都快魔怔了。” 秦俊鸟心里好笑,寻思着还是廖大珠熟悉秦家厚,一听就能听出来是他的声音,一会儿秦家厚站到她的面前,不知道她会高兴成啥样呢。 秦俊鸟说:“大珠、小珠,你们把衣服穿好,我这就进去了。” 秦俊鸟这时借着仓房里透‘射’出来的微弱的灯光看了秦家厚一眼,他这一看不要紧,把他吓了一大跳,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他认识的那个秦家厚。只见秦家厚的头发又长又‘乱’,脸上胡子拉碴的,身上的衣服脏乎乎的,衣襟的‘胸’口处油光发亮,衣袖和肩膀还破了好几个大‘洞’,秦家厚的这副模样就跟个到处讨饭吃的叫‘花’子一样。 这时仓房的‘门’开了,廖小珠站在‘门’口向秦俊鸟这边张望着,好奇地问:“俊鸟,那个坏人在啥地方啊?”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哪有啥坏人,咱们进去说。” 秦俊鸟说完拉着秦家厚走进了仓房里,这仓房有两间,进‘门’是厨房,里边的一间才是住人的。 廖小珠这时才注意到跟秦俊鸟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人,她一开始没认出秦家厚来,她看到秦俊鸟拉着一个叫‘花’子模样的人走了进来,一脸不高兴说:“俊鸟,你让我说你啥好呢,这里可是我家,你咋能往我家里领这些不三不四的人呢,你快把这个叫‘花’子给我带走。” 秦俊鸟瞥了秦家厚一眼,说:“小珠,你好好看看这人是谁?他可不是啥不三不四的人。” 廖小珠仔细打量了秦家厚几眼,虽然秦家厚蓬头垢面的,可毕竟模样变化不大,廖小珠马上认出他来,她惊讶地说:“是你,秦家厚。” 里边的一间屋子里,廖大珠这时正坐在炕边穿鞋,当她听到“秦家厚”这三个字,连鞋都顾不上穿,光着脚就跑了出来。 廖大珠一眼就认出了一副叫‘花’子模样的秦家厚,她又惊又喜,一把抱住秦家厚就哭了起来。 秦俊鸟见状,急忙把仓房的‘门’关好,压低声音说:“大珠,你小点儿声哭,小心让你爸听到了,家厚回来的事情可不能让别人知道。” 廖大珠止住了哭声,‘抽’泣着说:“好,我不哭,我刚才是太高兴了,所以没忍住。” 秦俊鸟说:“大珠,有啥话咱们进屋说,家厚回来是好事儿,可不能再哭了。” 四个人进到了屋子里,秦家厚看着在炕上睡得香甜的孩子,高兴地说:“这就是我的孩子吧,我离开大珠的时候这孩子还没出生呢,没想到现在都长这么大了。” 廖大珠用手擦了擦眼泪,喜上眉梢地说:“家厚,你好好看看,这是咱们的儿子,你看儿子长得多像你啊。” 秦家厚咧嘴大笑,伸手在孩子的额头上轻轻地‘摸’了一下,说:“儿子长得像我,你看这眉眼,几乎跟我一模一样。” 廖大珠这时乐得嘴都合不上了,她日思夜想的秦家厚现在就站在她的面前,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两年来她一直都在期待这一刻,现在终于把他盼回来了,以后她和孩子可就有盼头了。 秦俊鸟说:“大珠,给家厚‘弄’点东西吃吧,家厚都一天没吃东西了。” 廖大珠说:“吃晚饭的时候还剩下一些包子,我这就去给他热。” 秦家厚说:“不用热了,我都饿了坏了,我现在就想吃。” 廖大珠说:“那好,我这就给你去拿。” 很快廖大珠就端来了一个饭盆,饭盆里装着十几个包子。 秦家厚这时一把从廖大珠的手里抢过饭盆,一手抓起一个包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廖大珠看到秦家厚这副吃相,眼中含着泪说:“家厚,你慢点儿吃,小吃噎着。” 秦家厚只顾着吃包子,根本没空说话,他抬头看了廖大珠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又低头猛吃起来。 秦俊鸟说:“大珠,去给家厚倒点热水吧,给家厚暖暖身子。” 廖大珠点头说:“好,我去倒水。” 等到廖大珠倒水回来的时候,秦家厚已经把饭盆里的包子全都吃没了。 廖大珠说:“家厚,你吃饱了没有?” 秦家厚可怜兮兮地说:“我只吃了一个半饱。” 廖大珠说:“那我再去给你做点儿吃的吧。” 秦俊鸟说:“大珠,还是别做了,家厚这是饿坏了,他吃这些就够了,要是吃多了,容易撑着,可不能把家厚撑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