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啥都没发生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2章 啥都没发生

夏丽云和郭老板摆开架势,准备分出个高下。 秦俊鸟看得出来这个郭老板的酒量绝对不在夏丽云之下,他那个将军肚鼓得就跟扣了一口锅一样,估计喝个十斤八斤的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郭老板得意地说:“夏秘书,你看我们们俩是用杯子喝呢,还是直接用瓶子喝。” 夏丽云满不在乎地说:“我听郭老板的,郭老板你说怎么喝就怎么喝,我无所谓。” 郭老板笑着说:“好,夏秘书真是豪爽,我看我们们俩也别费那事儿了,直接用瓶子喝吧。” 夏丽云点头说:“没问题,就听你的,用瓶子喝。” 秦俊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想制止两个人,可是转念一想,姜红光都没能拦住两个人,他跟那个郭老板又不熟,人家根本不会听他的。 夏丽云和郭老板一人拿起了一瓶酒,郭老板把酒瓶打开,看了夏丽云一眼,说:“夏秘书,我先喝,给你带个头。” 夏丽云也把酒瓶打开,点头说:“你喝完了,我就喝。” 郭老板举起酒瓶,把瓶口对着嘴一口气就把酒瓶里的酒喝得一滴不剩,喝完后郭老板把酒瓶在夏丽云的面前晃了几下,说:“夏秘书,该你了。” 夏丽云点点头,把酒瓶打开,也学着郭老板的样子把酒喝光了。 看着夏丽云喝完后,郭老板拍了一下巴掌,说:“好样的,夏秘书真是女中豪杰啊,我老郭从心里佩服。” 夏丽云微笑着说:“郭老板,这才刚刚开始,你现在夸我还有些早吧。” 郭老板说:“看来夏秘书是有把握赢我了?” 夏丽云说:“这种事情用嘴说是没有用的,关键还得看酒量。” 郭老板和夏丽云很快就喝了十几瓶酒,郭老板一开始喝的很快,不过渐渐的就慢了下来。夏丽云喝到后来也有些喝不下去了,不过她还在咬牙坚持着。其实两个人都已经快要喝不下去了,就看谁能耗到最后。 秦俊鸟见状走过去,说:“小夏,你不能再喝了。” 夏丽云瞪了秦俊鸟一眼,没好气地说:“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秦俊鸟说:“小夏,这酒又不是啥好东西,你还是别喝了,喝多了会伤身的。” 郭老板这时说:“夏秘书,你要是真喝不下去了,不用太勉强,你就算认输了也不过就是亲我一下嘛,你又不损失啥。” 夏丽云笑了笑,说:“郭老板,咱们俩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郭老板说:“既然你不肯认输,那这酒咱们就继续喝。” 郭老板拿起一瓶酒,把头微微地向上抬了一下,把酒瓶里的酒向嘴里倒了进去,可是没等酒瓶里的酒喝到一半,郭老板忽然停了下来,他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嘴巴闭着紧紧的,脸上扭曲着,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姜红光看到郭老板这个样子,知道他喝多了,急忙走过来,笑着说:“郭老板,我看算了,你别再喝了,今天这顿酒钱我来付。” 姜红光的话刚说完,郭老板一张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姜红光一看郭老板吐了,走到他的身边伸手在他的背后轻轻地拍打着,郭老板吐了一会儿,把肚子里的酒几乎要吐干净了才停了一下。他着夏丽云,含混不清地说:“夏秘书,今天我输了,这酒钱我来付。” 姜红光说:“郭老板,你看你吐成这个样子,我扶着你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郭老板点头说:“麻烦你了,姜厂长。” 姜红光扶着郭老板去出了包房,包房里剩下的人都对夏丽云的酒量赞不绝口。不过夏丽云比郭老板也强不了哪去,她只觉得头脑发沉,眼睛看东西都是重影的,嘴里的舌头也有些发硬,想说话根本说不出来。要不是郭老板逞强,换成夏丽云先喝这瓶酒的话,她也得吐出来。 夏丽云勉强跟包房里的人应付了几句,然后摇摇晃晃地向包房外走去,她想出去透透气,到洗手间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些。 秦俊鸟也跟在夏丽云的身后走了出去,夏丽云刚走出包房,还没走出五米,身子就开始剧liè地摇晃起来,眼看着就要摔倒,秦俊鸟慌忙跑过去拉住她,她眯缝着眼睛看了秦俊鸟一眼,张嘴刚想说话,身子忽然一软,人就倒了下去,秦俊鸟手疾眼快,夏丽云的身子刚刚倒下去,秦俊鸟就一伸手紧紧地抱住了她。夏丽云这时已经睡了过去。 秦俊鸟一看夏丽云已经成这样子了,只好跟包房里的人打了声招呼,把她背在身上出了歌厅,他在大街上栏了一辆车把夏丽云送回了家。 到了夏丽云的家里以后,夏丽云还在睡着,秦俊鸟把她抱到炕上,把她的外衣和鞋子都脱了,然后给她盖上被子。把夏丽云安排好之后,秦俊鸟本打算回厂子里,可是这个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他就算回去了,厂子的大门估计早就锁上了,他可能连门都进不去。 秦俊鸟想了一下,决定在夏丽云的家里过一夜,等明天天一亮就回厂子里。 秦俊鸟从夏丽云的床上拿了一张被子,然后走到门口的一个旧沙发上躺了下来,把被子盖好,很快他就睡着了。 秦俊鸟睡着后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回到了家里,他走进家门就看到苏秋月脱得光溜溜的躺在炕上冲着他笑。他看着苏秋月的白花花的身子,迫不及待地爬上炕,把裤子一脱,就在苏秋月的身上动了起来。 就在这时,秦俊鸟觉得自己好像不是在做梦,他的身上好像真有个女人,他一激灵,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屋子里没有亮灯,黑漆漆的,秦俊鸟根本看不清东西,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上骑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他不用猜也知道,她是夏丽云。 原来秦俊鸟睡着了之后,夏丽云被尿给憋醒了,她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发现秦俊鸟就睡在门口,上厕所回来之后,夏丽云借着酒劲壮胆,想趁着秦俊鸟睡觉的时候跟他把生米煮成熟饭。可夏丽云毕竟是头一次弄这种事情,根本没啥经验,鼓捣了半天也不得其门,结果好事没弄成,反倒把秦俊鸟给弄醒了。 夏丽云的一只手正握着秦俊鸟下身的那个东西,而另一只正在秦俊鸟的胸膛上摸着,秦俊鸟急忙一把抓住夏丽云握着他下身的那只手,喘着气说:“小夏,你这是干啥,赶快停下来。” 夏丽云一看秦俊鸟醒了,脑筋动了一下,娇声说:“俊鸟,你醒了更好,反正刚才我都跟你弄了一次了,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我还想再要一次,你现在就给我好吗。” 秦俊鸟一听夏丽云的话,心里头一凉,心想自己刚才怪不得在梦里梦到跟苏秋月弄那种事儿了,原来那不是梦,刚才自己其实是跟夏丽云在一起。秦俊鸟转念又一想觉得有些不对,别人做种事情都是清醒着的时候做的,自己咋会在梦里跟夏丽云做这种事情呢,难道是夏丽云在编谎话骗自己。 秦俊鸟说:“小夏,你刚才跟我是你这辈子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吗?” 夏丽云说:“当然是第一次了,我可是个清白姑娘,在你之前,我从来没有让别的男人碰过我。” 秦俊鸟说:“我听人说,女人第一次跟男人做那种事情的时候都要见红的,你见红了吗?” 夏丽云愣了一下,说:“啥见红不见红的,我不知道,我听不懂你在说啥。都这个时候了,你咋还有心情问这种问题,这要是换了别的男人早就忍不住痛快起来了,你倒还挺能沉得住气的。” 秦俊鸟说:“这种事情必须得问清楚了,如果你把第一次给了我的话,我就要对你负责,我可不是那种痛快完了,提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的男人。” 夏丽云有些不耐烦地说:“我不用你负责,再说你咋负责啊,你都是有媳妇的人了,你还能把我娶了当小老婆不成,那可是犯法的事情。” 秦俊鸟说:“我当然不能娶你当小老婆了,我回去就跟我家里的媳妇离婚,然后跟你结婚,让你光明正大地当我的媳妇。” 夏丽云说:“你想娶我,我还不愿意嫁给你呢,我可不愿意跟你去那个山沟里受苦。别说废话了,你快些弄吧,你想咋弄都行,只要你能痛快就好。” 秦俊鸟说:“你是一个城里姑娘,这么有文化,不会连见红是啥意思都不懂吧,这种事情就连我村里不识字的老婆子都懂。” 夏丽云本来心里烧着一团火,急切地想跟秦俊鸟把事情弄成了,可是没想到秦俊鸟揪住这个问题不放,让她顿时没了兴致,心里头就跟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激情和渴望。 夏丽云恼火地从秦俊鸟的身上下去,气哼哼地说:“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我算服了你了,我没见红,我刚才是骗你的,我跟你啥都没有发生,我就是摸了你几下,你要是觉得吃亏了的话,那你就摸我几下好了。” 秦俊鸟这时才放下心来,自己猜的没错,夏丽云果然是在拿假话哄他,幸好自己留了个心眼,要不然还让她给骗了。 秦俊鸟说:“那就好,我要是真跟你发生啥事情了,那我还咋做人啊。”去分享

上一篇   第81章 找乐子

下一篇   第83章 照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