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发廊外兑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04章 发廊外兑

秦俊鸟看到孟‘玉’双非常爱惜这些他给买的衣服和鞋,笑着说:“‘玉’双,这些衣服又不是啥值钱的东西,你要是喜欢就穿着好了,穿坏了我再给你买。。:。” 孟‘玉’双说:“这些衣服够我穿一阵子的了,我不能再‘花’你的钱了,你为了我家里的事情已经‘花’了很多钱了,我哪还有脸再让你给我‘花’钱啊。” 秦俊鸟说:“‘玉’双,你不用想那么多,这钱是身外之物,只要你的日子过得好,我就是‘花’再多的钱也愿意。” 孟‘玉’双的眼圈一红,说:“俊鸟,我这辈子能遇上你是我的福分,还没有一个男人像你对我这么好,就是廖金清也没给我买过这么好的衣服。” 秦俊鸟说:“‘玉’双,这几天你就带着孩子在乡里住着,安心地把身上的伤养好了。” 孟‘玉’双这时看了孩子一样,说:“俊鸟,你再开一个房间吧。” 秦俊鸟有些不解地问:“为啥要再开一个房间啊?” 孟‘玉’双轻咬着嘴‘唇’,眼角眉梢‘荡’漾着‘春’情说:“你给我和孩子买了这么多东西,我咋说也得好好地慰劳你一下吗。” 孟‘玉’双所说的“慰劳”当然就是用身体来慰劳秦俊鸟,除了自己的身体外,她也拿不出别的东西来。 秦俊鸟明白孟‘玉’双的意思,他在孟‘玉’双的大‘腿’上‘摸’了几下,说:“‘玉’双,你的身上有伤,咱们不能‘弄’那种事情,等你身上的伤养好了,咱们想咋样快活就咋样快活。” 孟‘玉’双说:“我身上的这点儿伤不算啥,我没那么娇贵,再说了我身上有伤也不耽误咱们‘弄’那种事情啊。”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玉’双,听话,你的身子要紧,我可不想你身上的旧伤没好再‘弄’出新伤来,以后咱们有的是时间‘弄’那种事情,也不在乎这几天,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紧把身子骨养好了。” 孟‘玉’双没想到秦俊鸟会这么体贴,处处都在为她着想,这让她倍感温暖。 孟‘玉’双笑着说:“好,我听你的,赶紧把身上的伤要好了,到时候好跟你快活上三天三夜。” 秦俊鸟说:“‘玉’双,现在天还没黑,我出去走走,看看能不能帮你租个房子。” 孟‘玉’双说:“俊鸟,我跟你一起去吧。” 秦俊鸟说:“不用了,你还是留在这里照看孩子吧,我一个人去就成。” 秦俊鸟出了小旅店,沿着街道闲逛,心里寻思着给孟‘玉’双找房子的事情。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拦住了秦俊鸟,她笑着说:“秦老板,好久不见啊。” 秦俊鸟打量了‘女’人一眼,马上认出她来,这个‘女’人就是汪喜玲。 秦俊鸟笑着说:“真巧啊,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你。” 汪喜玲说:“一点儿都不巧,我都跟在你身后‘挺’长时间了。”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你一直都跟在我的身后跟着,你咋知道我来乡里了啊?” 秦俊鸟说完向身后看了几眼,怪自己太粗心大意了,汪喜玲一直在身后跟着他,他却一点儿也没发觉。 汪喜玲说:“我不仅知道你来乡里了,我还知道刚才带着一个‘女’人去发廊烫头了。” 秦俊鸟点头说:“是啊,这你也知道。” 汪喜玲这时拉下脸来,有些不高兴地说:“秦老板,这我可就要说你几句了,你知道我是开发廊的,你带人烫头为啥不去我的发廊啊?” 秦俊鸟一时语塞,汪喜玲说的没错,他跟汪喜玲也算是熟人,他带孟‘玉’双烫头,按理说应该去汪喜玲的发廊照顾她的生意,不该到别处去。 秦俊鸟的眼珠子一转,陪着笑脸说:“小汪啊,这件事情怪我,我这个人记‘性’不好,早把你的开发廊的事情忘到脑后了,下回我要是带人烫头一定去你的发廊。” 其实秦俊鸟这么说都是借口,他压根就不想带孟‘玉’双去她的发廊,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和孟‘玉’双的关系,尤其是汪喜玲,她是个为了钱连自己都敢出卖的‘女’人,要是让她知道了秦俊鸟和孟‘玉’双的关系,肯定会给秦俊鸟带来麻烦的。 汪喜玲撇了撇嘴,说:“秦老板,你就别说瞎话了,我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你瞒不了我,你是不想让我知道你和那个‘女’人的关系,所以才没带她来我的发廊烫头。” 汪喜玲一语道破了秦俊鸟的心思,让他非常尴尬,他勉强笑了一下,说:“小汪,看你说的,那个‘女’人跟我一个村的,我跟她啥关系都没有,我没啥好隐瞒的。” 汪喜玲冷笑了几声,说:“秦老板,在我的面前你就别装好人了,这男人找‘女’人相好是很正常的事情,你是个有钱人,找个‘女’人乐呵一下没啥大不了的。” 秦俊鸟知道再抵赖下去是没用的,汪喜玲刚才肯定啥都看到了,说不定连他和孟‘玉’双说的那些话都听到了。 秦俊鸟搓了搓手,说:“小汪,我和她之间不像你想的那样……” 汪喜玲摆了摆手,打算秦俊鸟的话,说:“秦老板,我可不想听你和那个‘女’人的故事,说实话那个‘女’人长得‘挺’不错,可惜就是年纪大了点儿,不过一个人一个口味,我能理解。” 秦俊鸟不想多说孟‘玉’双的事情,他故意岔开话题说:“小汪,你出来这么长时间,那发廊的生意咋办啊?” 汪喜玲说:“其实那个发廊我早就不想开了,一天累到晚也挣不了多少钱,我想把那个发廊兑出去,到县城去做生意。” 秦俊鸟的眼睛顿时一亮,问:“那你的发廊找到接手的人了吗?” 汪喜玲说:“还没找到,可能是我的要价太高了,来了几个想接手的,不过一听我的要价就都转身走了。” 秦俊鸟说:“小汪,你的发廊兑给我吧。” 秦俊鸟以前去过汪喜玲的发廊,他知道汪喜玲的那个发廊地段还不错,而且发廊后边的那个小院也是汪喜玲的。他正在给孟‘玉’双找住的地方,汪喜玲的发廊再合适不过了。孟‘玉’双和孩子可以住在后边的院子里,而前边的发廊可以用来做生意,这样孟‘玉’双的生活也有了着落,就不用再过以前那样的苦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