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0章 胳膊上的淤青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00章 胳膊上的淤青

王雨来这下彻底吓傻了,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秦俊鸟看到王雨来被吓破了胆,心里暗自好笑,他挥动着手里的菜刀,说:“王雨来,我可不是吓唬你,你自己掂量着办,你要是不想要这条小命了,我这就成全你。” 王雨来陪着笑脸说:“俊鸟兄弟,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乡亲,你有啥话好好说吗,赶快把菜刀放下,这菜刀可是要人命的东西。” 秦俊鸟冷哼一声,说:“你还好意思说咱们是一个村的乡亲,你要是真那么想的话,就不会要去乡里告我了,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王雨来低声下气地哀求说:“俊鸟兄弟,我知道我错了,我都已经把告状的材料给你了,你就放过我这一回吧。” 秦俊鸟说:“王雨来,这件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有件事情咱们可得说清楚了,你媳‘妇’可不是我拐跑的,是你媳‘妇’不想跟你过了,才搬到外边去住了,你以后要是再敢往我的身上泼脏水,说我拐跑了你媳‘妇’,到时候可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王雨来说:“俊鸟兄弟,你放心,我以后绝地不会胡说了,我一定把嘴巴管好,保证今后不再提这件事情了。” “算你识相,我也懒得跟你废话。”秦俊鸟说完转身出了屋子,在走到院子里的时候一挥手把菜刀扔在了王雨来家的牛棚里。 秦俊鸟刚走出王雨来家的大‘门’,孟‘玉’双就从大‘门’旁边的柴垛后走了出来。 孟‘玉’双向院子里张望了几眼,说:“俊鸟,王雨来咋说?” 秦俊鸟向四下里看了几眼,小声说:“换个地方说话。” 孟‘玉’双向王雨来家后边的一个院子指了指,说:“咱们去孟小光家吧,孟小光自从前年去县城打工,一直没回过家。” 秦俊鸟点头说:“好吧,就去孟小光家,你先去,我随后就到。” 孟‘玉’双笑着说:“那好,我等你。” 孟‘玉’双说完转身快步向孟小光走去,秦俊鸟随后也跟了上去,等到孟‘玉’双进到孟小光家的院子里后,他并没有直接跟进去,而是绕着孟小光家的院子走了一圈儿,再确定周围没有人后才一溜烟进了孟小光家的院子。 要说这孟小光跟孟‘玉’双沾些偏亲,自从前年他媳‘妇’被一个城里的包工头给拐跑了,他就一个人跑到县城去打工再也没回来过,家里出了这样的丑事,他哪里还有脸在村里待下去,他走的时候把房‘门’钥匙‘交’给了孟‘玉’双,让她得闲的时候过来帮忙照看一下。 秦俊鸟进到了屋子里后,孟‘玉’双一把将秦俊鸟抱住了,她那两座丰满‘肥’实的‘肉’山压在了秦俊鸟‘胸’口上,把秦俊鸟心里的火都给撩拨起来了。 秦俊鸟这时也伸手搂住了孟‘玉’双的腰,笑着说:“‘玉’双,这次多亏了你给我报信,要不然让王雨来那小子跑到乡里去闹起来,到时候闹得风言风语的,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孟‘玉’双抿嘴一笑,说:“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想咋样谢我啊。” 秦俊鸟慢慢地把手向下移动,最后停在了孟‘玉’双的屁股上,他轻轻地‘摸’了几下,眯缝着眼睛说:“你想让我咋样谢你,我就咋样谢你。” 孟‘玉’双这时在秦俊鸟的胳膊上用力地掐了一下,埋怨说:“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这么多天也不说来看看我,你是不是觉得腻了,不想跟我好了啊?” 秦俊鸟痛得一咧嘴,说:“看你说的,我这几天不是忙吗,我要是有空的话早就来看找了。” 孟‘玉’双说:“那你跟我说说,你这些天都去忙啥事情了?” 秦俊鸟这时想起了还不知道下落的苏秋月,不禁叹了一口气,说:“算了,我这些天够心烦的,还是不说那些糟心的事情了。” 孟‘玉’双看到秦俊鸟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问:“咋了,俊鸟,你是不是遇到啥难处了?说出来让我听听,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你啥。” 秦俊鸟说:“就算说了也没用,你帮不了我。” 孟‘玉’双看到秦俊鸟不愿意,也就没有刨根问底地问下去,她笑了笑,说:“俊鸟,别想那些烦心的事情了,今天咱们两个人好不容易在一起,得好好地快活一下。” 秦俊鸟向炕上看了一眼,说:“你不会想在这里‘弄’那种事情吧?” 孟‘玉’双说:“这里不‘挺’好的,没人打扰咱们,咱们想干啥就干啥。” 秦俊鸟有些担忧地说:“可这里是孟小光家。” 孟‘玉’双知道秦俊鸟在担忧啥,她说:“你放心吧,这孟小光都好几年不回来了,这屋子平时都我过来帮他打扫,村里人更不会到这里来,你就放心吧。” 孟‘玉’双放开了秦俊鸟,她走到炕边坐下来,然后一个接一个地解开了上衣的纽扣,她把外衣脱掉,‘露’出了里边的白‘色’带碎‘花’的背心。 秦俊鸟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孟‘玉’双的胳膊上,只见她的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一看就知道是被打后的淤青。 秦俊鸟一把抓住孟‘玉’双的胳膊,说:“‘玉’双,你这个胳膊是咱‘弄’的啊?” 孟‘玉’双的身子顿时颤抖起来,她眼中含着泪说:“这都是廖金清那个骡子打的。” 秦俊鸟有些惊讶地看着那一块块大小不一的淤青,气愤地问:“他为啥打你啊?他不是不管你跟别的男人相好吗。” 孟‘玉’双说:“她是不管我跟别的男人相好,可你别忘了他也是个男人。” 秦俊鸟说:“你不是说他的命根子废了吗。” 孟‘玉’双的眼圈儿一红,眼泪登时落了下来,她‘抽’泣着说:“他的命根子是废了,可他还是个男人,他有时候起了‘性’,憋得难受,那东西又是废物不能用,他就把我的衣服脱光了,不是打我就是掐我,一折腾就是小半夜,这些天我遭的罪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孟‘玉’双越说越伤心,说完低头嘤嘤地哭了起来,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地往下掉。 秦俊鸟惊愕不已地看着孟‘玉’双胳膊上的伤痕,心疼地说:“你咋能这样对你呢,真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他不是把你往死里折腾吗。”

下一篇   第801章 逃离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