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假的真不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0章 假的真不了

夏丽云说:“俊鸟,你把眼睛睁开,别的男人要是看到不穿衣服的女人恨不得借一双眼睛看,你反倒把眼睛闭上了,就好像我是啥怪物似地。” 秦俊鸟依然闭着眼睛说:“小夏,我不是不敢看,我是不能看,。” 夏丽云有些恼火地说:“秦俊鸟,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的胆子咋比耗子还小啊,都这个时候了,你咋还没有我一个女人放得开。” 秦俊鸟劝她说:“小夏,你还年轻,又这么漂亮,想找啥样的男人找不到,我是个结了婚的男人,你可不能干钻牛角尖的事情。” 夏丽云这时下了床,说:“别的男人再好我看不上,我就看上你了。” 秦俊鸟一看夏丽云是铁了心今晚要留在宿舍里,他不想继续跟她这么僵持下去,他说:“小夏,你一个人先冷静冷静,可不能因为一时头脑发热做出糊涂事儿来,我先出去走走,你一个人静下来好好想想。” 秦俊鸟转身开门出了宿舍,夏丽云一看秦俊鸟出了宿舍有些急了,她想去追秦俊鸟,可是她刚追到门口发现自己还光着身子,无奈只好回来穿衣服。 等夏丽云穿好衣服去找秦俊鸟时,秦俊鸟早已经没有了踪影。 夏丽云心里窝着火,心想这个秦俊鸟真是不解风情,自己一个黄花闺女在他面前都把衣服脱光了,这是换成别的男人早就不管不顾地扑上去了。不知道这个秦俊鸟的心里到底是咋想的。 夏丽云又回到了秦俊鸟的宿舍,她躺在床上暗自赌气,她要看看秦俊鸟能躲到什么时候,她就这么一直等着,一直等到秦俊鸟回来。 夏丽云在秦俊鸟的宿舍一直等到了半夜他也没回来,夏丽云有些扛不住了,上下眼皮不停地打架,嘴里哈欠连天,没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打起了瞌睡。 夏丽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朦胧之中,她忽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接着是开门的声音,等到她清醒过来想睁开眼睛的时候,进来的人已经把电灯给拉灭了。 宿舍里黑漆漆的,夏丽云睁着双眼根本看不清楚走进来的这个人长的啥样,只是隐约地看到一个人影蹑手蹑脚地向她走过来。 这时夏丽云的心里一阵激动,难道是秦俊鸟回心转意了。想到这里夏丽云的心里有了一种很大的满足感。秦俊鸟再怎么说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刚才自己把衣服脱光了,他看过了自己的身体不动心才怪呢。这样看来秦俊鸟虽然嘴上说的大义凛然,实际上跟普通的男人没啥两样,看到漂亮的女人就跟猫闻到了鱼腥一样,不吃到嘴里是不会安生的。 夏丽云笑着说了句:“有能耐你别回来啊,咋样,到底还是忍不住了吧,看你那没出息的样。” 进来的人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床前,不过他没有说话。 夏丽云一看进来的人没有说话,以为是秦俊鸟有些难为情,她说:“你都是有媳妇的人了,还有啥不好意思的,要说不好意思也是我不好意思,我以前还从来没有跟男人在一起……” 夏丽云说到这里就不好意思再继续说下去了,这个时候进来的人已经开始脱衣服了,宿舍里静悄悄的,进来的人每脱一件衣服,衣服掉落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 夏丽云每听到一次衣服掉落的声音,心跳就加快一次,心里既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甚至还有些害怕。 进来的人脱完衣服后,迫不及待地爬上了床,一翻身把夏丽云压在了身下。夏丽云没有反抗,甚至还很顺从。 进来的人一看夏丽云很温顺,胆子大了起来,把鼻子凑到她的身上,用力的嗅了嗅,似乎很陶醉的样子。 夏丽云笑了几声,说:“俊鸟,你咋像个狗一样啊,你跟你媳妇在一起的时候也这么闻来闻去的啊,真恶心。” 进来的人没有说话,依旧很享受地在夏丽云的身上嗅着,夏丽云被他刺激得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夏丽云有些受不了了,说:“俊鸟,你咋不说话呀,哑巴了,还是心里有愧,不敢说话。你要是再一声不吭,我可要一脚把你踢下去了。” 进来的人还是没有说话,不过他把手伸到了夏丽云的身上,在她的身上胡乱地摸了起来。夏丽云被他摸得心里痒痒的,两条腿不由自主地绞在了一起,呼吸也加重了。 进来的人一看夏丽云有了反应,摸得更卖力气了,他把手从夏丽云的衣领开口处伸到她的胸前,在她的一对肉峰上揉了起来。 夏丽云这次的反应更大了,身子不停地扭动着,嘴里呼呼地喘着粗气,下身的那个地方也有些湿了。 夏丽云双手搂住进来的人的脖子,柔声说:“俊鸟,别磨蹭了,我有些受不了了,你快点来真的吧。” 进来的人一听夏丽云想要来真的,更加兴奋了,他把夏丽云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掉,等他要去脱夏丽云的裤子时,夏丽云抓住他的手,有些难为情地说:“我自己来。” 夏丽云把自己的裤子和衬裤都脱掉了,下身只剩下一条三角裤衩没脱,这时她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碰了她的大腿根一下,她的心忽悠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她知道她碰到的是什么东西,她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碰到了那个硬邦邦的东西之后,浑身上下就有些不听使唤了。 夏丽云娇滴滴地说:“俊鸟,你轻一些,人家是第一次,你对人家别太粗鲁了。” 进来的人在夏丽云的大腿和腰上摸了几下,似乎是在摸索她两腿之间的那个神秘地方,夏丽云这时把两条腿分开配合着他。 进来的人找准方位,把夏丽云的裤衩拉掉,正要有进一步的动作。 夏丽云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心里突突的犹如鹿撞,这时进来的人可能是太激动了忽然咳嗽了一声。 夏丽云听到这声咳嗽后,心里顿时一惊,因为这个人的声音根本不是秦俊鸟的声音。 夏丽云慌忙并拢双腿,惊叫着说:“你到底是谁,快说话,你要是不说话的话,我可要开灯了。” 进来的人一听夏丽云要开灯有些慌了,急忙把夏丽云的两条腿牢牢地按住,想要强行进入她的身体。 夏丽云一看进来的人要来硬的,更加确定他不是秦俊鸟了,双手在他的身上和脸上乱抓,痛得进来的人叫了几声,慌忙伸手把夏丽云的双手给控制住了。 夏丽云怒声说:“你不是俊鸟,你快放开我,你这个流氓。你再不放我,我可就要大声喊了。” 进来的人当然不肯放开她了,谁愿意让到了嘴边的鸭子的飞了,他把身子死死地压在夏丽云的身上,让她动弹不得,伸手把她的嘴给堵住了,夏丽云这时想叫也叫不出声了。 进来的人几次想把下身的东西送入夏丽云的两腿间,可是都被夏丽云扭动着身子给躲开了,累得进来的人不停地喘着粗气。 夏丽云趁着进来的人喘气的时候,忽然一挺身,用脑袋狠狠地撞了进来的人的脑袋一下,进来的人痛得身子一颤悠,差点没从床上滚下去,双手抱着脑袋痛苦地呻吟着。 夏丽云撞这一下把自己也撞得不轻,两眼直冒金星,脑袋里“嗡”“嗡”作响,就跟快要爆炸了一样。 夏丽云强忍剧痛,猛地一抬腿,一脚踢中了进来的人的下身,进来的人被踢得发出了一身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双手捂着裤裆从夏丽云的身上滚了下去。 夏丽云急忙跑下床,抢在进来的人之前冲到了门口,一把拉亮了电灯。 这时夏丽云才看清楚进来的人竟然是邹大彪,邹大彪双手捂着裤裆跪在床头,一张脸都快要拧成麻花状了,额头上鼓起一个青紫色的大包。 夏丽云一看进来的人是邹大彪,又羞又怒,她愤怒地走到邹大彪的面前,抬手就打了他两个耳光,怒骂着:“邹大彪,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你竟敢占我的便宜,我要是去公安局告你。” 邹大彪冷笑着说:“我承认我不是啥好东西,可你也不是啥好人。” 夏丽云一瞪眼,质问他说:“我咋不是好人了,你把话说清楚了。” 邹大彪说:“你要是好人的话,你大晚上跑到人家的宿舍里来干啥,你刚才说的那些肉麻的话还用我再给你重复一遍吗。” 夏丽云气急败坏地说:“你给我滚,马上就滚,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如果今天的事情你要是敢泄露出去一个字,我就到公安局告你耍流氓,让你去蹲监狱。” 邹大彪嘿嘿笑了几声,说:“你放心,今晚的事情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对于我来说刚才的事情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回忆,我永远都不会忘了的,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我没能跟你把事情做成了,没尝到弄你时是个啥滋味儿。” 夏丽云把宿舍的门一开,怒不可遏地说:“你给我滚,马上就滚,我不想看到你,也不想听你说话。” 邹大彪从地上站起来,双手捂着裤裆,狼狈地出了宿舍。去分享

下一篇   第81章 找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