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钻高粱地 - 山村如此多娇

第8章 钻高粱地

这几天地里的农活不多,秦俊鸟骑着自行车去了趟乡里,他干活的锄头坏了,他想找陈铁匠再给他打一把。 到了乡里陈铁匠家里,不巧的是陈铁匠不在家,秦俊鸟就把打锄头的事情告诉了陈铁匠的媳妇,并跟她讲好了三天后来拿锄头。 从陈铁匠家出来,秦俊鸟把自行车停在陈铁匠的门口,然后去乡里的集市上逛了逛,买了一些油盐之类的生活用品。 走到一家服装店门口时,他忽然看到刘镯子正在店里拿着一个粉红色的乳罩在自己的身上比划着,还跟店里的女售货员有说有笑的。 这时,刘镯子无意地向店外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向店里张望的秦俊鸟,她放下手里的乳罩,快步从服装店里走出来,冲着秦俊鸟摆了摆手,笑着说:“俊鸟,你咋也来乡里了。” 秦俊鸟说:“我家的锄头坏了,我来找陈铁匠打锄头。” 刘镯子又问:“你啥时候回村里?” 秦俊鸟回答说:“我一会儿就回去。” 刘镯子说:“正好我也要回村里,你等我一下,咱们一起走。最近高家岭那个地方不太平,有好几个过路的女人都被坏人给祸害了。” 秦俊鸟点点头,说:“中,我等你。” 刘镯子又走进服装店里,从身上掏出钱把乳罩买下来,把乳罩装到一个蓝布兜子里,然后拎着蓝布兜子出了服装店。 刘镯子走到秦俊鸟的面前,问他:“俊鸟是咋来的?” 秦俊鸟说:“我骑车来的。” 刘镯子说:“庆生要去县里买水泥,我是坐庆生的拖拉机来的,回去正好你骑车载我。” 秦俊鸟笑着说:“中,我有的是力气,别说载你一个,就是载你两个都能载得动。” 秦俊鸟一边跟刘镯子说着话一边去陈铁匠门口取自行车,然后载上刘镯子往村里赶。 从龙王庙村到乡里的路基本上都是山路,尤其到了高家岭是一个大陡坡,高家岭因为山高林密,附近又没有人住,所以曾经有单独一个人走路的女人被人拉到高家岭的林子里给糟蹋了。 自从出了事以后,整个乡里的女人都不敢再独自一个人过高家岭。 秦俊鸟骑着车,载着刘镯子下了高家岭。因为高家岭的坡度很大,所以秦俊鸟一下了高家岭就累得满头大汗,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刘镯子坐在车后,听到秦俊鸟的喘气声,说:“俊鸟,找个地方歇一会儿,正好我的屁股也颠疼了,再坐下去就得颠两半了。” 秦俊鸟把车停在了一片长势很好的高粱地前,刘镯子从车上跳下来,用手揉了揉屁股。 秦俊鸟把车停好后,坐到路边的一块石头上歇歇气。 刘镯子忽然觉得背后有些痒痒,就伸手在自己的后背上抓了几下,可是怎么抓还是痒痒,她说:“俊鸟,我背后痒痒,你给我抓一抓。” “你哪地方痒?”秦俊鸟站起身来,把手放在刘镯子的后背上,轻轻摸了一下,这一摸不要紧,手上就像触电了一样,他心里跟着一激灵,心想刘镯子的身子可真软。 “就这个地方。”刘镯子把手伸到背后指了指脖子下方的部位。 秦俊鸟隔着衣服给她搔了几下痒,可她还是觉得痒痒,就说:“你隔着衣服咋抓痒啊,把手伸衣服里去。” 秦俊鸟的脸一红,说:“镯子嫂子,这大白天的,我把手伸你衣服里,让人看见了会讲闲话的。” 刘镯子一听也觉得不妥,她向路边的高粱地看了看,说:“你怕人看见,我们们就找个没人的地方抓。” 刘镯子说完就向高粱地走去,秦俊鸟跟在她身后走着。 到了高粱地的地头,刘镯子一弯腰就钻了进去,秦俊鸟站在地头见刘镯子钻进了高粱地,他犹豫了一下。 这时,刘镯子探出头来说:“你傻站着干啥呢,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啥,赶紧进来,我身上痒着哩。” 秦俊鸟只好也钻进了高粱地,高粱地里有一块不大的洼地,洼地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一些发黄的高粱秸秆,看样子是下雨时雨水太大都积到这个洼地里把高粱给淹死了。 刘镯子把后背的衣服一撩,她那雪白光滑的背脊就露了出来,她有些急不可耐地说:“俊鸟,你快点抓,我都要痒死了。” 秦俊鸟把手放到刘镯子的背脊上开始轻轻地抓起来,秦俊鸟看着一根横勒在她后背上的黑色带子,想起刘镯子在买乳罩时那个粉色的乳罩上就有这样的带子,原来这是刘镯子穿的乳罩。 虽然乡里的服装店都有卖这个女人穿的东西,可是龙王庙村地处偏远,女人们几乎很少与外界jiē触,村里大部分的女人都不愿意穿这个东西,都嫌弄个罩罩把胸脯裹起来太难受。 可这刘镯子不一样,她是个新派女人,喜欢穿这个东西。 刘镯子觉得秦俊鸟手劲太轻,大声说:“俊鸟你这是占我的便宜,还是给我抓痒呢。” 秦俊鸟说:“当然是给你抓痒了。” 刘镯子说:“你用点力气,好像没吃饱饭一样。” 秦俊鸟的手上加大了力气,刘镯子很舒服地哼了一声,身子也跟着扭动了几下,她这一扭,前边那黑色的乳罩就被秦俊鸟看到了,看着半边被乳罩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肉峰,秦俊鸟的下身一下子就顶了起来。 刘镯子的手又向后指了指,说:“向下边一点儿。” 刘镯子这一指胳膊无意间碰到了秦俊鸟顶起来的那个东西,刘镯子好奇地说:“这是什么东西呀,硬邦邦的。” 刘镯子说完已经想到了那是什么东西,她急忙回过头来,看着涨红脸的秦俊鸟,伸手在他的胳膊上拧了一下,抿嘴笑着说:“俊鸟,你干啥呢,心里动什么歪心思呢?” 秦俊鸟赶紧把脸转到一边,不好意思地说:“我心里没打什么鬼主意。” 刘镯子笑着说:“看你那个没出息的样,我是过来人,你瞒不过我的眼睛。”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真没打什么鬼主意。” 刘镯子说:“俊鸟,我问你,你跟女人弄过那种事儿没有。” 秦俊鸟问:“弄哪种事儿?” 刘镯子瞪了他一眼,说:“你是真傻啊还是装傻,男人跟女人还能弄什么事儿。” 秦俊鸟摇摇头,说:“没弄过。” 刘镯子一撩衣襟就把上衣给脱了,然后转过身来,盯着秦俊鸟,笑着说:“那想不想跟我弄那事儿?” 秦俊鸟看着刘镯子那对被乳罩兜得浑圆的肉峰,还有那一条深深的肉沟,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起来。 刘镯子见秦俊鸟有了反应,说:“你要想跟我弄那事儿也没什么,不过你得给我一百块钱,我的身子可不能让你白弄。” 秦俊鸟虽然很想尝尝刘镯子那熟透了的身子究竟是个啥滋味,可是一听刘镯子说的话,他就觉得刘镯子这个女人很脏,要跟弄那种事儿还得拿一百块钱,她不就是在卖屁股吗? 不过秦俊鸟转念一想,这也不能怪刘镯子。刘镯子的男人是个酒鬼,每天都喝得醉醺醺的,一回家就跟她要钱喝酒,她要是不给就打她,刘镯子受不了她男人的打就得出去给他弄酒钱,她一个女人想要弄钱,除了靠这个也没有别的办法。 秦俊鸟把目光从刘镯子的身上移开,说:“镯子嫂子,你的痒痒我也给你抓完了,我看我们们还是回村吧。” 刘镯子愣了一下,没想到秦俊鸟居然不上钩,她说:“咋,你不喜欢我的身子。” 刘镯子说完,两条白花花的胳膊就缠上了秦俊鸟的脖子,她胸前的两个肉峰不停地秦俊鸟的胸前磨蹭着,弄得秦俊鸟手忙脚乱的。 秦俊鸟猛地一把推开刘镯子,说:“镯子嫂子,我们们不能这样。” “咋不能,我说能就能。”刘镯子又凑了过来,一伸手把乳罩后面的卡扣解开,然后把乳罩拿掉,她那两个雪白丰满的肉峰就暴露在了秦俊鸟的眼前。 秦俊鸟这个时候很想把眼睛闭上,可是刘镯子的两个肉峰就像两块磁石一样把的目光牢牢地吸引住了。 刘镯子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肉峰,眯缝着眼睛,看着秦俊鸟说:“俊鸟,你好好看看,我的身子比起村里那些没嫁人的姑娘没差哪去。” 秦俊鸟的下身的那跟神经猛地一阵抽动,有种麻麻痒痒的感觉。 刘镯子知道秦俊鸟快有些忍不住了,她将两个手指夹在如花生米大小的肉疙瘩上,很享受地哼哼了几声。 秦俊鸟的身子猛地一阵颤栗,全身跟被火烧了一样。他喘着粗气看着刘镯子,伸手在刘镯子的肉峰上狠狠地捏了一把,刘镯子痛得叫了一声。 秦俊鸟再也忍不住了,抱着刘镯子的身子开始摸起来。 就在秦俊鸟伸手要去脱刘镯子的裤子时,在离他们两个人不远的地方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咳嗽声。 听到这咳嗽声,秦俊鸟和刘镯子都是一惊,两个人干的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一听有人在附近,刘镯子急忙穿好衣服,秦俊鸟也吓得脸色一变,紧张地向高粱地的四处看了看,可是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两个人急忙出了高粱地,路上也没有什么过路人,很显然那个人还在高粱地里。 秦俊鸟跟刘镯子钻高粱地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显然那个在高粱地里咳嗽的男人什么都看到了,而且这个人还认识秦俊鸟和刘镯子。去分享

上一篇   第7章 要一间房

下一篇   第9章 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