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 王雨来要告状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99章 王雨来要告状

秦俊鸟和大甜梨一起回到了村里,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秦俊鸟把小轿车开到了大甜梨家的大‘门’口,车停稳后,大甜梨没有下车,她笑着说:“俊鸟,你中午还没吃饭吧,跟我进屋吃了饭再走吧。” 秦俊鸟说:“梨子姐,我肚子不饿,饭我就不吃了。” 大甜梨说:“你不饿,那进屋陪我说说话吧,咱们都好长时间没见面了。” 秦俊鸟说:“我先把车开回家去,等晚上我再过来陪你说话。” 大甜梨说:“那好吧,晚上你可要来啊。” 秦俊鸟说:“我一定来。” 大甜梨这时下了车,推‘门’进了院子。 秦俊鸟开着车向他家的方向驶去,可是小轿车刚行驶到村口,就被孟‘玉’双拦住了去路。 秦俊鸟急忙把车停下,然后打开车‘门’,说:“你拦我车有啥事儿啊?” 孟‘玉’双向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说:“俊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一会儿你到唐瞎子的老屋来找我。” 秦俊鸟点头说:“好吧,你去唐瞎子的老屋的时候小心一些,别让村里的人看见了。” 孟‘玉’双笑了一下,说:“你放心吧,我不会让村里人看见的。” 秦俊鸟把小轿车开到他家的大‘门’口就停了下来,他没有进院子,下车后快步向村子里走去。 等到了唐瞎子的老屋的大‘门’口,秦俊鸟向左右看了看,见附近没有人,一闪身进了大‘门’。 老屋的房‘门’虚掩着,秦俊鸟推‘门’进到了屋子里,孟‘玉’双正坐在炕上等他。 孟‘玉’双笑着说:“俊鸟,你来了。” 秦俊鸟走到炕边坐下来,说:“‘玉’双,你找我来有啥事情啊?” 孟‘玉’双说:“俊鸟,你听说了没有,王雨来要到乡里去告你。” 秦俊鸟愣了一下,有些困‘惑’地说:“告我?他要告我啥啊?” 孟‘玉’双说:“还能告你啥,告你拐跑了他媳‘妇’呗。” 秦俊鸟有些哭笑不得地说:“告我拐跑了他媳‘妇’?王雨来可真够不要脸的。” 孟‘玉’双说:“俊鸟,你可要有个准备,我看王雨来这次是来真的,昨天他还跑到栗子沟找人帮他写了告状的材料。” 秦俊鸟说:“这些事情你是咋知道的?” 孟‘玉’双说:“我昨天去栗子沟的油坊买豆油的时候听栗子沟的人说的,昨天我从栗子沟回来就想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可你不在家。” 秦俊鸟说:“这个王雨来真是没事儿找事儿,让他去告好了,我又没拐他媳‘妇’,到时候我看他怎么收场。” 孟‘玉’双说:“俊鸟,我觉得这件事可不能由着王雨来胡来,要是他真跑到乡里去告你,把事情闹大了,对你的影响不好,咱们山里人最忌讳这种事情,可不能让王雨来坏了你的名声。” 秦俊鸟有些恼火地说:“这个王雨来就是欠揍,你看我怎么收拾他,这个不知道羞耻的无赖。” 孟‘玉’双说:“俊鸟,你消消气,那个王雨来是可恨,可你也别‘弄’出人命来,你想办法吓唬他一下,让他不敢去乡里告你,这件事情就算解决了。”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你放心吧,我有办法对付王雨来,我不会跟他动手的,打他我还嫌脏了我的手呢。” 孟‘玉’双说:“你能这样想就好,我刚才在经过王雨来家的时候看到他正在家里喝酒呢,你赶紧去找他吧,可不能让他跑到乡里去告你。” 秦俊鸟点头说:“好,我这就去找那个狗东西。” 秦俊鸟出了唐瞎子的老屋,怒冲地向王雨来家走去。 到了王雨来家的大‘门’口,秦俊鸟看到大‘门’关着,一脚把‘门’踹开,强压着怒火走了进去。 王雨来家的房‘门’开着,秦俊鸟走了进去,在路过厨房的时候,他顺手拿起了放在砧板上的菜刀。 王雨来这时正坐在炕上的桌子喝酒,他听到有人踹大‘门’,还以为是谁家的小孩在胡闹,大声地骂了一句:“这是谁家的孩子,有没人有管啊,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 王雨来的话音刚落,秦俊鸟已经走进了屋子。 王雨来看到秦俊鸟如凶神恶煞一般走了进来,他的手里还拿菜刀,吓得脸‘色’大变,一下子跳了起来,颤声问:“秦俊鸟,你想干啥?” 秦俊鸟说:“你说我想干啥,我想一刀砍死你。” 王雨来说:“秦俊鸟,你可别‘乱’来,你要是把我砍死了,你也好不了,你得替我偿命。” 秦俊鸟说:“王雨来,我问你,你是不是要到乡里去告我?” 王雨来说:“你听谁说的,根本没这种事情,你别听村里人胡说。” 秦俊鸟说:“王雨来,我再问一遍,你最好老实回答,到底有没有这种事情?” 秦俊鸟说完挥起手里的菜刀,向桌子上狠狠地砍了一刀,这一刀正好砍在一个盘子上,盘子顿时被砍得四分五裂,盘子的碎片到处‘乱’飞。 王雨来吓得身子不停地哆嗦着,差点儿没‘尿’了‘裤’子,他说:“我是想到乡里去告你,可这只是我的想法,我还没决定到底去不去呢。”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你说这种鬼话骗不了我,你连告我的材料都找人写好了,你还敢说没决定到底去不去。” 王雨来没想到连他找人写材料的事情都知道了,这回他就是想抵赖也抵赖不了了,他只好承认说:“我是找人写了一个材料,不过那都是瞎写的。” 秦俊鸟说:“你找人写的那个材料呢?拿给我看看。” 王雨来说:“我这就拿给你。” 王雨来战战兢兢地下了炕,然后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从里边拿出了一个日记本。 王雨来把日记本‘交’给秦俊鸟,说:“这就是我让人些的那个材料。” 秦俊鸟接过日记本,瞪起眼睛说:“王雨来,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地在家里待着,你要是敢到乡里去告我,我就要了你的小命,我说到做到。” 王雨来吓得一缩脖子,唯唯诺诺地说:“你放心,我保证在家里老老实实地待着,我要是去乡里告你,就让我不得好死。” 秦俊鸟说:“王雨来,这些话可是你说的,你要是说了不算,那下场就跟这个桌子一样。” 秦俊鸟说完一刀将桌子的一角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