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扑空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97章 扑空了

竿子走到大‘门’口,把眼睛贴到大‘门’上,透过‘门’缝向院子里看了几眼,然后走到大‘门’右边的砖墙前。:。 竿子的个子比较高,胳膊也比一般人长,他伸出双臂,很轻松就抓住了墙头,然后抬起一条‘腿’蹬在墙上,双臂猛地一用力,身体向上一窜,整个人就爬到了墙头上。 竿子骑在墙头上向院子里张望了几下,飞身跳进了院子里。 没过多久,大‘门’开了,竿子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秦俊鸟迫不及待地问:“竿子,屋子里的人咋样了?” 竿子说:“里边的人都睡着了,睡的像死狗一样,我踢了一个人一脚,那个人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秦俊鸟又问:“屋里边有‘女’人吗?” 竿子摇了摇头,说:“屋里只有四个男人,我没看到有‘女’人。” 听了竿子的话,秦俊鸟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他快步走进了院子里。 钩子他们也跟在秦俊鸟的身后进了院子里,他对竿子说:“你带几个兄弟留在院子里,以防万一。” 竿子带着几个人守住了大‘门’,秦俊鸟这时推‘门’进了屋子里。 秦俊鸟看到屋子里只有四个正在昏睡的男人四仰八叉地躺在炕上和地上,根本没有苏秋月和任国富的影子,炕上还放着几瓶没喝完的啤酒和几个空啤酒瓶。 钩子这时也走了进来,他走到炕边查看了一下,说:“秦大哥,这几个人里根本没有任国富,看来这小子早跑了。” 秦俊鸟这时发现屋子的后窗户开着,窗台上还有几个模糊的脚印,他知道任国富肯定是带着苏秋月从后窗户逃走了。 秦俊鸟走到窗前探出头向窗外看了几眼,只见屋后是一片菜地,菜地的尽头有一条小路,小路连着直通县城的公路,他肯定沿着公路跑了。 任国富这一跑,再想找到他可就难了。 秦俊鸟有些沮丧地说:“钩子,让兄弟们都回去吧。” 钩子愣了一下,说:“回去?你不找任国富了啊?” 秦俊鸟说:“任国富这个人非常狡猾,这次让他跑了,他肯定躲了起来,再想找到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钩子点头说:“好吧,我听你的。” 钩子带着竿子他们那些人离开了院子,屋子里只剩下了秦俊鸟一个人,他纵身跳出后窗户,进到了菜地里,他发现菜地里也有一些深浅不一的脚印,而且这些脚印有大有小,肯定不是一个人的,很显然这些脚印就是苏秋月和任国富他们留下的。 秦俊鸟顺着菜地里的脚印一路找下去,最后找到了菜地尽头的那条小路脚印就消失了,他上了小路,向通往县城的公路走去。 到了公路边,秦俊鸟看到前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正在放羊的老头,他快步走到老头面前,笑着问:“大叔,你一直都在这里放羊吗?” 放羊老头打量了秦俊鸟几眼,说:“没错,我一直都在这里放羊。” 秦俊鸟说:“那你看到过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这里路过吗?那个‘女’人二十多岁,个子‘挺’高的。” 放羊老头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秦俊鸟有些失望地公路远处看了几眼,公路上有几辆汽车在飞速行驶,还有两个男人骑着自行车迎面驶来,路上连个‘女’人的影子都没有,更别说苏秋月了。 放羊老头这时忽然说:“刚才是有个姑娘从这里路过,不过跟她在一起的是两个男人,不是一个男人。” 秦俊鸟的眼睛一亮,马上追问:“那个姑娘长啥样?” 放羊老头说:“那个姑娘长得倒是‘挺’俊俏的,高高瘦瘦的,就是跟她在一起的那两个男人不像是啥好人。” 秦俊鸟敢肯定放羊老人看到的那个姑娘就是苏秋月,而那两个跟她在一起的男人就是任国富和他的手下。 秦俊鸟心急如焚地问:“他们向哪个方向走了?” 放羊老头说:“他们拦了一辆小轿车,坐车小轿车向县城的方向去了。” 秦俊鸟急忙回乡里找到他的小轿车,然后开着小轿车向县城的方向驶去。 秦俊鸟沿着公路一路向县城追去,可是一口气追了十多里路,也没看到一辆小轿车,眼看着天就要黑了,他只好开着小轿车返回了乡里。 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秦俊鸟把小轿车停在路边,然后下车找了一家小饭馆,他的心情非常不好,想喝点儿酒。 秦俊鸟走到小饭馆的‘门’口,推‘门’刚想进去,这时有人在他的身后拍了他一下。秦俊鸟回过头去,他看到冯寡‘妇’正站在他的身后满脸含笑地看着他。 秦俊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冯寡‘妇’,有些意外地问:“冯婶,你咋会在这里啊?” 冯寡‘妇’说:“我明天早晨要到县城去上货,咱们村没有直达县城的客车,所以我今天晚上得在乡里住一晚上,明天好坐早班车去县城。” 秦俊鸟说:“那你住在啥地方啊?” 冯寡‘妇’说:“我就住在前边的胡同里,那是我家的一个远房亲戚的房子,我那个亲戚的全家都搬到县城去住了,家里的房子一直空着,每次我去县城上货的时候就来住一晚上,顺便也帮着打扫打扫。” 秦俊鸟说:“冯婶,你吃饭了吗?” 冯寡‘妇’说:“还没吃呢,我正要到饭馆来买点儿饺子吃,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 秦俊鸟说:“那正好,我也没吃饭呢,咱们进去一起吃吧。” 冯寡‘妇’向饭馆里看了一眼,说:“饭馆里人这么多,‘乱’哄哄的,我看咱们还是买回去吃吧。” 秦俊鸟说:“好吧,咱们两个好长时间没在一起吃饭了,一会儿咱们可得喝几杯。” 秦俊鸟和冯寡‘妇’进到饭馆里,两个人点了四个菜,又要了二斤饺子和两瓶白酒,然后拿着这些东西来到了冯寡‘妇’的住处。 两个人进到屋里,把酒菜摆好,一边闲聊一边喝起酒来。 冯寡‘妇’看到秦俊鸟眉头紧锁,满脸愁容,说:“俊鸟,我看你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是不是遇到啥难处了啊?” 秦俊鸟勉强笑了笑,说:“冯婶,我没遇到啥难处,就是心情不太好。” 冯寡‘妇’说:“心情不好?是不是谁惹你生气了啊?” 秦俊鸟说:“这倒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