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啤酒里下药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96章 啤酒里下药

田立强知道秦俊鸟没说实话,可他也不点破,他是个脑子活络的人,知道啥事情该问啥事情不该问。,:。 田立强低头看了一下手表,笑着说:“俊鸟兄弟,眼看着就要到中午了,你想吃点儿啥东西啊?我让我媳‘妇’给你做。” 秦俊鸟说:“强子哥,我看还是别麻烦嫂子了,这食杂店里不是有吃的东西吗,我凑合着吃一口就成。” 田立强说:“俊鸟兄弟,你就别客气了,就算你不来我家,我和你嫂子中午也得吃饭不是,多个人不过就是多双筷子吗。” “那好吧,给你和嫂子添麻烦了。”既然盛情难却,秦俊鸟也就只好客随主便了。 田立强说:“俊鸟兄弟,你这么说可就是见外了,咱们虽然认识的时间短,可我看得出来是你条汉子,我可是拿你当亲兄弟看的。” 秦俊鸟笑了一下,爽快地说:“强子哥,你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就不跟你客套话了。” 田立强说:“俊鸟兄弟,你等着,我这就去让我媳‘妇’做饭,一会儿咱们兄弟两个人好好喝两杯。” 田立强说完开‘门’出了食杂店,直奔后院去了。 秦俊鸟这时把‘药’瓶拿出来,把安眠‘药’全都倒了出来,他走到柜台前,翻开放在柜台上的账本,从上边撕下来一张白纸,他把安眠‘药’放在白纸上,然后拿起放在账本旁边的秤砣,用秤砣把安眠‘药’全都碾成了碎末。 秦俊鸟用白纸把碾碎的安眠‘药’包好,把纸包揣进了‘裤’兜里,这时田立强兴冲冲地回来了。 田立强进来就笑着说:“俊鸟兄弟,饭菜已经做上了,等饭菜好了,我媳‘妇’回来叫咱们的。” 秦俊鸟说:“强子哥,不着急,我现在肚子还不饿。” 田立强说:“这都啥时候了,你还说不饿,早晨我吃的东西比你还多,我现在都饿了。” 秦俊鸟和田立强东拉西扯地闲聊了几句,秦俊鸟这时说:“强子哥,我去厕所撒泡‘尿’。” 田立强说:“你去吧。” 秦俊鸟出了食杂店,来到了后院,这时他看到食杂店的旁边有一个不大的库房,以前他一直没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库房。 秦俊鸟开‘门’走进了库房里,只见库房里堆放了不少啤酒和汽水。他走到一摞啤酒箱前,拿起一瓶啤酒看了看,啤酒的生产日期是半个月前,看来这些啤酒应该是田立强新上的货。 秦俊鸟查看了一下,放在最上边的一箱啤酒一共是二十四瓶,这些啤酒没有一瓶是空的。他这时把揣在‘裤’兜里的安眠‘药’掏了出来,然后将啤酒瓶的瓶盖全都打开,把安眠‘药’分别倒进了这二十四瓶啤酒里。秦俊鸟又重新把啤酒瓶的瓶盖盖好,逐个拿起啤酒瓶用力地摇晃了几下,做完这些他才出了库房。 中午吃饭的时候,秦俊鸟和田立强在一起喝了几杯,不过田立强的酒量有限,两个人连一瓶白酒都没喝完。 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那两个任国富的手下又来食杂店买东西了。 其中那个高个子的男人一进‘门’就说:“老板,给我拿一箱啤酒。” 田立强笑着说:“好嘞,两位兄弟,我这就给你们拿啤酒。” 食杂店的墙角处堆放着十几个啤酒箱,田立强坐到啤酒箱看了一下,这些啤酒几乎都已经空了,只有一个啤酒箱里还有啤酒,不过只剩下半箱啤酒了,根本不够一箱。 田立强说:“两位兄弟,你们稍等一下,我去库房里给你们拿啤酒,这里的啤酒不够一箱了。” 任国富的两个手下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秦俊鸟知道机会来了,他说:“强子哥,还是我去帮你拿吧。” 田立强说:“你知道啤酒放在啥地方吗?” 秦俊鸟说:“知道,就在后院的库房里。” 田立强说:“让兄弟你受累了。” 秦俊鸟笑着说:“搬一箱啤酒能受啥累,我这就去搬啤酒。” 秦俊鸟说完出了食杂店,来到了库房里,他把放在最上边的那一箱啤酒搬了下来,这箱啤酒杯他下了安眠‘药’,他就是想把这些啤酒卖个那两个任国富的手下,任国富他们那些人要是喝了这些啤酒,后果可想而知。 秦俊鸟把这一箱啤酒搬到了食杂店里,那个高个子的男人付了钱,和另外一个人抬着啤酒出了食杂店。 两个人前脚刚离开食杂店,秦俊鸟后脚就出了食杂店。 秦俊鸟来到了胡同口,他向四处看了看,发现胡同口的旁边有一个修鞋摊,修鞋摊旁边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认识这个小伙子,他是关久鹏的手下。 秦俊鸟快步来到小伙子的面前,小伙子这时站起身来,冲着秦俊一点头,说:“秦大哥。” 秦俊鸟说:“你快回去通知钩子,让他带着人过来找我,最好多带一些人,我在这里等他。” 小伙子说:“我明白。” 小伙子说完就飞快地向关久鹏住的地方跑去。 大约过了四十多分钟,钩子带着二十几个人来到了胡同口。 秦俊鸟一直在胡同口等着钩子,看到钩子带人来了,他走过去说:“钩子,刚才任国富的两个手下来食杂店买了一箱啤酒,我在啤酒里下了安眠‘药’,估计现在安眠‘药’应该起作用了。” 钩子高兴地说:“那太好了,任国富他们那些人要是喝了下了‘药’的啤酒,现在肯定都睡的像死猪一样,一会儿咱们不用费啥力气就能把他们一窝端了。” 秦俊鸟说:“那咱们快去吧。” 钩子一挥手,说:“走,兄弟们,一会儿都给我动作麻利点儿。” 秦俊鸟带着钩子他们来到了任国富他们住的那个院子。 秦俊鸟看到院子的大‘门’关着,院子里静悄悄的,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他知道肯定是安眠‘药’的‘药’劲上来了。 秦俊鸟说:“钩子,我看还是先找个兄弟进到院子里‘摸’‘摸’情况,然后咱们再动手。” 钩子点了一下头,说:“竿子,你去。” “是,钩子哥。”一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他的样子还真像个竿子,真是人如其名。

上一篇   第795章 买安眠药

下一篇   第797章 扑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