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去庞家村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90章 去庞家村

没过多久,钩子又回到了屋子里,他说:“秦大哥,我带人把院子翻了个底朝上,可连个人影儿都没看到。,:。” 这个结果早在秦俊鸟的预料之中,他心情沉重地说:“钩子,让兄弟们别找了,再找下去也是白费力气。” 钩子说:“秦大哥,这时候也不早了,我看咱们还是回粮食加工厂找我大哥去吧。” 秦俊鸟说:“钩子,你们先回去吧,我现在心里边很‘乱’,想一个人走走。” 钩子说:“秦大哥,你还是早点儿回我大哥那里吧,别在外边耽搁太久了。” 秦俊鸟说:“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钩子说:“那好,我先带弟兄们回去了。” 钩子说完走出了屋子,带着在院子里的十几个人走了。 离开了苏秋月住的地方,秦俊鸟一个人走在冷清的街上,此时他心急如焚,苏秋月现在下落不明,而他却无能为力,只能像个没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窜。 不知道任国富会把苏秋月带到啥地方,也不知道任国富会不会伤害她,要是苏秋月有个三长两短的,秦俊鸟真不知道自己该咋办。 这时秦俊鸟看到路边有一家小饭馆,他走进饭馆里,他要了一瓶白酒和两个热菜,独自一个人喝起闷酒来。 很快秦俊鸟就喝掉了半瓶白酒,就在这时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走进了小饭馆里,他径直来到秦俊鸟的面前,客气地问:“请问,你是秦俊鸟吗?” 秦俊鸟打量了小伙子几眼,点头说:“没错,我就是秦俊鸟。” 小伙子从‘裤’兜里掏出来一个黄‘色’的信封送到了秦俊鸟的面前,说:“有人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秦俊鸟从小伙子的手里接过信封,问:“是谁让你把这封信‘交’给我的?” “那个人我也不认识。”小伙子说完转身快步走出了饭馆。 秦俊鸟看到信封上没有写字,也没有贴邮票,他把信封撕开,从信封里‘抽’出来一张叠成长方形的信纸,他把信纸展开,只见信纸上写着一行字:要想知道苏秋月的下落,今天晚上十二点到庞家村来,我在庞家村等你,不过你只能一个人来,不能带别人来,我劝你最好别跟我耍‘花’样,否则你就再也别想见到苏秋月了。落款是任国富。 秦俊鸟看完信急忙站起身来跑出了小饭馆,他站在小饭馆的‘门’口,借着饭馆‘门’口昏黄微弱灯光向左右张望着,只见大街上空无一人,那个给他送信的小伙子早已经没有了踪影。 庞家村离乡里不太远,就在乡政fu的西南方向大约不到三里路,秦俊鸟以前去过庞家村一次。 这时小饭馆的‘女’服务员也追了出来,她气喘吁吁地说:“你吃饭还没给钱呢。” 秦俊鸟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百元的钞票‘交’给‘女’服务员,说:“给你饭钱。” ‘女’服务员说:“你稍等一下,我去拿零钱给你找钱。” 秦俊鸟说:“钱不用找了,你能帮我找辆车吗,我想去庞家村。” ‘女’服务员看了一眼手里的百元钞票,笑着说:“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找车去。” ‘女’服务员帮秦俊鸟找来了一辆三轮摩托车,秦俊鸟坐着三轮摩托车来到了庞家村的村口。 下了摩托车,秦俊鸟把车钱给了司机,然后快步向村里走去。 这个时候村里的人还没有睡觉,家家户户还都亮着灯。 任国富给秦俊鸟写的信上只是说让他到庞家村来,可没说具体的地方,庞家村虽然不太大,只有一百多户人家,如果任国富躲在了其中的一户人家,要想把他找出来也不太容易,只能挨家挨户地找。 秦俊鸟觉得挨家挨户去找任国富太‘浪’费时间了,他进到村里直接向食杂店走去。秦俊鸟知道在村子里要想找人去食杂店是最好的办法,村里的人平日里都到食杂店来买东西,所以食杂店的老板的消息比较灵通,要是村里谁家来了生人,食杂店的老板肯定知道。 秦俊鸟还没走几步,就看到前面的路上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戴着一个帽子,脸上还‘蒙’着一块黑布,只‘露’出两只贼溜溜的眼睛。 这个人冲着秦俊鸟摆了一下手,说:“你就是秦俊鸟吧?” 秦俊鸟说:“对,我就是秦俊鸟。” 这个人说:“你跟我来吧。” 秦俊鸟说:“你是谁啊?” 这个人说:“你最好啥都别问,要不然你就别想见到苏秋月。” 秦俊鸟知道这个‘蒙’面人是任国富的人,为了能见到苏秋月,他只能听这个人的话,他说:“好吧,我不问。” 这个人转身向村口走去,秦俊鸟跟在这个人的身后来到了村口,村口有一排老旧的房子,其中的一间房子亮着灯,而其他的房子都是黑着的。 这个‘蒙’面人走到了房子的‘门’口,他把房‘门’推开,然后回头看了秦俊鸟一眼,说:“进去。” 秦俊鸟只能按照‘蒙’面人说的话去做,他走进了屋子里,屋子里空‘荡’‘荡’的,只是屋子的中央放着一个长条木凳子。 秦俊鸟走到长条木凳子前坐了下来,这时‘蒙’面人把房‘门’关上了。 秦俊鸟大声地说:“任国富在啥地方?我要见他。” ‘蒙’面人瓮声瓮气地说:“你老实在这里等着,任老板一会儿就来了。” 秦俊鸟没有再说话,他知道任国富就在附近,事到如今他只能耐心地等任国富来。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房‘门’一开,任国富果然从外边走了进来。 秦俊鸟看到任国富走进来,立即站起身来,说:“任国富,秋月在哪里?我要见她。” 任国富说:“苏秋月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不过你现在还不能见她。”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你不就是想拿秋月来威胁我吗,说吧,我要咋样做才能见到秋月。” 任国富说:“你想见到她也不难,不过你得按照我说的话去做。” 秦俊鸟说:“任国富,别婆婆妈妈的,你不就是想打断我的双‘腿’给你表弟周建涛出气吗,来吧,动手吧。” 秦俊鸟说完又四平八稳地坐了下来,他冷冷地看着任国富,脸上没有一丝害怕的表情。

上一篇   第789章 人去楼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