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宿舍里的春光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9章 宿舍里的春光

秦俊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下身的东西被刺激得依然挺拔着,秦俊鸟急忙出了餐厅去找厕所。夏丽云家的厕所并不难找,就在红铁门的旁边,秦俊鸟在厕所里痛快地尿了一泡尿,下身的东西也很快消停了下来。 秦俊鸟提上裤子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这时夏丽云也买菜回来了,夏丽云买了很多菜,两只手拎的全都是鸡鸭鱼肉。 秦俊鸟一看夏丽云买了那么多的菜,说:“小夏,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啥呀,我随便吃一口就行了,这些东西要是吃不了的话多浪费啊。” 夏丽云笑着说:“俊鸟,没关系,买这些东西又花不了几个钱,你第一次在我家里吃饭,我总不能拿青菜萝卜招待你吧。” 秦俊鸟说:“我这个人对吃的没啥讲究,你就是给我做青菜萝卜我也一样吃得香。” 夏丽云说:“你好心把我送回家来,我就给你吃青菜萝卜,那我还有良心吗。” 秦俊鸟说:“小夏,我也没帮上你啥忙,你不用总把这件事情挂在嘴边上,弄得我心里怪过意不去的。” 夏丽云叹了一口气,有些难过地说:“俊鸟,你没在外边待过,你不知道这一个人在外闯荡举目无亲的滋味,遭人白眼受人欺负不说,在外边受了气,晚上回家连个诉苦的人都没有。” 秦俊鸟同情地说:“听你这么说,你在酒厂里上班一定受了不少苦吧。” 夏丽云说:“我不怕受苦,我就怕晚上一个人睡觉,孤孤单单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秦俊鸟说:“既然是这样,那你为啥不回到你爸妈的身边呢,有他们照顾你,你不就不孤单了吗。” 夏丽云说:“我爸妈其实不是我亲生的爸妈,他们是我的养父和养母,我的亲生爸妈在我生下来后不久就把我扔在了妇产医院里,是我现在的爸妈把我抱回了家养大了我。可她们都是官迷,为了让我爸能当上处长,他们竟然逼着我嫁给局长的那个傻儿子,我不愿意嫁给局长的傻儿子就偷偷地从家里跑了出来。” 秦俊鸟说:“你爸妈为了自己升官发财,逼着你嫁给傻子是不对,可他们毕竟对你有养育之恩,你也别太恨他们了。” 夏丽云说:“算了,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事情了,我现在就去做饭,一会儿我们们吃饭。” 夏丽云走到厨房开始择菜洗菜,秦俊鸟也走进厨房里帮忙,很快两个人就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 秦俊鸟和夏丽云坐下后拿起筷子刚想吃饭,隔壁忽然又传来了“咚”“咚”的撞墙声,而且这次的声音比刚才的还大,与此同时一个女人像哭又不像哭的叫声也传了过来,两个人在这边听得清清楚楚,秦俊鸟知道隔壁的男女的又开始弄起来了。 夏丽云有些尴尬地看着了秦俊鸟一眼,又看了看声音传来的方向,脸色涨得通红。 秦俊鸟也弄了一个大红脸,低着头胡乱地扒着碗里的饭,不敢去看夏丽云。 两个人虽然都知道隔壁在干什么事情,可是谁都不好意思点破,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时候,隔壁的女人的叫声一浪高过一浪:“大哥,我要死了,你弄死我吧,呃……” 听得这里,秦俊鸟把头低得差点贴在了桌子上,他心里想隔壁的这对男女真是不知疲累,刚刚弄完才多长时间,这又开始弄了,这两个人的身体真是铁打的。 夏丽云实在忍无可忍了,她“砰”的一声把筷子摔倒桌子上,怒冲冲地走到声音传来的那面墙,抬脚用力地踢了几下墙,大声地说:“大白天的就搞这种玩意儿,你们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夏丽云这一下子还真管用,隔壁马上安静了下来。 夏丽云怒气未消地走回桌前坐下,拿起筷子继续吃饭,可是她没吃上两口,隔壁又“咯吱”“咯吱”的响了起来。 夏丽云差点没崩溃了,她又羞又恼地地说:“他们究竟是人还是畜生啊?咋一点儿羞耻都不知道呢。” 秦俊鸟端着饭碗,听着隔壁传来的有节奏的声音,恶心的差点没把刚刚吃进去的饭给吐了出来。 秦俊鸟和夏丽云勉强算是把这顿饭给吃完了,无奈的两个人吃完了饭,隔壁的声音也不响了。 秦俊鸟第一次来到夏丽云家就遇到了这么一个小插曲,秦俊鸟也不好意思再在夏丽云家待下去了,他说:“小夏,我该回酒厂了,有啥事儿我们们明天再说吧。” 夏丽云挽留他说:“俊鸟,天色还早呢,你就再坐一会儿吧,我们们好好说说话。” 秦俊鸟说:“小夏,饭我也吃过了,这天快黑了,我要是再待在你家里,你一个姑娘家的不太好吧。” 夏丽云想了一下,说:“那好吧,我们们明天厂里见。” 夏丽云把秦俊鸟送出了家门,一直站在门口看着他走远,直到看不到他了才进屋。 这几天秦俊鸟一直泡在车间里,跟车间里的工人一起流汗干活,秦俊鸟心里很清楚,他对酿酒一窍不通,所以他必须得从最简单的东西学起。夏丽云没事儿的时候也经常来看他,时不时的还给他拿一些好吃的,弄得那些跟他一起干活的工人还以为夏丽云跟他是那种关系,都非常羡慕他。 一天晚上,秦俊鸟在厂子的食堂吃过了饭,由于干了一天的活儿,秦俊鸟有些累了,就向宿舍走去想早些睡下。 秦俊鸟一进宿舍就看到夏丽云正坐在他的床边,秦俊鸟愣了一下,说:“小夏,你咋到我宿舍里来了。” 夏丽云笑着说:“我来找你聊聊天,咋的,你不欢迎我啊。” 秦俊鸟急忙说:“欢迎,当然欢迎了。” 夏丽云说:“俊鸟,你有啥要洗的脏衣服没有,我帮你洗。” 秦俊鸟说:“不用麻烦你了,小夏,衣服我自己能洗。” 夏丽云说:“俊鸟,跟我你还这么见外啊,你要是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 秦俊鸟说:“小夏,我不是跟你见外,我咋好让你一个姑娘家给我洗衣服,这要是让别人看到了,我倒是没啥,就怕对你影响不好。” 夏丽云笑了一下,说:“这有啥不好的,我愿意给你洗衣服,别人谁也管不着。” 秦俊鸟说:“小夏,可不能这么想,你还是个姑娘,将来你还要嫁人,不能因为我坏了名声。” 夏丽云满不在乎地说:“我才不怕呢,别人爱说啥就说啥,嘴长在他们的身上,我又不能把他们的嘴都堵上。” 夏丽云拿起几件秦俊鸟放在床上的衣服抖了几下,说:“我把这几件衣服给你洗了吧。” 秦俊鸟说:“不用了,这些衣服是干净的。” 夏丽云把衣服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皱了一下眉头,说:“这些衣服都有汗味儿了,我还是给你洗一下吧。” 夏丽云拿着衣服就要向宿舍外走去,秦俊鸟急忙拦住她,说:“小夏,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衣服真是干净的。” 夏丽云不听秦俊鸟的话,坚持要去给他洗衣服,秦俊鸟有些急了,上去一把抓住夏丽云手里的衣服往怀里拉了一下,他一拉不要紧,夏丽云一个没站稳,整个人都被秦俊鸟拉了过去,夏丽云一下子扑到秦俊鸟的怀里,她那两个柔柔软软的肉峰正好顶在了秦俊鸟的胸膛上,秦俊鸟的心头一颤,一双手下意识地抱住了夏丽云。 夏丽云顺势也抱住了秦俊鸟,把脑袋紧贴在他的胸口,闭着双眼,喘着气说:“俊鸟,今晚我不走了,我留下来陪你,你想跟我干啥我都愿意。” 秦俊鸟看了一眼有些动情的夏丽云,想把她推开,可是又怕伤了她的心,他有些为难地说:“小夏,我在村里有媳妇,我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夏丽云这时睁开眼睛,盯着秦俊鸟的眼睛,说:“有媳妇咋了,这城里的男人有好多都有媳妇,可他们还是在边拈花惹草的,这年月哪有几个男人不偷腥的。” 秦俊鸟说:“那些男人是那些男人,我是我,他们干的来的事情,我干不来。” 夏丽云说:“你为啥干不来,你是嫌我长得不好看,还是根本就没看上我。” 秦俊鸟说:“小夏,你是个好姑娘,我是个结过婚的男人了,我们们俩一个是天上的月亮,一个是地上的癞蛤蟆,是根本不可能的。” 夏丽云有些恼火地说:“有啥不可能,只要你愿意,啥都可能。” 夏丽云这时放开秦俊鸟,伸手去解自己上衣的衣扣,紧接着一件一件地把身上的衣服都脱掉了。她当着秦俊鸟的面脱得光溜溜的,白花花的身子直晃秦俊鸟的眼睛,尤其是那一对丰满挺拔的肉峰看得秦俊鸟心慌意乱的。 秦俊鸟慌忙把眼睛闭上,说:“小夏,你这是干啥,快把衣服穿上。” 夏丽云说:“我不穿,我今晚就要睡在你的床上,我看你能忍多久。” 夏丽云光着身子上了床,仰面躺在秦俊鸟的床上,两条雪白的大腿一叉,摆出一个让男人看了就受不了的姿势。 秦俊鸟把一只眼睛微微地睁开一条缝,悄悄地向床上看了一眼,夏丽云这时把手放在自己的肉峰上轻轻地揉了几下,她那两个浑圆的肉峰在她的手中不停地变着形状。 看到这个情景,秦俊鸟的心都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他急忙又把眼睛闭上了,他怕再看下去他也跑到床上去。 夏丽云在自己的肉峰上耍弄了一会儿,一看秦俊鸟对她的身体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有些生气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去分享

上一篇   第78章 隔壁的响声

下一篇   第80章 假的真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