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章 人去楼空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89章 人去楼空

秦俊鸟说:“关大哥,你要是真把任国富给杀了,到时候会有啥后果,你想过没有?” 关久鹏说:“我想过,要是我能得偿所愿,亲手杀了任国富,我就去公安局投案自首,到时候是死是活任凭公安局的人处置。:。” 秦俊鸟说:“关大哥,我觉得你最好还是静下心来想一想,任国富那种人根本不值得你这么做。” 关久鹏说:“俊鸟兄弟,听你话里的意思,你好像不赞成我杀了任国富那个狗东西。” 秦俊鸟说:“关大哥,跟你说句心里话,我一直不赞成杀了任国富,任国富虽然可恨,可罪不至死,你要是杀了他,还得替他偿命,你没必要为了他那种人把自己的后半辈子也搭进去,这可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关久鹏说:“俊鸟兄弟,我早就下定了决心,只要能杀了任国富,让我付出任何代价我都愿意。” 秦俊鸟说:“关大哥,你想给你妹妹报仇,可以用很多办法对付任国富,你为啥非得用这种办法呢。” 关久鹏说:“不亲手杀了任国富这个王八蛋,难解我心头之恨,我找了他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要他的狗命。” 秦俊鸟说:“关大哥,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你不能为了给你妹妹报仇,就不计后果,你有没有替袁芳想过,你要是杀了任国富,那她咋办啊?” 秦俊鸟的话说到了关久鹏的心坎上,他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可他不能不在乎袁芳,关久鹏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说的没错,我一直在想咋样为我妹妹报仇,却从来没有为袁芳想过,以前我是孤身一个人,想干啥就干啥,不用想这想那的,可现在不一样了,袁芳是我的未过‘门’的媳‘妇’,我做事情就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了。” 秦俊鸟看到关久鹏有些动摇了,说:“关大哥,这年月能找一个真心对你的‘女’人可不容易,你现在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你可不能辜负了袁芳对你的一片心啊。” 关久鹏轻叹了一口气,说:“俊鸟兄弟,我现在心里很‘乱’,这件事情你让我再好好想想。” 秦俊鸟说:“那好,关大哥,你回去再想想,报仇的事情一定要慎重,俗话说一失足成千古恨,这世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 关久鹏说:“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我一想到我死去的妹妹,我这心里就难受,她死的时候才只有十八岁,那可是如‘花’一般的年纪啊。” 秦俊鸟说:“关大哥,我知道你一时半会还转不过这个弯儿来,不过不要紧,早晚有一天你会想通的。” 关久鹏苦笑了一下,说:“但愿能像你说的那样。” 秦俊鸟说:“关大哥,那我先走了。” 关久鹏说:“俊鸟兄弟,天都这么晚了,你要去啥地方啊?”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我想去看看秋月。” 关久鹏愣了一下,说:“秋月?你说是苏秋月吧,袁芳已经把苏秋月的事情全都告诉我了,没想到她竟然是你的媳‘妇’。” 之前秦俊鸟一直没把他和苏秋月的真实关系告诉关久鹏,毕竟苏秋月离家出走不是啥光彩的事情,家丑不可外扬,他实在有些说不出口。 秦俊鸟说:“关大哥,其实我一直想把秋月的事情告诉你,可是这件事情太丢人了,我一个大男人连自己的媳‘妇’看不住,说起来我就觉得脸红。” 关久鹏说:“俊鸟兄弟,你不用说了,我能理解,你是个要脸面的人,可家里偏偏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也够你受的了。” 秦俊鸟说:“关大哥,那我不跟你多说了,我去秋月住的地方了。” 关久鹏说:“让钩子带几个兄弟跟你一起去吧,这样要是有啥情况的话,钩子他们在你身也有个照应。”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这样也好,就让钩子他们跟我一起去。” 秦俊鸟和钩子带着十几个人来到了苏秋月住的地方,他看到大‘门’紧闭着,院子里黑漆漆的,一点儿亮光都没有。 钩子压低声音说:“秦大哥,这院子里静悄悄的,看样子家里应该没有人。” 秦俊鸟用手推了几下大‘门’,大‘门’却纹丝未动,他说:“钩子,咱们跳墙进去,我倒要看看屋子里边到底有没有人。” 秦俊鸟和钩子他们翻过院墙跳进了院子里,秦俊鸟和钩子走在最前面,两个人蹑手蹑脚地走到房‘门’前。 钩子这时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然后把打火机点着,借着打火机的光亮可以清楚地看到房‘门’没有上锁。 秦俊鸟伸手推开房‘门’,快步走了进去,钩子也跟在他的身后走了进去。 进到了屋子里,秦俊鸟把点灯拉亮了,他看到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屋子里摆设几乎跟他上次来的时候一模一样,而且打扫的干干净净,炕上的被子也叠的很整齐。 秦俊鸟的目光这时落在了放在炕上的一个黑‘色’旅行包,他走过去把旅行包打开,看到里边装的全都‘女’人的衣服,显然这些都是苏秋月的衣服。苏秋月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拿,这说明她走的很急。 看到苏秋月不在屋子里,秦俊鸟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钩子说:“秦大哥,我说的没错吧,这屋子里两个鬼都没有。” 秦俊鸟说:“钩子,你带着兄弟们到院子里好好地找一找,找的时候一定要仔细一些,不要漏掉任何一个地方。” 钩子说:“秦大哥,你放心吧,我这就带人把院子从里到外搜一遍。” 钩子说完一摆手带着人出了屋子,屋外随即传来了翻动东西的响声。 秦俊鸟走到炕边坐了下来,他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心里也空落落的。 苏秋月走的时候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拿,肯定是任国富强行把她带走的。一想到苏秋月落在了任国富的手里,他的心就像被刀剜了一样,此刻他非常懊悔,他不应该在养‘鸡’场耽搁那么长的时间,任国富从养‘鸡’场里逃出来的时候,他就应该追出来,要是那样的话,说不定他还能阻止任国富把苏秋月带走,而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他只希望苏秋月能安然逃过这一劫。

上一篇   第788章 跪地求饶

下一篇   第790章 去庞家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