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 看着挺眼熟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86章 看着挺眼熟

蒋新龙和他带来的那十几个人把秦俊鸟堵在了‘门’房里,他就是‘插’翅也难飞了。 蒋新龙说:“来两个人,把这个姓朱的给我拉出去,把他‘交’给任老板处置。” 蒋新龙的话音未落,就从他的身后走出来两个人,这两个人走到朱老板的面前把他架起来,然后像拖死狗一样把他给拖了出去。 朱老板这个时候已经吓傻了,一点儿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任由人家摆布。 蒋新龙冲着秦俊鸟不怀好意地笑了几声,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说:“秦俊鸟,你没想到有一天会落到我的手里吧,真是老天有眼,我今天终于可以报仇雪恨了。” 虽然蒋新龙他们人多势众,可秦俊鸟并不害怕,他知道这个时候就是害怕也没有用,他面不改‘色’地说:“蒋新龙,你别高兴得太早,今天落到你的手里算我倒霉,不过我还真没把你们这几个人放在眼里,你们就放马过来吧。” 蒋新龙说:“秦俊鸟,你他妈的就是煮熟的鸭子嘴硬,都死到临头了,还敢跟我叫板,今天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蒋新龙,你要是有种的话,就跟我一对一单打独斗,以多欺少算啥能耐。” 蒋新龙说:“兄弟们,你们还等啥呢,给我打,给我狠狠地打。” 蒋新龙带来的那些人这时拉开了架势,挥舞着手里的匕首和铁棍,面目狰狞地向秦俊鸟围拢了过来。 就在这时,一个人忽然闯进了‘门’房,这个人一个箭步冲到了蒋新龙的身边,没等蒋新龙看清楚这个跑到他身边的人是谁,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就架在了蒋新龙的脖子上,这个人大声地说:“都别动,谁要是敢动一下,我就要了他的狗命。” 秦俊鸟这时才看清楚这个拿刀‘逼’住蒋新龙的人竟是关久鹏的手下钩子,钩子来了,关久鹏应该也在附近,秦俊鸟知道他有救了。 蒋新龙低头看了一眼架在他脖子上的刀子,吓得他脸‘色’煞白,身子就像筛糠一样抖动了起来。 蒋新龙冲着钩子咧嘴笑了一下,他这一笑实在是有些太勉强了,比哭还难看,他低声下气地说:“这位兄弟,咱们有啥话好好说,你别动刀动枪的,‘弄’不好会出人命的。” 钩子狠狠地瞪了蒋新龙一眼,厉声说:“少他妈废话,你要是还想活命的话,就让你的人给我滚出去,不然的话我让你的脑袋搬家。” 蒋新龙当然不想脑袋搬家了,他慌忙对他带来的那些人说:“你们都出去,动作快点儿,都给我出去。” 蒋新龙带来的那些人看到他被钩子用刀子‘逼’住了,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只好乖乖地出了‘门’房。 蒋新龙看到他带来的那些人都出去了,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兄弟,我已经按照你说的让他们都出去了,你还是把刀收起来吧,我看这东西架在脖子上眼晕。” 钩子冷笑了几声,说:“你小子别想跟我耍‘花’招,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儿,要是惹我不高兴的话,我把你的脑袋砍下来当球踢。” 蒋新龙吓得一缩脖子,蔫头耷脑地说:“我保证老老实实的,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全都听你的。” 就在这个时候,秦俊鸟看到关久鹏快步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身强体壮的大汉。 秦俊鸟高兴地说:“关大哥,你也来了。” 关久鹏打量了秦俊鸟几眼,关切地问:“俊鸟兄弟,你没受伤吧?” 秦俊鸟笑着说:“关大哥,我没受伤。” 关久鹏说:“你没受伤就好。” 秦俊鸟说:“关大哥,你和钩子咋知道我在这里啊?” 关久鹏说:“俊鸟兄弟,这件事情以后我再告诉你,我现在要跟任国富那个畜生算账,给我妹妹讨回公道。” 秦俊鸟说:“关大哥,那个任国富就在外边,你可千万别让他跑了。” “你放心,任国富他跑不了。”关久鹏这时大声地冲着‘门’外说,“把任国富那个王八蛋给我带进来。” 关久鹏的话刚说出口,两个彪形大汉就把任国富押了进来,秦俊鸟这才知道原来关久鹏已经把任国富给抓住了。 任国富一边挣扎着一边说:“你们是谁啊?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你们到底想干啥?” 关久鹏走到任国富的面前,语声冰冷地说:“任国富,你不认识我了吗?” 任国富把关久鹏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遍,摇了摇头,说:“我看你是觉得‘挺’眼熟的,我们以前肯定在什么地方见过吧。” 关久鹏说:“既然你想不起来了,那我就提醒你一下,我的名字叫关久鹏。” 关久鹏在说到“关久鹏”这三个字的时候故意把话音拖得很长,他是想提醒任国富他的身份,勾起任国富对他妹妹的回忆。 任国富愤怒地说:“原来你就是关久鹏,我正要去找你呢,没想到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我表弟周建涛被撞成了高位截瘫,都是被你和秦俊鸟害的。” 关久鹏说:“你表弟是罪有应得,他干了那么多坏事儿,现在被撞成了残废,那是他活该,要我是那个卡车司机,我就一下子撞死他。” 任国富气急败坏地说:“关久鹏,我要让你血债血偿,只要我不死,我就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要替我表弟报仇。” 关久鹏说:“说到报仇,也是我替我妹妹报仇,是你害死了我妹妹,今天也要让你一命偿一命。” 任国富愣了一下,有些困‘惑’地说:“你妹妹是谁啊?我都不认识妹妹,你竟然说我害死了你妹妹,你这是含血喷人。” 关久鹏说:“任国富,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这才几年的工夫你就把我妹子给忘得一干二净,我妹妹当初真是瞎了眼,咋会看上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生。” 任国富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妹妹,这些年我一直在南方做生意,根本就没来过棋盘乡,你该不会是记错了吧。” 关久鹏愤然说:“你还敢说你不认识我妹妹,那我就再给你提个醒,你当年上高中的时候认识一个姓关的‘女’同学吧。”

上一篇   第785章 危急时刻

下一篇   第787章 功败垂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