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是个骗局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84章 是个骗局

这天晚上秦俊鸟一直都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他一直都在注意听着‘门’外的动静,要是那个偷东西的人晚上再敢来的话,他一定把那个小偷给抓住。。:。 让秦俊鸟失望的是那个偷东西的人并没有‘露’面,这一晚上家里边平安无事,一点儿异常的情况都没有。 到了第二早晨,秦俊鸟没有去厂里,他怕廖大珠和孩子两个人待在家里不安全,所以留在家里陪她们。 吃完早饭后,廖大珠抱着孩子回房间去了,秦俊鸟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书消磨时间。 上午九点多的时候,忽然有人敲响了房‘门’,与此同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请问这里是秦俊鸟秦老板家吗?” 秦俊鸟把书放下,站起身来走到‘门’口,他把‘门’打开,看到‘门’外站着一个满头大汗的老头。 老头一边用手擦额头上的汗一边笑着说:“秦老板,你还认识我吗?” 秦俊鸟仔细打量了老头几眼,立刻就认出他来,这个老头就是给乡中心小学看大‘门’的老张头。 秦俊鸟说:“是你,老张头。” 老张头点头说:“没错,就是我。” 秦俊鸟说:“老张头,你来找我有啥事情啊?” 老张头说:“朱老板让我把一封信‘交’给你,我是来给你送信的。” 老张头说完从上衣兜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纸卷‘交’给了秦俊鸟,秦俊鸟低头看了一眼纸卷,老张头说是一封信,其实就是一张纸条。 秦俊鸟说:“老张头,你在我家吃过午饭再走吧。” 老张头说:“这饭我就不吃了,我是起早赶过来的,下午我还得赶回乡里去呢,你也知道我是给学校看大‘门’的,在学生放学之前,我必须得回学校去。” 秦俊鸟说:“那好吧,既然你要赶回乡里去,那我就不留你了。” 老张头说:“秦俊鸟你忙着,我得走了。” 秦俊鸟这时从‘裤’兜里掏出来二百块钱塞给了老张头,说:“老张头,这二百块钱你拿去买几瓶酒喝吧,你这么大年纪了,跑这么远的路也不容易。” 老张头看了一眼手里的钱,喜笑颜开地说:“秦老板,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这钱我收下了。” 老张头把钱收好,又跟秦俊鸟说了两句客套话就走了。 秦俊鸟看到老张头走远了,他把手里的纸条打开,看到纸条上写着一行歪歪扭扭的字:今晚八点到乡中心小学后边的养‘鸡’场见面,有重要的事情相告。落款是一个“朱”字。 秦俊鸟已经跟朱老板商量好了,最近他们不能通过电话来联系,朱老板要是从任国富那边探听出了啥重要的情况,就让老张头送信给秦俊鸟,朱老板在纸条上说有重要的事情相告,想必肯定是关于任国富的事情。 到了晚上天黑下来的时候,秦俊鸟开着小轿车来到了乡里,朱老板纸条上所说的那个养‘鸡’场很好找,就在乡中心小学后边大约五百米的地方。 秦俊鸟把小轿车停在了养‘鸡’场的‘门’口,他从车上下来走到了养‘鸡’场的大‘门’口,他看到养‘鸡’场大‘门’口的一间‘门’房里亮着灯,朱老板应该就在‘门’房里等着他呢。 秦俊鸟推开大‘门’走进了养‘鸡’场,然后径直走到‘门’房前,‘门’房的‘门’没有关,他看到朱老板正坐在‘门’房里,笑着说:“朱老板,你这么晚把我找来,到底有啥重要的事情啊?” 朱老板看到秦俊鸟走了进来,急忙站起身来,一脸意外地说:“秦老板,你咋来了?” 秦俊鸟一头雾水地说:“不是你让老张头给送信约我到这里来见面的吗?” 朱老板愣了一下,说:“我没让老张头给你送过信啊。” 秦俊鸟的心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皱着眉头说:“这就奇怪了,你没让老张头给我送过信,那是谁让老张头给我送的信,不可能有别人啊,让老张头送信的事情是咱们两个人定好的,除了你我和老张头,外人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 秦俊鸟的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在他的身后响了起来:“他的确没让老张头给你送过信,那封信是我让老张头给你送去的。” 秦俊鸟就是不回头看也知道这个人是谁,站在他身后的人就是任国富! 事情明摆着,这一切都是任国富安排的。 “任老板!”朱老板一脸惊慌地看着站在秦俊鸟的身后的任国富,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任国富冷冷地说:“姓朱的,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你竟然敢跟秦俊鸟串通起来骗我,我看你是活腻了。” 朱老板吓得魂不附体,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颤声说:“任老板,我该死,我不该背叛你,都是我一时财‘迷’心窍,才干出对不起你的事情来,我再也不敢了,你就饶过我这一次吧。” 任国富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地说:“姓朱的,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说的鬼话吗,你这个谎话连篇的大骗子,看我咋样收拾你。” 朱老板连忙如捣蒜一般给任国富磕起头来,他一边磕头一边哀求说:“任老板,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这一回吧,都是我一时糊涂,才干出这种事情来,我知道错了。” 任国富说:“你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你这个眼里只认钱的赌鬼,我就知道你靠不住。” 秦俊鸟这时转回身去,看着一脸得意的任国富说:“任国富,你咋知道我用钱买通了朱老板?” 任国富冷笑了两声,说:“这棋盘乡到处都有我的眼线,你以为你干的那些事情能瞒得过我的眼睛吗,我早就知道你和这个姓朱的在来往。” 秦俊鸟说:“任国富,看来我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啥事情都知道。” 任国富说:“秦俊鸟,你玩的那些把戏都是小儿科,想跟我斗,你还太嫩,我只是让老张头给你送了一张纸条,就很轻松地把你骗来了。” 秦俊鸟说:“任国富,你让老张头把我骗到这里来到底想干啥?” 任国富恶狠狠地说:“你说我想干啥,我表弟被你害的那么惨,我要为我的表弟报仇,我要让你也变成残废。”

下一篇   第785章 危急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