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送乌鸡汤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80章 送乌鸡汤

秦俊鸟说:“大珠,谁出钱还不都一样吗,摆一桌酒席又‘花’不了几个钱。。” 廖大珠说:“话虽然是这样说,可这毕竟是我们廖家的事情,按理应由我和小珠来摆这桌酒席。” 秦俊鸟说:“大珠,你就别跟我争了,你和小珠的手头都不宽裕,你还是把钱留着以后给金宝叔调养身子吧。” 廖大珠说:“俊鸟,要是别的事情我可以依着你,可这件事不成,我和小珠的手头上虽然没有多少钱,可一桌酒席的钱我们姐妹两个人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秦俊鸟看到廖大珠的态度‘挺’坚决的,就不和他争了,点头说:“那好吧,就依你。” 廖大珠说:“俊鸟,我昨天去村里看到镯子嫂子了,听她说雪霏病了,而且还病得‘挺’重的,我想明天去厂里看看雪霏。” 秦俊鸟说:“大珠,你别听镯子嫂子胡咧咧,她说话就喜欢添油加醋,雪霏是病了,可没镯子嫂子说的那么严重。” 廖大珠说:“是这样啊,我也觉得有些奇怪,雪霏要是真病的那么重,厂里的人早就把她送到医院去了,咋还会让她躺在宿舍里硬‘挺’着。” 这时秦俊鸟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了起来,他说:“大珠,我的肚子饿了,你给我做点儿东西吃吧。” 廖大珠说:“你等着,我这就给你下面条去。” 廖大珠去厨房给秦俊鸟下面条了,秦俊鸟则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秦俊鸟刚把衣服换完,就在这时放在‘床’头柜上的电话忽然响了。 秦俊鸟拿起电话,问了一句:“喂,谁啊?” “是我,我想你应该能听出来我的声音吧。”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听到这个人的声音秦俊鸟就觉得恶心,他真想马上就把电话挂了,打电话来人正是他的死对头吕建平。 秦俊鸟皱起眉头,没好气地说:“是你,吕建平。” 吕建平笑了几声,说:“没错,是我,你的耳力还不错。” 秦俊鸟说:“吕建平,你咋会知道我家里的电话号码的?” 吕建平说:“想知道你家里的电话号码还不容易吗,我只要给电话局打一个电话,问一下就成了。” 秦俊鸟说:“吕建平,你给我打电话有啥事情吗?” 吕建平说:“秦俊鸟,咱们两个人能好好地谈一谈吗?” 秦俊鸟冷冷地说:“我跟你这种人没啥好谈的。” 吕建平说:“秦俊鸟,你别这么快就拒绝我吗,我觉得你还是跟我谈一谈的好,这样对你没坏处。” 秦俊鸟说:“你嘴上说的好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打啥鬼主意,说吧,你到底想跟我谈啥事情。” 吕建平说:“那好吧,我也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我想跟你谈谈佟顺亮的事情。”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咋了,你害怕了吧,怕佟顺亮把你干的那些丑事儿全都宣扬出去,这样一来你脑袋上的那顶乌纱帽就保不住了。” 吕建平说:“秦俊鸟,我劝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这件事情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何必掺和进来呢,你帮那个佟顺亮又得不到啥好处。” 秦俊鸟说:“我帮佟顺亮并不想得到啥好处,我就是想帮他和他的媳‘妇’讨回公道。” 吕建平说:“秦俊鸟,只要你答应我不管这件事情,无论你提啥条件我都答应你,是要钱还是要金银珠宝,都随便你。” 秦俊鸟冷哼一声,说:“吕建平,我啥都不想要,你想收买我,没那么容易,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吕建平说:“秦俊鸟,你别把话说的那么绝吗,俗话说凡事留一线将来好见面,我劝你还是静下心来好好地想一想。” 秦俊鸟说:“我永远都不想再见你这种人,我跟你也没啥好说的,你干了那么多的坏事儿,就等着秋后算账吧。” 秦俊鸟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这个吕建平也太无耻了,他还有脸打电话来,还想收买秦俊鸟,真是白日做梦。 很快廖大珠就把面条煮好了,秦俊鸟吃完了面条就去村里了。 秦俊鸟要去厂里看陆雪霏,可他想到陆雪霏的身子非常虚弱,他不能就这么空着手去,他应该给陆雪霏拿一些有营养的东西,给她补补身子,于是他到村里养‘鸡’的人家买了一只乌‘鸡’,然后来到一分厂的食堂把乌‘鸡’杀了,让刘镯子帮他炖了一大锅乌‘鸡’汤。 秦俊鸟拿着乌‘鸡’汤来到了陆雪霏的宿舍,他看到陆雪霏的宿舍的‘门’开着,陆雪霏正弯腰在屋子里拖地。 秦俊鸟急忙走进去,把乌‘鸡’汤放在‘床’头的桌子上,从陆雪霏是手里抢过拖布,说:“雪霏,你的身子还没恢复过来,咋能干这种活儿呢,你上‘床’歇着吧,让我来。” 陆雪霏说:“我都在‘床’上都躺了两天了,我想活动活动筋骨,再这么躺下去我就成了废人了,再说了这拖地也不是啥累活儿。” 秦俊鸟看到陆雪霏的脸‘色’比昨天好多了,人也有了‘精’神,不过他知道流产对身体伤害很大,陆雪霏的身体还得一两个月才能慢慢地恢复过来。 秦俊鸟说:“雪霏,你的身子虚,我炖了一锅乌‘鸡’汤,给你补补身子,你快趁热喝了吧。” 陆雪霏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乌‘鸡’汤,说:“俊鸟,这乌‘鸡’一定‘挺’贵的吧?” 秦俊鸟说:“一点儿也不贵,只要你的身子能尽快好起来,别说是一锅乌‘鸡’汤了,就是天天给你喝凤凰汤我也心甘情愿。” 陆雪霏说:“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多了吗,我的身体好着呢,上学的时候我还是短跑运动员呢,我的身体很快就能恢复过来,你不用担心。” 秦俊鸟说:“雪霏,我扔下你一个人不管,自己跑到乡里去了,你不会怪我吧。” 陆雪霏说:“我怎么会怪你呢,我知道你肯定是有急事儿,我可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 秦俊鸟这时伸手搂住了陆雪霏的细腰,说:“雪霏,你可真通情达理啊,我向你保证,以后不管有啥事情我都不会出去了,我要一直在你的身边陪着你,直到你的身子彻底复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