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隔壁的响声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8章 隔壁的响声

秦俊鸟看着邹大彪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流氓样,怒火一下子就窜到了脑门。 秦俊鸟这时重重地拍了邹大彪的肩膀一下,说:“大哥,你一个大男人干啥要为难一个小姑娘,人家都说了不愿意,你还缠着人家不放,你还要不要脸。” 邹大彪恶狠狠地看了秦俊鸟一眼,说:“小子,这是我和夏丽云的之间事情,跟你没啥关系,你最好给我滚一边去。” 秦俊鸟说:“你做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我要是看到不管的话,我还算是个人吗?” 邹大彪冷哼一声,说:“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啥模样,就凭你这个乡巴佬也想在县城里多管闲事儿,我看你是皮痒痒,欠揍了。” 秦俊鸟说:“你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我就要管,你快点放开她,我就不信你还无法无天了。” 秦俊鸟和邹大彪这么一嚷嚷,来饭店里吃饭的人都围拢了过来看热闹,大家一看邹大彪拉着夏丽云的手都有些义愤填膺,其中有几个看不过去的正捋胳膊挽袖子的要过来跟秦俊鸟帮忙。 邹大彪一看人越聚越多,知道这件事情再闹下去就不好收场了,他松开手,指着秦俊鸟的鼻子,恶声恶气地说:“小子,今天我先放过你,咱们走着瞧,我看你小子还能蹦几天。” 邹大彪不敢在饭店里久留,他已经激起了民愤,再赖着不走很可能被围观的人痛打一顿,他又看了夏丽云几眼,一个人灰溜溜地走了。 围观的人一看邹大彪走了,也就都散了,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吃饭。 秦俊鸟和夏丽云点了几个菜,两个人一边吃着一边聊了起来。 夏丽云笑说:“俊鸟,刚才幸好有你在,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咋办好了。” 秦俊鸟说:“这个邹大彪真是太无法无天了,这种事情咋好硬来吗?以后你可得小心,离他这种人远远的。” 夏丽云叹了一口气,说:“他还不是仗着他姐夫是姜厂长,我们们厂子里很多人都被他欺负过,邹大彪对我还算客气的,因为我就在姜厂长的身边工作,他怕我会把他干的那些事情告诉厂子。” 秦俊鸟好奇地问:“这个邹大彪既然这么坏,那姜厂长还留他在厂子里干啥,这不是害群之马吗?” 夏丽云说:“厂子里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就算姜厂长知道了又能怎么样,邹大彪再不好也是他的小舅子,人家关起门来是一家人,姜厂长也不能拿邹大彪怎么样。” 秦俊鸟说:“这个邹大彪真是太不像话了,这种要是不让他吃点儿苦头,他是不会老实的。” 夏丽云说:“算了,我们们不说他了,你给我说说你们村里的事儿吧。” 秦俊鸟说:“我们们村里的事儿有啥好说的,不是东家的猪拱了西家的地,就是李家的狗撵了赵家的鸡,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夏丽云笑着说:“那你就给我讲讲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儿,我爱听。”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我就给你讲讲。” 夏丽云双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秦俊鸟,听着他讲起了村里陈芝麻烂谷子的琐事儿。 秦俊鸟和夏丽云吃完饭后一起回到了厂子里。在经过厂门口时,邹大彪站在传达室的门口目光阴毒地盯着两个人,两个人有说有笑地从他的面前走过去装作没看见他的样子,邹大彪气得把牙咬得咯咯直响,双拳紧握,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夏丽云带着秦俊鸟在厂子的各个车间里转了转,给他简要地介绍了一下酿酒的流程,秦俊鸟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遍,虽然有些地方他还没弄明白,不过还是收获很大,长了很多见识。 夏丽云带着秦俊鸟把厂子转完了,笑着说:“俊鸟,我得回厂长办公室了,最近厂子里的事情多,我就不陪你了,你自己想看啥就看啥,我已经跟个车间的主任大过招呼了。” 秦俊鸟说:“小夏,你去忙的你的工作吧,我一个人走走。” 夏丽云转身向厂子办公室走去,秦俊鸟看着夏丽云美丽的背影,心里想着自己哪一天要是也有这么一个年轻漂亮又懂事的女秘书在身边该有多好啊。 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秦俊鸟刚从酿酒车间里走出来,正好看到夏丽云推着自行车从他的眼前经过。 秦俊鸟快步走过去说:“小夏,你下班了啊?” 夏丽云一看是秦俊鸟,微笑着说:“我下班了。” 秦俊鸟这时忽然想起了邹大彪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他提醒夏丽云说:“小夏,你可要提防着那个邹大彪,小心他狗急跳墙。” 夏丽云听秦俊鸟这么一说,有些害怕了,她说:“俊鸟,要不你送我回家吧。”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我一个大男人送你回家不太好吧,要是让外人看见了,该咋说你啊?” 夏丽云笑着说:“没想到你还挺封建的,你放心吧,我在县城没啥亲戚,除了厂子里的人没有几个人认识我。” 秦俊鸟说:“咋?听你这么说,你是一个人住在县城里啊?” 夏丽云说:“没错,我爸妈都在市内工作,我一个人在这里租房子住。” 秦俊鸟说:“你咋不跟你父母住在市内呢,市内的条件咋也比这县城要好吧?” 夏丽云说:“原来我是在市内工作的,后来我跟他们闹了一些别扭,就一个人搬到县城里来住了。” 秦俊鸟和夏丽云这时已经走到了厂子的门口,秦俊鸟向传达室里看了几眼,传达室的门锁着,看样子邹大彪是下班回家了。 走出了厂子,夏丽云有些不好意思看着秦俊鸟说:“俊鸟,你骑车会载人吗?” 秦俊鸟说:“会啊,咋了?” 夏丽云红着脸说:“那你骑车载我吧,我怕我骑车载不动你。” 秦俊鸟说:“那好,我骑车载你。” 秦俊鸟从夏丽云的手里接过自行车,等夏丽云坐稳了,用力一蹬脚蹬骑了出去。他在夏丽云的指引下向夏丽云住的地方骑去。很快秦俊鸟就载着夏丽云到了她住的地方。 夏丽云住的地方在县城的一个城乡结合部,这里几乎都是一些低矮老旧的民房,比起龙王庙村的房子强不了多少。 秦俊鸟皱着眉头说:“小夏,你咋住在这种地方啊?” 夏丽云说:“我一个月的工资就那么几百块钱,又穿衣服又要吃饭又要租房子,也就只有这种地方的房子便宜,我才能住得起,要是住楼房的话,我早就饿死了。” 秦俊鸟同情地说:“看来你的日子过得也不容易。” 夏丽云说:“日子虽然是苦了一些,可是我过得高兴,因为我能靠我自己的双手养活我自己了。” 再往前走是一条很窄的小巷子,夏丽云指了指在巷子边的一个红铁门,说:“我就住在这里。” 秦俊鸟骑着自行车到了红铁门前面停了下来,夏丽云这时也从货架上跳了下来,然后走到门前掏出钥匙去开门。 进了院子后,秦俊鸟把自行车停好,夏丽云把房门打开,把秦俊鸟让进了屋子。 秦俊鸟走进屋子里看了看,夏丽云住的房子一共三间屋子,东边的屋子是卧室,中间是厨房,西边的屋子是餐厅,里面还摆了一张老旧的沙发,看样子出了吃饭外也当客厅用。 夏丽云笑着说:“俊鸟,你随便坐,我去给你倒水。” 秦俊鸟说:“我不渴,跟我你就不用这么客气了。我坐一会儿就走。” 夏丽云说:“那怎么行,你骑车送我回家,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怎么也得吃顿饭再走。” 秦俊鸟说:“送你回家算不上啥大忙,这饭我还是不吃了。” 夏丽云态度很坚决地说:“这饭你必须得吃,你要是不吃的话,那就是看不起我。” 秦俊鸟一听夏丽云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只好说:“那好吧,这顿饭我吃。” 夏丽云高兴地说:“你等着,我这就去买菜去。” 秦俊鸟说:“家里有啥就凑合着吃一口,不用那么破费。” 夏丽云说:“吃啥你就不用管了,反正是我花钱,也不用你花钱,我保证让你吃得满yi。” 夏丽云拎起一个竹篮子,笑呵呵地出去买菜了。家里只剩下了秦俊鸟一个人,秦俊鸟在夏丽云家随便走了走,这时他忽然听到餐厅的屋子里传来“咚”“咚”的响声。 秦俊鸟好奇地走进餐厅,侧耳仔细地听了听,声音是从墙上传来的,秦俊鸟把耳朵贴在墙上听了听,只听见隔壁不停地传来好像是木头撞击墙壁的“咚”“咚”声,不时地还传来“咯吱”“咯吱”的响声,秦俊鸟不知道这时什么声音,在心里猜想着,这时从隔壁传来了一个女人似乎很痛苦又似乎很享受的叫声:“大哥,我快要飞了,继续,用力啊,大哥,我要飞起来了。” 秦俊鸟的脸顿时一红,原来这天还没黑隔壁竟然有人在做那种事情,刚才的响声秦俊鸟也知道是什么响声了,不过隔壁的男女在床上能弄出这么大动静来,秦俊鸟不得不暗自佩服。 那个女人的声音渐渐地低落了下去,随即那个女人又叫了起来,而且一声高过一声,听得秦俊鸟的身体都起了反应。秦俊鸟心想这个女人可真够浪的,在床上敢这么大声地叫唤,就不怕被别人听见难为情。 这个时候,隔壁又传了一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那个女人也随着男人的喘息声叫个不停,忽然隔壁的男女一下子都不叫了,那种撞墙的响声也没有了,秦俊鸟知道隔壁的男女弄完了。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