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章 坐车兜风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78章 坐车兜风

潘桂芳连忙摇头说:“这可不成,我不能再要你的钱了,我有手有脚的,我能养活我自己。” 秦俊鸟说:“桂芳,你跟我还客气啥呀,三千块钱又不是啥大数目,你先拿去用好了。” 潘桂芳说:“俊鸟,我不能总依靠你,你又不能养活我一辈子。” 秦俊鸟说:“谁说我不能养活你一辈子,你放心,这辈子只要有我一碗吃的,我就不会让你饿着的。” 秦俊鸟说完从身上掏出一沓钱硬塞到了潘桂芳的手里,她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钱,虽然秦俊鸟没有数这些钱,不过她知道这些钱只会比三千多,不会比三千少。 潘桂芳本打算把钱还给秦俊鸟,就在这时有两个男人走进了小饭馆里,两个人看到潘桂芳的手里拿着一沓钱,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手里的钱,他们的眼中都闪动着贪婪的光芒,潘桂芳知道手里的钱太惹眼了,她连忙把钱收了起来。 这时服务员把潘桂芳要的‘花’生米和一瓶白酒端了上来,秦俊鸟要的饺子也出锅了。 两个人推杯换盏地喝了起来,很快两个人就把一瓶白酒喝光了。 两个人的酒量都有限,这一瓶白酒下了肚,两个人都有了几分醉意,秦俊鸟还好些,潘桂芳的脸蛋喝得红扑扑的,就好像涂了浓重的胭脂一样。 酒足饭饱之后,秦俊鸟抢着结了账,然后搀扶着喝的有些晕晕乎乎的潘桂芳从小饭馆里走了出来。 小饭馆的‘门’口亮着一盏白炽灯,白炽灯散发着昏黄的光芒,软弱无力地照‘射’在秦俊鸟的小轿车上。 秦俊鸟说:“桂芳,我送你回去吧。” 潘桂芳说:“不用了,我还是自己回去吧,我住的那个旅店离这里不远,我走几步就到了。” 秦俊鸟说:“还是我送你回去吧,你刚才喝了不少酒,天又黑了,你一个‘女’人走夜路不安全。” 潘桂芳说:“这路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人,我不会有啥事情的,你不用担心我。” 秦俊鸟这时走到小轿车前,把车‘门’打开,说:“桂芳,快上车吧,我开车送你去旅店。” 潘桂芳看了小轿车几眼,有些惊讶地问:“俊鸟,这是你的小轿车吗?” 秦俊鸟点头说:“是我的。” 潘桂芳对于秦俊鸟的事情也有所耳闻,她知道秦俊鸟在棋盘乡是数一数二的有钱人,至于秦俊鸟到底多有钱,她倒没见识过,如今她看到秦俊鸟连小轿车都有,而且还‘挺’高级的,不免有些吃惊。 小轿车这种东西在棋盘乡可是稀罕物件,在这里能买得起小轿车的人寥寥无几,秦俊鸟所过的生活远远地超出了潘桂芳的想象。 潘桂芳走到小轿车前,伸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小轿车,说:“这小轿车‘挺’贵吧?买一辆小轿车得‘花’多少钱啊?” 秦俊鸟说:“我也不知道这小轿车多少钱,这车是别人送我的。” 潘桂芳惊诧地看着秦俊鸟,有些不太相信地说:“别人送的?这么好的小轿车就白白送给你了?” 秦俊鸟说:“这车的确是别人送的。” 潘桂芳说:“我以前还真没坐过这么好的小轿车,你带我在乡里转几圈咋样?” 秦俊鸟笑着说:“好啊,你别愣着,快上车吧。” “好嘞。”潘桂芳兴冲冲地上了小轿车,然后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潘桂芳对小轿车里的所有东西都觉得新鲜,她东‘摸’‘摸’西碰碰,这里看看那里瞅瞅,屁股在座位上轻轻地颠了几下,高兴的就像个孩子一样。 秦俊鸟开着小轿车在乡里转了几圈,等潘桂芳过足了坐小轿车的瘾,才把她送回了旅店。 等小轿车在旅店的‘门’口停了下来,潘桂芳说:“俊鸟,天都这么晚了,你打算在啥地方过夜啊?” 秦俊鸟说:“我一会儿还得赶回村里去。” 潘桂芳说:“现在天都黑了,山路又不好走,你一个人开车回去,万一出啥意外可咋办啊?” 秦俊鸟说:“我慢点儿开,不会出啥意外的。” 潘桂芳说:“俊鸟,我看你还是别回去了,一会儿我给你开个房间,你就跟我在旅店里住一晚上吧。” 秦俊鸟说:“你要是跟我住在一起,你村里的那些‘女’人找不到你,还不得着急啊?” 潘桂芳说:“你放心吧,我不会在你的房间里过夜的,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话,晚些时候我会回去跟村里的那几个‘女’人一起睡的。” 秦俊鸟说:“你回去晚了,那她们要是问起来,你咋说啊?” 潘桂芳说:“我就说我肚子疼,去乡里的卫生院看病了。” 潘桂芳说的这个理由虽然有些老套,不过还算是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 秦俊鸟把小轿车开到旅店后面的一个院子里,两个人从车上下来,走进旅店里开了一个房间。 进到房间里,还没等秦俊鸟把‘门’关好,潘桂芳就一把将他抱住了,而且抱得死死的,生怕他跑了。 秦俊鸟被潘桂芳抱得有些喘不上起来,他说:“桂芳,你这是干啥?” 潘桂芳喘息着说:“俊鸟,你不知道,自从你上次走了以后,我一直都在想着你,尤其是到了晚上,我就更想你了。” 秦俊鸟说:“桂芳,你别这样,这‘门’还没关好呢。” 潘桂芳还是紧紧地抱着秦俊鸟,把脸贴在秦俊鸟的‘胸’膛上,说:“俊鸟,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想我了没有?” 其实秦俊鸟早就把潘桂芳忘到了一边,可他又不能说实话,所以只好违心地说:“想了。” 潘桂芳说:“那你亲我一口。”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这不太好吧,小心被别人看见。” 潘桂芳这时把嘴凑了过来,在秦俊鸟的脸上亲了好几口,她满不在乎地说:“谁愿意看就让他看好了,这‘女’人亲男人是不是啥稀罕事儿。” 秦俊鸟说:“难道你就不怕被你村里的那几个‘女’人看见啊?” 秦俊鸟的话提醒了潘桂芳,她把秦俊鸟放开了,然后伸手把‘门’严实了,笑着说:“这回咱们两个人想干啥事情就干啥事情,不用怕被谁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