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铁棍战匕首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76章 铁棍战匕首

男人急忙向后退了几步,躲开了迎面砸下来的铁棍。:。 戴狗皮帽子的人进到屋里也不说话,举起铁棍就打,显然来者不善,男人也不甘示弱,挥动着手里的匕首,跟戴狗皮帽子的人对打了起来。 男人的手里虽然拿着匕首,可是根本不顶用,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戴着狗皮帽子的人的手里的铁棍比男人手里的匕首长了一大截,男人占不到一点儿便宜,很快就落了下风。 拿匕首的男人一边打一边退,最后退到了墙角处,这时他已经招架不住了,他的身上挨了好几铁棍,疼得他呲牙咧嘴的。 戴狗皮帽子的人越战越勇,他见把拿匕首的男人‘逼’到了墙角处,把手里的铁棍舞得滴水不漏,一棍快似一棍,根本不给拿匕首的男人喘息的机会,拿匕首的男人被铁棍打得接连发出了好几声惨叫声。 戴狗皮帽子的人看到拿匕首的男人方寸大‘乱’,他瞅准机会,挥动铁棍向男人拿匕首的那只手打去,这一棍正好打在了男人拿匕首的那只手的手腕上,男人手里的匕首顿时脱手掉在了地上,戴狗皮帽子的人见状把匕首踢到了一边。 男人手里有匕首还能勉强跟戴狗皮帽子的人过上几招,不过也没少挨打,现在他两手空空了,要是再打下去,就算不被打死,也得被打个半死。 男人这时举起双手,摆出一副投降的姿势,服软说:“大哥,别打了,你到底是啥来路,能不能给兄弟‘交’给底啊,你这进屋就打,让你‘摸’不着头脑。” 戴狗皮帽子的人没好气地说:“谁是你大哥,你少跟我套近乎,我打的就是你,你这个吕建平的狗‘腿’子。” 男人说:“既然你知道我是吕副乡长的人,那就不该打我,在这棋盘乡没人敢得罪吕副乡长。” 戴狗皮帽子的人说:“别人怕他吕建平,我可不怕,今天我先留着你这条狗命,以后你要是再敢帮吕建平干坏事儿,看我不敲碎你的骨头,你滚吧。” 男人说:“兄弟,你到底是啥来路,能不能报个名号,咱们‘交’给朋友。” 戴狗皮帽子的人怒喝了一声:“快滚,你要是再敢啰嗦一句,我就打烂你的狗头。” 戴狗皮帽子的人说完一晃手里的铁棍,做出一个要打男人脑袋的动作。 男人吓得一缩脖子,双手抱着脑袋,屁滚‘尿’流地逃走了。 戴狗皮帽子的人这时走到秦俊鸟的身后,把绑在他身上的绳子解开,说:“快跟我走。” 秦俊鸟也没多说话,跟着‘蒙’面人出了屋子。 两个人走到院子里时,秦俊鸟看到刚才出去上厕所的那个男人面朝下趴在了厕所的‘门’口,显然他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被戴狗皮帽子的人用铁棍给打昏了,刚才他在屋子里听到的响声就是男人被打之后倒地的声音。 两个人出了院子,然后拐进一条胡同里,秦俊鸟跟在戴狗皮帽子的人的身后在胡同里拐弯抹角地走了十几分钟,这时两个人来到了一个小院的‘门’口,秦俊鸟看到院‘门’虚掩着,并没有上锁。 戴狗皮帽子的人这时推‘门’走进了院子里,秦俊鸟紧跟着他也走进了院子里。 戴狗皮帽子的人这时回手把院‘门’关好,然后把脸上‘蒙’着的那块红布拉了下来,‘露’出了他的真面目,让秦俊鸟感到意外的是这个把他出来的人竟然是佟顺亮。 秦俊鸟惊喜地说:“原来是你啊,顺亮兄弟。” 佟顺亮笑着说:“秦大哥,我还以为你能认出我来呢,没想到你还真让我这身行头给唬住了。” 秦俊鸟也笑笑,说:“你戴着帽子,还‘蒙’着面,只‘露’出两只眼睛来,我咋能认出你来呢。” 佟顺亮说:“秦大哥,我这也是迫不得已,我‘蒙’面是怕被吕建平的那些狗‘腿’子给认出来,那个被我打昏的狗东西就是当帮吕建平初抓我的人。” 秦俊鸟说:“顺亮兄弟,你咋知道我被吕建平的人给抓了啊?” 佟顺亮说:“这事儿还得从头说起,前几天经常有陌生人在我家附近转悠,我怕是吕建平派来抓我的人,就带着我妈到我舅家来住几天,想避开吕建平的人,碰巧的是我舅家就住在离刚才我救你出来的那个院子不远的地方,昨天早晨我出去给我妈买‘药’,刚走到那个院子的‘门’口,就看到吕建平带着两个人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幸好当时我反应快,躲在了一棵树的后边,才没让吕建平看到我,我躲在树后听到吕建平他们三个好像在商量啥事情,不过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太大,我没听清楚,不过我隐约听到了你的名字,我怕吕建平在背地里对你使坏,就长了一个心眼,昨天我给我妈买‘药’回来就一直在刚才那个院子周围活动,想探听一下吕建平他们到底想干啥,可是一点儿收获都没有,我不死心,今天我一大早就跑了过来,看看能不能有啥收获,可我只看到那个拿匕首的男人出了院子,并没有看到吕建平他们那些人,直到刚才我看到你背着一个人走进了院子里,当时我就知道坏了,而且你前脚进到院子里,吕建平带着人后脚就跟了进去,我知道你肯定是让吕建平给算计了,我怕你有危险,也没来得及多想,就急忙跑回了我舅家,我在我舅家找了一根铁棍,又把自己‘弄’成这样,就跑过来救你了,我本来以为吕建平也在屋里,没想到这小子在我回我舅家的时候走了,算他走运,要不然我非打折他的狗‘腿’,好替我媳‘妇’报仇。” 秦俊鸟感‘激’地说:“顺亮兄弟,幸亏你把我救了出来,要是等吕建平回来了,我可就要受罪了。” 佟顺亮说:“吕建平这个挨千刀的畜生,他干了那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将来肯定不得好死。” 秦俊鸟说:“顺亮兄弟,你和你妈整天躲在外边也不是长久之计,得想个办法,让吕建平以后再也不敢找你的麻烦。” 佟顺亮叹了口气,一脸无奈地说:“我也不想整天躲躲藏藏的,可是我能咋办,为了我妈,我只能先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