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 小把戏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74章 小把戏

这顿饭秦俊鸟吃得非常不痛快,他一看到袁芳就想起了任国富,想起任国富他的心里边就堵得慌。。:。 在秦俊鸟看来任国富就是一只吃人的老虎,他整天在苏秋月的身边转悠,就好像在苏秋月的身边放了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定时炸弹,苏秋月在他身边多待一天就多一分的危险,秦俊鸟只盼着苏秋月能早点儿回到他的身边来,一家人也好团聚。 吃完饭后,秦俊鸟开着小轿车离开了粮食加工厂,关久鹏想让他留下来住一晚上,不过被他拒绝了,他可不想看到关久鹏和袁芳在一起亲亲我我的样子,他对袁芳一直没啥好印象,他觉得这个‘女’人心机太重,做事情目的‘性’太强,他非常讨厌这样的‘女’人。 秦俊鸟本来打算趁天黑前赶回村里去,陆雪霏流产了,他想回去照顾陆雪霏,陆雪霏为他吃了不少苦头,他亏欠陆雪霏的太多了,所以这个时候他必须得陪在陆雪霏的身边,不然的话他心里边实在过意不去。 秦俊鸟因为急着赶路,所以车开得比较快,小轿车在行驶到一个转弯处的时候,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突然从左边的一条胡同里窜了出来,等秦俊鸟看到男人时,男人已经到了车前,眼看着小轿车就要撞到了男人的身上,秦俊鸟慌忙踩住了刹车,不过这个时候踩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小轿车还是撞到了男人的身上。 等到小轿车停下来的时候男人已经倒在了地上,他双手捂着捂着右‘腿’的膝盖,嘴里大声地嚷嚷着:“哎呦,撞人了,我的‘腿’啊,哎呦……” 秦俊鸟急忙从小轿车上下来,快步走到男人的跟前,他俯下身去,关切地问:“大叔,你的‘腿’没事儿吧?” 男人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着,痛苦地呻‘吟’了几声,咧着嘴说:“你看我这样像没事儿吗,你开车咋不看着点儿啊,我的命差点儿就没了,哎呦,我的‘腿’啊,疼死我了……” 男人这么说显然是在强词夺理,是他突然从胡同里窜了出来,走路也不看着点儿,秦俊鸟的车是正常行驶,真要是较起真来,男人得主要负责任,秦俊鸟甚至怀疑这个男人是故意往他的车上撞的。 秦俊鸟本想跟男人争辩几句,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毕竟是他把男人给撞了,还是息事宁人的好。 秦俊鸟知道这个男人伤的并不重,虽然他的车撞到了男人,可男人的‘腿’并没有流血,他的车只是在停下来的那一刻碰了男人的‘腿’一下,男人的‘腿’就是受了伤,也是皮里‘肉’外,绝不会伤筋动骨的。 秦俊鸟说:“大叔,实在对不住,我不是故意要撞你的,这全都是意外。” 男人不依不饶地说:“你把我撞成了这样,咱们今天得好好地说道说道,我不能就让你这么白白给撞了。” 秦俊鸟说:“大叔,我现在有急事儿,要不这样吧,我可以赔你一笔钱,你想要多少钱,说个数吧。” 男人冷哼了一声,说:“你把我当成啥人了,我可不是见钱眼开的人,我要是要了你的钱,那跟讹人有啥区别。” 秦俊鸟笑了笑,说:“大叔,你想多了,我就是想快点儿把这件事情解决了,毕竟是我把你给撞伤了,赔偿你一些钱也是应该的。” 男人说:“你少在我的面前提钱,钱在我这里不顶用。”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说:“大叔,你不想要钱,那你想咋样解决这件事情?” 男人说:“我的‘腿’让你撞伤了,现在连路都走不了了,你得把我送回家去。” 秦俊鸟说:“大叔,我看还是先送你去医院吧,让医院的大夫给你好好地检查一下,看看你的‘腿’伤到骨头没有。” 男人态度非常坚决地说:“我不去医院,我要回家。” 秦俊鸟知道男人为啥不愿意去医院,他的‘腿’伤的一点儿也不重,要是去医院的话,那可就全都‘露’馅了。 秦俊鸟说:“大叔,也不知道你的‘腿’伤的严重不严重,我还是先送你去医院吧,你现在要是不去医院,万一以后你的‘腿’落下‘毛’病,那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男人一脸不高兴地说:“你啰嗦个啥,我都说了我要回家,我不去医院,既然你开车把我撞伤了,那你就开车把我送回家去吧,等到了我家里,咱们再商量该咋样解决这件事情。” 秦俊鸟虽然急着要回去照顾陆雪霏,可男人非要让秦俊鸟送他回家,他只好先把男人送回家去,然后再赶回一分厂去。 秦俊鸟把男人从地上架起来,然后把他搀扶到小轿车上。 秦俊鸟开着小轿车,按照男人的指引,向男人家的方向驶去。 男人家就在乡供销社旁边的一个居民区里,由于居民区里的道路比较狭窄,秦俊鸟的小轿车开不进去,而男人的‘腿’又被撞伤了,走不了路,所以秦俊鸟只好被男人背到了他家。 进到男人的家里,秦俊鸟把男人扶到了炕上,这时他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 就在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看到这个人突然出现,秦俊鸟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子,走进来的这个人竟然是吕建平! 吕建平嘿嘿地怪笑了几声,得意忘形地说:“秦俊鸟,没想到吧,你又落到了我的手里。” “是你。”秦俊鸟看到吕建平走进来,他一下子全都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吕建平安排的,男人是故意把他引到这里来的。 吕建平看了炕上的男人一眼,说:“我只是略施小计,没想到你还真就上当了,你也太笨了,连这点儿小把戏都看不穿。”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吕建平,你有种就明着来,在背后搞这些鬼把戏算啥能耐,我最瞧不起你这种耍‘阴’谋诡计的人。” 吕建平恶狠狠地说:“秦俊鸟,你都他妈落到老子的手里了,还敢嘴硬,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儿,不然有你好受的。” 秦俊鸟一脸不屑地说:“吕建平,我劝你最好还是想清楚,你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全都知道,今天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会有啥样的后果,你应该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