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不是儿戏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72章 不是儿戏

秦俊鸟说:“这么说来你跟袁芳说完你的想法,她就马上答应你了。:。” 关久鹏说:“哪能那么快呢,我跟袁芳说完之后,刚开始她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还骂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可没想到今天早晨一觉醒来她就想通了,同意嫁给我。” 秦俊鸟说:“袁芳的态度转变的这么快,你不觉得这里边有问题吗?” 关久鹏说:“有啥问题,经过了一个晚上,她肯定是想通了,觉得我一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所以想给我当媳‘妇’。” 秦俊鸟说:“我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就怕袁芳她另有目的,这个袁芳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你可不能太相信她说的话,‘弄’不好会上她的当的。” 关久鹏说:“我这辈子见过的‘女’人多了,要说这个袁芳的确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可她要是想跟我耍‘花’招,那是打错算盘了,我的眼里可不‘揉’沙子,她想骗我可没那么容易。” 秦俊鸟说:“关大哥,袁芳现在在啥地方?” 关久鹏说:“袁芳现在就住在我的屋子里。” 秦俊鸟向屋子里看了一眼,说:“这么说你们两个人已经住在一起了。” 关久鹏笑了笑,说:“我倒是想跟她住在一起了,可她今天早晨才答应嫁给我,我还没来得及跟她住在一起呢,昨晚袁芳是在我的屋子里睡的,我和钩子是在锅炉房里过的夜。” 秦俊鸟说:“关大哥,我觉得你还是别高兴的太早了,袁芳在任国富身边当了那么多年的秘书,可以说是个见多识广,她要是想嫁人的话,完全可以嫁给一个有钱的城里人,可她偏偏要嫁给你一个山里人,这里边肯定有蹊跷。” 关久鹏说:“俊鸟兄弟,你别把袁芳想的太坏了,虽然袁芳的身上有不少的‘毛’病,不过我觉得她是一个不错的‘女’人,俗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咱们不能凭一时的印象就断定一个人是好还是坏,这有些太武断了。” 秦俊鸟说:“关大哥,可能是我想多了,刚才的那些话你就当我没说过好了。” 关久鹏这时伸手拍了拍秦俊鸟的肩膀,说:“俊鸟兄弟,咱们到锅炉房去坐一会儿吧,等肖叔把菜做好了,咱们在一起好好地喝几杯。” 秦俊鸟跟着关久鹏来到了锅炉房‘门’口,这时钩子带着几个人从锅炉房里走了出来,钩子笑着说:“大哥,屋子都收拾好了,一会儿你就让大嫂搬过来吧。” 关久鹏说:“钩子,让你和兄弟们受累了,一会儿你们几个可要多喝几杯。” 钩子说:“大哥,你跟我们几个还客气啥,这都是兄弟们应该做的。” 关久鹏说:“那好,你们去给肖叔帮厨吧,我怕肖叔一个人忙不过来。” 钩子带着几个人去给老肖头帮忙了,这里就剩下了秦俊鸟和关久鹏两个人。 秦俊鸟跟在关久鹏的身后走进了锅炉房。 一走进锅炉房里,秦俊鸟就愣住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上次走的时候锅炉房里还空空‘荡’‘荡’的,现在锅炉房里摆满了崭新的家具和家用电器,布置就跟结婚用的新房一样。 关久鹏一脸得意地说:“咋样?这里布置的还不错吧?” 秦俊鸟说:“关大哥,你把这里布置成这样,不会是要跟袁芳在这里结婚吧。” 关久鹏说:“你想到哪里去了,袁芳才答应要嫁给我,我们离结婚还早着呢。” 秦俊鸟说:“你把这里布置的跟新房一样,我还以为你们要结婚呢。” 关久鹏说:“在我和袁芳结婚之前,袁芳就住在这里了,我当然要把这里好好地布置一下,这样袁芳住着也方便,袁芳现在是我的‘女’人了,我不能让她受一点儿委屈。” 秦俊鸟这时向四处看了看,说:“关大哥,那个周魁呢?” 关久鹏说:“我早就把他给放了,周魁知道的事情不多,继续关着他也没啥用,所以我让他回到任国富那里了。” 秦俊鸟跟关久鹏闲聊了几句,他找了个借口说要去上厕所,就离开了锅炉房向关久鹏原本住的房子走去,厕所就在关久鹏住的房子的旁边。 秦俊鸟刚走到房前,就看到袁芳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袁芳一副兴冲冲的样子,脸上还化了妆。 袁芳冲着秦俊鸟一笑,说:“你来得正好,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听说你就要嫁给关大哥了,我给你道喜了。” 袁芳说:“我知道你说的不是心里话,你有啥话就直说,不用这么‘阴’阳怪气的。” 秦俊鸟说:“袁芳,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你根本就不喜欢关大哥,你同意嫁给关大哥其实就是想利用他。” 袁芳说:“你把我想的太坏了,我承认我是帮任国富干过不少不光彩的事情,可那都是任国富指使我的,我从来没害过任何人,我也没想过要利用关久鹏,再说了,你觉得关久鹏是那种能被别人随便利用的人吗?” 秦俊鸟冷哼一声,说:“你还敢说你没害过任何人,秋月差点儿就让你给害了。” 袁芳说:“我找人对付苏秋月也是被‘逼’无奈,其实我并不想害苏秋月,只是想把她从任国富的身边赶走。” 秦俊鸟说:“你嘴上说的好听,那晚要不是秋月及时躲了出去,‘弄’不好连命都没了。” 袁芳说:“随便你咋样想好了,反正我问心无愧,我想跟你说的是我不会把你和苏秋月的关系告诉任国富的,我现在既然答应嫁给关久鹏,那我就是关久鹏的人了,我不会再回到任国富的身边了。” 秦俊鸟半信半疑地问:“你真的不打算回到任国富的身边了?” 袁芳说:“我已经想好了,以后不会再回到任国富的身边了,更不会跟他见面了,我就在这里住下了。” 秦俊鸟说:“这么说你真的要跟关大哥结婚?” 袁芳说:“这结婚可不是儿戏,我是认真的,我这次来棋盘乡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关久鹏,能嫁给他是我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