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 有个蚊子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68章 有个蚊子

秦俊鸟当然能听出来刘镯子话里的弦外之音了,不过现在最好还是不提这个敏感的话题为好,所以他只能装作听不懂刘镯子的话。,:。 秦俊鸟说:“还好雪霏的病不太严重,只要休息几天就好了。” 刘镯子‘阴’阳怪气地说:“是啊,有你在身边照顾着雪霏,雪霏的病很快就会好的。”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咱们还是去食堂吧,让雪霏一个人在这里安静地休息一会儿。” 刘镯子说:“那好,咱们赶紧去食堂给雪霏做馄饨吧。” 秦俊鸟和刘镯子出了陆雪霏的房间,快步向食堂走去。 两个人走进了食堂里,现在还不是吃饭的时间,所以食堂里边一个人都没有。 刘镯子向左右看了看,一把将秦俊鸟拉进厨房里,她一脸严肃地问:“俊鸟,你跟我说实话,雪霏她到底得的是啥病啊?” 秦俊鸟说:“雪霏得的是啥病你刚才不全都看见了吗,还问我干啥。” 刘镯子冷笑了一声,说:“俊鸟,你可别跟我耍滑头,我不是那么好唬‘弄’的,我看雪霏她根本不像是病了。” 秦俊鸟说:“你咋知道雪霏她不是病了,难道你是大夫不成。” 刘镯子说:“因为我也是‘女’人,‘女’人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了我,我看雪霏她根本就没病。” 秦俊鸟说:“你要是怀疑雪霏没病的话,那你应该去问雪霏,你问我等于没问,我又不是雪霏。” 刘镯子冷哼一声,撇撇嘴说:“你要是不愿意说就算了,你少在我的面前装糊涂,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和陆雪霏的关系可不一般,雪霏到底病没病你还能不知道吗。” 秦俊鸟一本正经地说:“镯子嫂子,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雪霏的关系不一般了,我和雪霏可是正常的朋友关系,没有你说的那种事情。” 刘镯子说:“俊鸟,我可是过来人,这男人和‘女’人之间有没有那种关系,只要看两个人的眼神就知道了,你们两个人刚才互相看对方的眼神就好像新婚的小夫妻一样,你还敢说你们两个人是正常的朋友关系。”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这男人和‘女’人是啥关系,光看眼神是看不出来的,再说了刚才我根本就没咋看雪霏。” 刘镯子说:“我看你就是嘴硬,等哪天我把你们两个人堵在被窝里了,你就不嘴硬了。”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趁着现在食堂没人吃饭,咱们还是快点儿给雪霏做馄饨吧。” 刘镯子“咯”“咯”笑了几声,说:“看你一口一个‘雪霏’的叫着,叫得多亲热啊,就好像是在叫自己的媳‘妇’一样。”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这种玩笑可开不得,我倒是没啥,人家雪霏可还是一个没结婚的姑娘,你得为人家雪霏着想一下。” 刘镯子说:“俊鸟,你就别假正经了,你们男人心里是咋想的,我还不知道吗,像雪霏这么好的姑娘,你巴不得把她娶回家当媳‘妇’呢。” 秦俊鸟说:“雪霏是好,可我也是有媳‘妇’的人,我是不会干那种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事情。” 刘镯子说:“你还好意思说你是有媳‘妇’的人,你那媳‘妇’都跑了好几年了,如今连个人影都找不到,我看她八成是不会回来了。” 秦俊鸟说:“谁说秋月她不会回来了,总有一天她会回来的。” 刘镯子叹了口气,说:“俊鸟,你让我说你啥好呢,你就是太死心眼了,那个苏秋月有啥好的,我看她连雪霏的一半都赶不上,你可别傻等了,还是早作打算吧。” 秦俊鸟说:“秋月她再不好,也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妇’,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咋能一点儿也不念夫妻情分呢。” 刘镯子说:“你呀就是一根筋,啥叫夫妻情分啊,这‘女’人跟哪个男人睡就跟哪个男人有夫妻情分,你对秋月死心塌地的,可你知道秋月这些年在外边都干了些啥事情吗?‘弄’不好人家秋月早就钻进别的男人的被窝里了,早把你这个傻小子给忘到九霄云外了。” 刘镯子说的这些话让秦俊鸟感到很不舒服,所以他想捉‘弄’一下刘镯子,让她吃点儿苦头,不过他知道刘镯子可不是好捉‘弄’的,这个‘女’人能同时把几个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以前都是她捉‘弄’男人,还没有哪个男人能随便捉‘弄’她。 刘镯子看到秦俊鸟不说话了,知道自己的话说的有些过分了,她笑了笑,说:“俊鸟,我刚才都是信口胡说的,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不会往心里去的。” 刘镯子说:“那就好,我这就和面,给雪霏包馄饨。” 刘镯子这时转过身去,拿起一个面盆向墙角处走去,在墙角处放着半袋子面粉,她打算和面然后擀面皮。 就在刘镯子经过秦俊鸟的面前的时候,秦俊鸟看准机会,猛地伸手在刘镯子那丰满‘诱’人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他同时大声地说:“镯子嫂子,你的屁股上有个蚊子。” 秦俊鸟的这一把打的非常重,痛得刘镯子一咧嘴,她皱着眉头看了秦俊鸟一眼,抿嘴说:“俊鸟,你要是想‘摸’我的屁股就直说好了,我随便让你‘摸’,你要是觉得这么‘摸’不过瘾,我可以把‘裤’子脱下来让你‘摸’,你不用找这种借口。” 秦俊鸟嘿嘿笑了几声,说:“镯子嫂子,刚才你的屁股上的确有个蚊子,我可不是故意要占你的便宜的。” 刘镯子瞪了秦俊鸟一眼,说:“你说这话连鬼都骗不了,我穿着‘裤’子呢,我又不是光着屁股,那蚊子就算落到我的屁股上也叮不了我,我看你就是想‘摸’‘女’人的屁股了,要不你再‘摸’几下,你要是想‘摸’别的地方也可以,嫂子的身子随便你咋样‘摸’都成。” 刘镯子这是赤‘裸’‘裸’地在勾引秦俊鸟,当然她已经不止一次勾引秦俊鸟了,要说跟刘镯子打情骂俏还成,要是真跟她那种事情秦俊鸟就不愿意了,他嫌刘镯子跟过的男人太多了,他可不喜欢她这种太随便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