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 没那种功能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67章 没那种功能

秦俊鸟说:“雪霏,你也太大意了,连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幸亏你没事儿,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那可咋办啊,你让我咋向你父母‘交’代啊。。:。” 陆雪霏这时伸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说:“我以前又没怀孕过,我咋知道是怀孕了呢,人家别人怀孕都觉得恶心,想吐,可我一点儿恶心的感觉都没有。” 秦俊鸟皱着眉头说:“雪霏,咱们以前在一起亲热的时候都非常小心,生怕你会怀孕,可你偏偏还是怀孕了,真是怕啥来啥。” 陆雪霏说:“这种事情就算再小心也会怀孕的,更何况有几次咱们啥措施都没采取,虽然你没把那东西‘射’进去,可也不能保证没有漏网之鱼,这种事情是防不胜防的。” 秦俊鸟说:“你说的也是,看来咱们以后得更加小心了,一定要采取防护措施,可不能让你再遭这样的罪了。” 陆雪霏一脸满足地说:“你知道心疼我就好,谁让我是‘女’人呢,‘女’人哪有不怀孕的,这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秦俊鸟把手放到陆雪霏那光滑细腻的脸蛋‘摸’了几下,说:“我咋能不心疼你呢,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真希望从楼梯上滚下来的是我,别说是流产了,就是把我摔成残废我都愿意。” 陆雪霏咯咯娇了几声,说:“那你是不是也想替我怀孕啊?” 秦俊鸟嘿嘿笑了几声,低头在陆雪霏的脸蛋上亲了几口,说:“我是没有那种功能,我要是有那种功能的话,我当然愿意替你怀孕了,这样你就不用吃那么多苦头了。” 陆雪霏说:“你说要是男人也能怀孕该多好啊,这样我们‘女’人可就轻省多了。” 秦俊鸟这时把手移到了陆雪霏的‘胸’脯上,说:“谁说不是呢,要是男人又能生孩子,又能给孩子喂‘奶’该多好啊,老天爷真是对‘女’人太不公平了。” 陆雪霏说:“俊鸟,你是不是想‘弄’那种事情了,我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是不行。” 秦俊鸟说:“我知道你现在身子骨弱,不能‘弄’那种事情,得等你的身子恢复了。” 陆雪霏笑笑,说:“等我的身子好利索了,你看我咋样收拾你,到时候就怕你撑不住。” 秦俊鸟说:“你的本事我知道,到了‘床’上就跟吃人的老虎一样,逮着哪儿吃哪儿,幸亏我身体‘棒’,要是换了别人根本招架不住。” 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房‘门’,紧接着刘镯子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雪霏,你在屋子里吗?” 秦俊鸟听到刘镯子来了,急忙把手从陆雪霏的身上拿下来,然后站起身来向后走了两步,刻意跟陆雪霏保持了一段距离。刘镯子虽然对秦俊鸟和陆雪霏的关系早就有所怀疑,不过她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在她的面前秦俊鸟不能跟陆雪霏表现得太亲密了,刘镯子这个人是个大嘴巴,秦俊鸟和陆雪霏的事情要是让她知道了,那全村的人就知道了,秦俊鸟可不想让他和陆雪霏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他倒无所谓,可陆雪霏毕竟还是一个没结婚的姑娘,可不能落下坏名声。 陆雪霏这时应声说:“镯子嫂子,我在屋里呢。” 刘镯子说:“雪霏,你把‘门’开开,我听说你病了,所以过来看看你。” “镯子嫂子,你等一下。”陆雪霏说完看了秦俊鸟一眼,她现在不方便下‘床’,只能让秦俊鸟去开‘门’。 秦俊鸟会意地走到‘门’口把房‘门’打开了,刘镯子没想到秦俊鸟会在陆雪霏的屋子里,她有些意外地说:“秦厂长,你咋在这里啊?” 秦俊鸟早就想好了理由,说:“我听说雪霏病了,过来看看她病的严重不严重。” 刘镯子说:“正好我也是过来看雪霏的。” 秦俊鸟说:“那你快进来吧。” 刘镯子跟在秦俊鸟的身后进到了屋子里,她快步走到陆雪霏的‘床’前,看到陆雪霏一副虚弱的样子,拉起陆雪霏的手,说:“雪霏,你这是咋了,昨天上午见你的时候还好好的,这一晚上没见,你咋病成这个样子了。” 陆雪霏说:“镯子嫂子,我没事儿,就是身上有些不舒服,在‘床’上躺两天就好了。” 刘镯子毕竟是‘女’人,对‘女’人的事情‘门’清儿,她看到了陆雪霏这个样子,心里起了疑心,说:“雪霏,你到底得了啥病啊,我看你脸‘色’这么不好,你是不是失血过多啊。” 陆雪霏说:“我身上连个伤口都没有,咋会失血过多呢,我是病了,又不是受伤了。” 刘镯子这时看了秦俊鸟一眼,说:“雪霏,你别忘了我可是‘女’人,这‘女’人可不一定要受伤了才会失血过多。” 刘镯子的话说到这里就不往下说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陆雪霏心知肚明,她是怕说出来陆雪霏的脸上不好看,所以才把话说了一半,后一半则咽到了肚子里。 陆雪霏生怕刘镯子知道了她流产的事情,神情有些紧张地说:“镯子嫂子,你想多了,我确实是病了。” 秦俊鸟知道刘镯子是个‘精’明的‘女’人,流产这种事情瞒不过她的眼睛的,要是让她再在陆雪霏的面前待上半个小时,她肯定能看出来陆雪霏到底是不是病了,所以绝对不能让她在这里耽搁太久了。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来的正好,雪霏说她想吃馄饨了,你去食堂给她做完馄饨吧。” 刘镯子点头说:“那好,我这就去给雪霏做馄饨,等我做好了,我给雪霏端过来。” 秦俊鸟说:“不用了,我跟你一起去,等你把馄饨做好了,我给雪霏端过来。” 刘镯子话里有话地说:“俊鸟,没想到你还‘挺’关心雪霏的吗,以前我可没见你对别人这么好过。” 秦俊鸟说:“那是当然了,雪霏可是我们厂里的顶梁柱,厂里的事情可全都指望她了,她现在病倒了,厂里的事情可就没人管了,我这个当厂长的咋能不关心呢,她要是一病不起了,那厂里的损失可就大了。” 刘镯子笑眯眯地说:“你说的是啊,要是雪霏一病不起了,那你的损失可就大了。”

上一篇   第766章 不是病了

下一篇   第768章 有个蚊子